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使愛國者治港?

評論版 2021/03/05

分享:

夏寶龍主任日前關於「愛國者治港」的講話,我解讀為中央對港的政策,已有了一系列新的安排,未來會逐步推出,第一步也許是與選舉制度有關的,各種安排會盡可能做到滴水不漏,香港某些反中亂港的人士,其政治前途有大概率會進入窮途末路階段。

本周初在深圳有60位港人分4組參加了一個座談會,中方官員說話不多,基本上都是在聽。這似乎符合中央政府的一貫作風,某些重大政策拍了板或接近拍板時,會邀約相關人士座談,官員自己不說甚麼,也不刻意引導別人說甚麼,但卻可從與會人士的意見中,判斷新政策有無重大漏洞錯失,從而使政策較為精準。

愛國治港者 須尊重共產黨執政

誰是「治港者」?甚麼是「愛國」?我相信「治港者」主要包含政府官員、立法會議員及法官。「愛國」的治港者不一定要愛黨,但他們卻必須尊重共產黨的執政,本身在制定決策時也要念兹在兹維護國家的利益。至於狹獈的民族主義或甚至部落主義,則大可不必。思想受其困囿,終會誤國,愛國者胸懷應開闊,尊重別國的文化與合理利益,否則哪能達到「人類命運共同體」的境界?

治港者當中最重要的,自然是政府官員,包括政治任命的官員,和以政務官為代表的公務員。他們愛國嗎?我與香港大大小小的官員有過無數的來往或互動,不敢說全面了解他們,與他們亦無任何利益糾紛,但可說一說對他們的中立觀察。

回想起來,若愛國的定義是要政治任命官員或公務員,有着壯懷激烈、笑談渴飲匈奴血的氣勢,則我從未見過,就連他們思考問題時,有無把中國的利益也放在重要位置,又或他們對國情有多少了解,我看也頂多是馬馬虎虎。以此標準,若是治港者必須愛國,不少官員頂多是勉可合格。

但若說他們對勾結外國勢力樂此不疲,一心想着要推翻中央及香港政府,則也許在極少數官員中才會有。在政治光譜上,公務員更符合「中間派」的範圍。也許這是因為公務員有「政治中立」的條文限制,思想受此影響,但其實「政治中立」與愛國毫無矛盾,不捲入政黨政治的人可以十分愛國。

公務員對上級的指令有多少是陽奉陰違,我不知道,但就算意見不同,大多都不敢不執行。只要在外國生活過,把香港公務員能力與外國一比,便知香港是一流的,雖然他們的政治判斷力往往是九流。與世界大多數公務員相比,香港的公務員也有同一毛病,就是不太願意負上責任,卸責的心態仍頗突出。

面對着這樣一群目前的治港者,未來的政府體制應作何改變?香港社會中對官員的抱怨甚多,來自建設派與破壞派兩面的都有,從建設派的角度來看,有幾點是要定調的。

「又紅又考」 兩條件缺一不可

大多數官員應當是朋友,不是敵人。他們縱有缺點,但應爭取他們、改造他們。經濟學家相信誘因的重要性,改造的最有效途徑是升遷的標準,中央與港人都可要求治港官員要滿足兩個條件,套用文革時的流行術語,便是「又紅又考」:「紅」是指愛國及忠誠,「考」是有能力解決問題,兩個條件都是必要條件,缺一不可。公務員事務局作評核時若兩種標準並用,便不致出現近日的不少批評。

內地大學上國情班 應擴大

從我印象所得,大多數公務員對國情不甚了了,這如何能夠愛國?沒有真實認知基礎的愛國都根基脆弱。過去政府有辦一些國情班,有些在內地的大學上課,這些是有價值的做法,應予擴大。除了一些有實證根據的分析外,國情課程應多一些實地考察,尤其是剛脫貧地區或新疆等地的考察,使官員更能掌握中國要面對及解決的問題。國情班的目標,應是幫助學員不止能在港做官,而是要使其知識面達到在內地做官也無不可。

紅綫要劃出 違誓者可解僱

正面的誘因以外,也要有懲罰。有些紅綫是要劃出的。紅綫等若列出負面清單,說明有些事不能做,莫謂言之不預。紅綫中當然要包含公務員不能惡意地攻擊香港及中央政府,或破壞特區的管治,至於甚麼是惡意,其實不難判斷。違此規則者,其實等同違反誓言,可炒!退休領長俸者是否能繼續,也應考慮此點。我相信有需要時殺雞儆猴便已足夠,以公務員的智慧,他們是會知所行止的,而且如上所說,公務員並非敵人,而是應爭取的朋友,不應把所有的猴都殺掉。

要使公務員又懂港情又懂國情,我們也應開拓新力軍的來源。從長遠角度看,鼓勵有為的年輕人加入政府是正確的,但這應包括來港讀書並完成了學業的內地留學生。他們人數眾多,成績優異,對內地情況了解,也有幾年時間熟習香港,可為公務員隊伍注入一種新的思想元素。

「愛國」的治港者必須尊重共產黨的執政,本身在制定決策時也要念兹在兹維護國家的利益。(資料圖片)

撰文 : 雷鼎鳴 香港科技大學經濟系前系主任

欄名 : 評論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