痰罐雪香檳? 疫下衞生習慣要「均真」

評論版 2021/03/04

分享:

新冠疫下,走在街上見到最恐怖的事,莫過於身邊有人突然隨地吐痰,令人防不勝防,他們連紙巾包痰放進垃圾桶的簡單動作都不做。這個似乎與有沒有垃圾桶無關,反而和文化水平有關。疫情之下,應該重罰這種人。

說到吐痰,近日痰盂登上熱門搜索,事緣美國電商平台亞馬遜上有人售賣,要價60.99美元,折合港幣近500元。賣家將商品標註為「上世紀60年代中國傳統水果籃」,或者當冰桶放香檳、食物存儲罐,亦可用作觀賞,當成禮物送給人,引發網上輿論熱議。如果問我,一個新的痰盂物體當作器皿使用,或者時尚品擺放,沒有大問題。平心而論,痰盂外觀極具中國風,紅紅火火有喜慶feel,而且標榜是搪瓷,以中國傳統工藝在1,800度高溫土窰中燒製出來。搪瓷即是西方人叫的琺瑯,也是好東西呢。

痰盂當水果籃賣 索價500港元

近年隨着文化及生活水平提高,痰盂淡出了視野,化作記憶,對痰盂的了解,下一代可能不會再有。痰盂,香港人叫痰罐,就是盛痰用的器皿,曾幾何時風靡中國家家戶戶,老百姓賦予更多用途:尿壺、兒童馬桶……上世紀香港也曾經有人周街吐痰,政府出手禁止。據雷祥麟的《公共痰盂的誕生:香港的反吐痰爭議與華人社群的回應》論文,香港反吐痰,也經歷過一段不平凡。

話說英國殖民者看不慣中國人喜歡吐痰,上世紀初,潔淨局(市政局前身)成員堪富利士(Henry Humphreys,堪富利士道命名者)以衞生為由,把禁止隨處吐痰提上議事日程,禁止在公共建築物與設施吐痰,毫不諱言立法針對對象,就是華人苦力及其他人。

文章稱,另一位潔淨局成員、曾任東華醫院主席兼華商公局主席的劉鑄伯提出質疑,指英國人說華人愛亂吐痰並不對,像他就不隨地吐痰,都是用痰盂或手帕,低下階層隨地亂吐,因為沒有痰罐。他認為,政府可以對隨地吐痰的人處以10元罰款,但不應該罰低層華人。據說政府後來修訂,建議向隨地吐痰者罰1元,劉鑄伯仍然不認同,認為應先推出宣傳教育,然後才用罰。港督盧吉介入,站在禁止一方,認為只是教育起不到多少作用,他也有讓步,淡化「西人文明衞生」與「華人吐痰惡習」的對立,更多詳細闡述衞生防控疾病科學道理。

當時定例局(今天立法會)知名華人非官守議員何啟表示,將一個習慣變成一項罪行的法律都是苛法,而且華人一下子也改不了,只能大批被控。他亦主張港府先教育,並提供足夠的痰罐。結果法案還是通過了,規定處罰隨地吐痰的人,港督口頭承諾會廣設痰罐。其後在華人領袖不斷施壓,並表示民間會自願合作下,當局態度轉變,廢除處罰規定。不過隨着社會發展,港府始終要採用罰則。年長一點的朋友,相信也記得一段警告字句:「隨地吐痰得人憎,罰款二千有可能,傳播肺癆由此起,衞生法例要遵行。」

現代醫學發展 吐痰成衞生問題

至於內地,痰盂曾是國人居家必備,那個年代很多公共場所都有,以減少隨地吐痰。若說只有華人如此喜歡隨地吐痰,那就解釋不了為何歐美國家也有過類似痰罐的公共器皿,20年代美國法院也有痰罐放出來。西方人較早醒覺吐痰是禮儀問題,西方現代醫學發展較早,後來細菌學出現,因為肺結核等疾病,從一個禮儀問題,變成了公共衞生問題,推動了禁止隨地吐痰相關法規的訂立和實施。1886年,法國通過第一個反吐痰法規。至於美國,1896年紐約通過全美第一個在公共場所禁止吐痰的法例,其他城市也效仿。

不過,20世紀初一些人還慣於周圍吐痰,後來觀念逐漸改變,認為吐痰是不文明行為,漸漸的不在公眾地方吐痰,公共場合及家裏痰罐也就跟着退役了。梁實秋寫過一篇叫做《痰盂》的文章,據他觀察洋人好像不如中國人痰多,但「痰吐文明」:「他們覺得明目張膽的吐在地上不太妥當,於是大都利用手帕,大概是誰也不願洗那樣的手帕,於是又改換用了就丟的紙巾。」

在中國,痰盂很早就在歷史出現。據記載起源於戰國時期,又被稱為唾盂,唐代晚期逐漸普及。古時痰盂體積較小,多放在餐桌,也可用來裝魚刺殘骨、茶渣。來到近代,痰盂成為一種文明象徵,反覆提醒大家不要隨地吐痰,要注意文明規範。旅館、澡堂、茶館、大街小巷都曾放置公共痰盂。大家較有印象的,相信是1982年鄧小平會見戴卓爾夫人,腳下痰罐也出得廳堂,還是在人民大會堂,因為是文明行為象徵呢。

曾經有人問過一個問題,是否痰多所以痰盂多?中國人就這麽多痰要吐嗎?普遍認為,中國人好抽煙,難免痰多一點,在中醫傳統中,吐痰是正常生理需求,痰多亦不一定是病。因為亞馬遜上有人賣,痰盂近日以這種奇怪方式重回大眾視綫。

新冠疫情,令大眾更警惕,吐痰要吐得文明,不再容忍「懶有氣勢」的往地上噴出一口痰。林語堂在《吾國與吾民》中曾如此描述吐痰:「動作普遍有三拍,起先二拍是準備那最後的一吐的咳嗽,與掃喉嚨的聲音,最後的一吐是一種急而強的聲音作出來,是慢板後的急眼。如果吐痰吐得合乎美學,我倒委實不介意細菌會因此而播散到空氣中去,因為我曾親受過這種細菌,而沒感覺到對我的健康上有甚麼顯著影響。」

很明顯,如果林語堂活在新冠疫下的今天,恐怕也不再這麼說。所謂不會播毒的吐痰「美學」,和外國人不知就裏,莫名嚮往東方結構美學,買痰罐雪香檳一樣,實屬誤會,美麗的誤會還可以,隨地吐痰美麗嗎?搪瓷痰罐上喜慶印花為了迎合使用者的審美,隨街吐痰者有的只是對社會文明的不睬不理,不知旁人嫌棄,應該拉去審,罰到尾。

撰文 : 馮兆寧 資深媒體人

欄名 : 寧看世界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