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股票印花稅 應對貧富懸殊之舉

評論版 2021/03/04

分享:

新一年度的財政預算案剛剛公布,今年財爺的「期望管理」工作做得相當不錯,由一開始有傳聞指預算案所有一次性紓困措施(「派糖」)將通通「清零」,到後來電子消費劵居然做到百分百保密,最終令各大建制黨派都指屬「驚喜」措施,評價不俗。然而,相比立法會上回響,社會對於預算案的重點措施,似乎都不太領情,其中最惹熱議的,應是5,000元的電子消費劵,以及提高股票買賣印花稅。

先談電子消費劵。去年預算案剛好碰上新冠病毒疫情襲港,香港進入「半封關」狀態,訪港旅遊業大受打擊,直接衝擊基層就業情況,資產市場亦大幅波動,在此背景下,特區政府決定向所有18歲以上的香港市民派發10,000元。當時,似乎由於公眾對「全民派錢」的期望已極高,措施沒有帶來太大掌聲,變成政府的「應有之義」--反而批評之聲不缺,或指不分貧富派錢欠政策目標,或指派錢不一定能刺激消費市道,應效法其他經濟體派消費劵云云。

到今年改發電子消費劵,但從媒體報道看,又有人批評此舉「離地」,未能惠及基層,為何不簡單直接地派錢云云。筆者看來,消費劵相比全民派錢,起碼有兩大好處:

相比全民派錢 消費劵兩大好處

一、消費劵不能儲蓄,透過「乘數效應」刺激消費市道,推動經濟增長

經濟學上有所謂「支出乘數效應」(expenditure multiplier effect),簡而言之,由於一個經濟體內,每個家庭或企業的收入,某程度都是來自另一個家庭或企業的支出,因此若某一個家庭或企業在政府行為鼓勵下決定增加消費,等於提高其他家庭或企業的收入;他們又會因此增加消費,提高下一個家庭或企業的收入,如此類推。數字上,政府為鼓勵消費付出1元,最終會產生高於1元的總消費,故謂「乘數」效應。

然而,有關效應要成功,必須建基於市民一定要把政府發放的資助消費出去,而不是儲蓄起來。消費劵不是現金,不能儲蓄、只能消費,政府還可以加入不同的行政限制,例如「每月1,000元,必須30天內用完」。說得再白一點,某程度上正是「迫」市民覺得「不用白不用」,這才能有效刺激消費,從而確保消費市道的推動作用。企業的生意改善,才有望長遠、穩健地保障就業情況,否則政府的財政儲備再多,「保就業」計劃總有一天令香港「坐食山崩」。

二、確保所有公帑都是支援本港經濟

消費劵必須用在本港商戶上,不能離境使用,或是考慮運用公帑的「公平」問題。去年全民派錢時,便有人批評,為何那些早已移民、多年沒有在港納稅的人,也有資格收錢?既然預算案的措施是為提振受疫情打擊的疲弱本地經濟,那每一分一毫都應該集中用到本港經濟之上。

正如本欄談過,疫情對香港勞工市場的衝擊是極為不平均的。個別不依靠訪港旅遊業的行業,就業情況受壓甚微,業務甚至還有所增長;相反,像飲食、酒店、零售等行業則深受打擊。對於就業情況平穩的市民,消費劵就似「錦上添花」,或許讓他們在多看一場電影、與父母飲多一次茶時,不用過多猶豫;至於對「手停口停」的打工仔來說,則這筆額外資源就是及時雨了。

雨露均霑 指未惠及基層太苛刻

消費劵可用於快餐店、超市、街市,以一家3口計算,等於父母2人每月多了2,000元,或每日約70元。要大魚大肉當然不行,但精打細算的話,多加10至20元應該是買到一餐很普通的家常便飯。那麼,多出的1,000多元,就可能是孩子的補習或課外活動費、換一對球鞋、或一部價格相宜的平板電腦了。不論貧富、雨露均霑的消費劵,說「未能惠及基層」,似乎過分苛刻。當然,措施細節有待落實,而財爺亦表明安排有微調空間,目的是令市民領取容易、使用方便,我們拭目以待。

至於把股票印花稅由買賣雙方各付0.1%增至0.13%,卻被某些人批評「影響香港國際金融中心」地位,預算案當天甚至有記者援引股市大跌為證據,質疑加稅計劃。其實,近期環球股市大幅波動,尤其是科技股被「洗倉」,原因明顯是美國10年國庫債券孳息率急升,由年初的不足1%,升至最高曾見1.55%;而恒生指數由年初的27,000點水平上升逾4,000點,出現調整正常不過,歸咎於加印花稅,不是無中生有,就是穿鑿附會!

筆者認為,現時調升印花稅是合適時刻。正如本欄指出,疫情下不同行業的發展勢頭迥異,其中除了公務員、半公營機構(教師、社工等)外,表現最出色的肯定是金融業,不但「保住飯碗」,在接近4,000億元的新股集資額推動下,相關行業還賺個盤滿砵滿。

金融業續蓬勃 應支援公共財政

事實上,2021年1月日均成交金額為2,457億元,較去年同期上升1.36倍。金融業發展蓬勃,股市交投暢旺,讓其支援公共財政多一丁點,不過分吧?

說「一丁點」,是因為印花稅率上調0.03個百分點,等於每100萬元股票成交額,要多繳300大元,實在是微不足道--但對公共財政幫助不小:以每年約700億印花稅收入、當中75%來自股票市場計算,加稅可為庫房帶來額外約150億元的進帳,是派發消費劵成本的40%。

更重要的是,香港走到今天,深層次矛盾爆棚,歸根究底都源於「貧富懸殊」。無論如何,有錢買股票的人,相信總不會是朝不保夕、窮途末路之輩。筆者相信加汽車首次登記稅也有類似考慮。

當然,香港最嚴重的貧富懸殊問題來自房屋,而根據最新預算案的賣地計劃,正如筆者多次強調,香港土地房屋問題已瀕臨失救。友欄唐榮先生以《私樓供應已經見頂》為題,總結道:「去年預算案預測5年私樓平均落成量有19,600伙……今年……卻減至約18,446伙,……跌幅約為6%,……亦即2025年,或一些較遠年份,落成量修訂或開始向下調整。」

筆者多次說過,就解決房屋問題而言,把公私營房屋供應目標由「六四比」改為「七三比」是「拆東牆補西牆」、搬石砸腳之舉。2018年6月公布6項「房屋政策新措施」的後遺症,將急速浮現,最明顯的指標,是今年樓價將見雙位數升幅。既然房屋問題短期內並無良方,加印花稅和首次登記稅,總算是應對貧富懸殊聊勝於無之舉,不應反對。

(作者長期從事宏觀經濟及房地產分析工作。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立場。)

印花稅率上調0.03個百分點,等於每100萬元股票成交額,要多繳300元,實在是微不足道,但對公共財政幫助不小。(資料圖片)

撰文 : 曾文兼 經濟師、政策分析員

欄名 : 評論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