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房菜疫下零訂座 多謝業主不減租搬舖重新出發

副刊版 2021/03/05

分享:

疫情持續一年,各行各業都受到影響,餐廳禁晚市堂食兼限聚令,不單只地舖受影響,上樓私房菜更是首當其衝。做過物流、保險、車仔麵的SaSa,2017年在尖沙咀開設SaSa Loves Kitchen私房菜,但社會運動加上疫情持續,令原本每周最少有4 枱客的旺場景況,最後第三波歸於零,完全是她意料之外。若不是SaSa遇到今天的拍檔Guy Assouline,推倒重來,重新出發,將摩洛哥風情帶來香港,打造全新私房菜--Circus Kitchen,今天她可能仍然坐困愁城。

這些年來,私房菜經歷過不少起起落落,滿有自信的SaSa,昔日就算一周有七天訂座也不會接,以免做壞身子,寧願以多重身份(Slash)維生,教攝影、出埠帶團。「可惜社會運動的時候,攝影班經常被迫停課,我不怕危險,學生也怕危險。其實我都不想放棄,但無辦法。」當然不能飛,想帶攝影團也無望。

新冠疫情第一波的時候,對SaSa Loves Kitchen的生意本來完全沒有影響,SaSa甚至帶團去了十多天摩洛哥,回來後第二波生意才開始減少,到第三波就最差。「最初以為疫情很快完,但不是;而業主又不肯減租,六、七月最depress,幸好Guy在。他對我說:『要適應這個逆境,不要讓疫情帶着走,現在得閒,要想將來做甚麼,一定要轉變。』」

Guy本身是做單車生意,但因為愛煮愛吃,和SaSa一拍即合,便在疫情中段,想想有甚麼可為,像開辦Cooking Class,到小學教煮食。「我們本來和一間小學簽了一年約,每周教小朋友買餸煮飯整麵包,但只做了一次便停了。」

實在百無聊賴,無事可做,SaSa便嘗試鑽研Food Styling,一有空便做意大利Focaccia麵包,讓她可以在如薄餅般大的餅皮上,任意發揮,展現創意。「有細藝會令自己開心啲,並且當做一個準備,待疫情後或可以用得上。」

但等下一個月,等下又另一個月,零收入又要交租也不是辦法,結果SaSa決定搬遷,12月杪找到現址。「其實我都要多謝舊業主怎樣也不肯減租,於是我決定走,便找到這裏,地方更大,而租金還便宜過以前。」

摩洛哥藍城濃縮在樓梯間

如果大家來新張的Circus Kitchen走一轉,便會發現雖然是舊樓連天台,但空間真的很大。樓下一層已有700呎,有一間房設有露台,她打算將它打造成波希米亞情調。「去年實在太悶,我有個朋友懂得塔羅牌,她覺得我有直覺可以做到,結果學了9個月,朋友試過又覺得準,所以將來可以在這間房嘗試幫人做,當作身心靈的交流。」

樓上一層除了有300呎開放式廚房連用膳餐桌外,兩個露天部分都各有特色,一個搭了帳幔,設有梳化,可以在這裏閒hea歎番兩杯傾心事,甚至BBQ用炭火燒烤亦可以;另一面則是SaSa的小農莊,種了不少香草及蔬菜,還撑了一把巨傘,艷陽下也可以用膳。「除了晚上的私房菜外,我打算做埋午市,一個人來食飯也可以。」天台還放了兩張高腳椅、小吧枱,樓層雖不高,但無遮無掩,欣賞日落晚霞完全無問題。

當然Circus Kitchen最大的賣點,是那活像摩洛哥藍城舍夫沙萬(Chefchaouen)的樓梯,愛藍調,又或者曾到藍城,一定會大呼「我的天」!這樓梯是由一班去年曾和SaSa到摩洛哥旅遊的朋友,一起合力粉飾,因此盡得藍城的神髓。「疫情下大家去不到旅行覺得很辛苦,希望大家來到這裏,感覺很relax、很chill,覺得好像去了一個旅行般。曾經出現在《嫁到這世界邊端》節目,住在摩洛哥的小霞,來過這裏,也覺得勁似。」

疫情下,令SaSa明白到若要生活,不能只專注做一份工作。「其實我已經不只一瓣,又做廚師,又賣辣椒醬,又教攝影都死,全部都bye bye,所以現在要更加多元化。」因此,熱愛攝影的SaSa,當新店有足夠的空間,便計劃在這裏重新開班教攝影,又會多舉辦小朋友的Cooking Class;又或者租場給別人開班、搞身心靈的活動等。

「我和Guy對煮食都充滿熱情、充滿夢想,但不一定要賺大錢,當然如果這裏能帶給我們更好的生活固然好,但我們更想因為這裏有足夠的空間,可以幫多些人實現自己的夢想。」疫境下,也不要放棄夢想,他們就是例子。

﹏﹏﹏﹏﹏﹏﹏﹏﹏﹏﹏﹏﹏

Circus Kitchen

SaSa與Guy各有強項,本身是法籍的Guy,在以色列出生,但從小就定居法國,但祖先是摩洛哥人,而繼父是德國人,曾在法國的餐廳工作,又曾在廚藝學校教過。他們希望將Circus Kitchen打造成如法國南部的Bistro小館一樣,因此私房菜可選法國、意大利、德國、摩洛哥、地中海等菜式。而SaSa則一如以往主打中菜,還有亞洲菜式,如泰國、日本及馬來西亞等。

電話: 6823 2884

收費: 私房菜最少4人,分每位$680、$880及$1,080,3個價錢,特別日子另計。

作者:何小雲

責任編輯:招美寶

遇上 Guy,令 SaSa 在疫情下重新得力,再出發。(被訪者提供)

望見這個天台,會否覺得去了另一個地方度假?白天及晚上的景致也會不同,最適合飯前飯後閨密來 hea 飲番杯。(被訪者提供)

在天台這巨傘下用膳也不錯,還可以看到一抹夕陽。(被訪者提供)

SaSa 在摩洛哥藍城舍夫沙萬的照片,與今天她在餐廳打造的一片藍,是否很相似呢?(被訪者提供)

SaSa 在天台的小小花園,種了不少香草、食用花及法國小蘿蔔等等。其實 SaSa 還在元朗租了 3 塊田,供應餐廳的蔬菜。(被訪者提供)

疫情下,實在無聊得很,於是 Sa Sa 不停弄 Focaccia 麵包自癒。(被訪者提供)

西式的三文魚其實最容易煮得過火而太熟,而 Guy 就煮得剛剛好,保持嫩滑,而伴碟是一大堆的新鮮蔬菜,包括不同顏色少見的紫及黃色蘿蔔。(被訪者提供)

豐富的頭盤,包括有釀入了果仁的香腸、酸黃瓜、蜜餞洋葱、鴨肉醬。Guy 示範吃時要將鴨肉絲放在麵包上,然後加一片酸黃瓜,一啖咬下去,多重口感。(被訪者提供)

Farm to table 就是這樣子,SaSa 希望盡量將自家花園及農場種出來的蔬菜,給食客享用,特別新鮮。(被訪者提供)

SaSa 連廁所也會粉飾一番,大家對這畫有沒有印象?是法國後印象派(post-impressionism)畫家盧梭(Henri Rousseau)的作品。(被訪者提供)

為了省錢,SaSa 出動她的親朋好友幫忙裝修,包括將舊家具變新、鋪地板、髹油漆等等。(被訪者提供)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