貧富叮噹

副刊版 2021/03/05

分享:

Doraemon叮噹(雖然現在的中文譯名為哆啦A夢,但我仍喜歡稱它為叮噹)在中國和東南亞家傳戶曉,誠實豆沙包和百寶袋是眾小孩夢寐以求的法寶,藤子不二雄的作品陪着七、八十年代兒童一起成長。

四、五十年後,這些兒童早已成為高消費力群組,相信法國某時裝名牌也看中這點,便來個Doraemon聯乘Collection,由拖鞋到T恤到手錶、手袋,全印上Doraemon肖像,看下去也很Kawaii(可愛),曾經是少女的顧客們不僅可以重拾童心,形象也變得青春活潑(當然也有部分情況,醫生實不敢恭維。惟這「看來青春」消費品的價格甚高,醫生上網站查證(實沒有勇氣步入名店),發現一雙拖鞋承惠790美元、T恤要650美元、羊毛衣賣到1,700美元,最貴是行李箱,竟高達5,800美元。

不去名店,改去旺角女人街,這卡通早已在這裏落地生根幾十年,同樣的Doraemon沒有肥也沒有瘦,同樣那般可愛,只需650港元已可買下七、八件肖像T恤,固然棉質比不上名店產品,惟價格差別卻數以十倍計。

雖然如此,但名店仍大排長龍,想買件Crossover不是易事,甚至已見炒賣活動。我們目睹的不是興旺,而是社會病態,當富有的人要找途徑去花那花不完的錢財,而在這富裕的千多平方公里彈丸之地,卻有五分一市民生活在貧困綫下,這正反映社會制度有不公平現象。

平等的叮噹從不分貧富,是人類創造了貧富叮噹。

撰文 : 莫樹錦

欄名 : 醫筆稱心

最新專欄文章 更多

2021/05/06
缺氧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