澄清定義明確罰則 防M2M SIM卡炒賣

評論版 2021/03/06

分享:

本欄上篇解釋了關於電話智能卡實名登記制度的種種誤解(《SIM卡實名登記制釐清6大誤區》,2021年2月27日)。今篇續談科技和創科業界在適應新制度方面的困難。自從上月創科未來與商經局、通訊辦及警務處的代表會面並交換意見,我們重新審視了諮詢文件,認為當局須在兩方面作更多考慮和澄清。

用途指引不清 恐引執法爭議

第一點是整份諮詢文件並無明確提及機器類型連接電話智能卡(M2M SIM卡)的角色。雖然後來商經局在Facebook澄清只規管用作「人對人溝通」的SIM卡,但筆者認為這種解釋較為粗略。不論外觀、功能或技術上,用作「人對人溝通」的SIM卡與M2M SIM卡是一樣的。電訊商在銷售時,不會把SIM卡分為兩類;推售後也不會知道用戶將SIM卡作哪一種用途。因此,商經局的解釋其實並未在銷售前就已經把M2M SIM卡定義,而是在SIM卡開始使用後才根據用戶決定的用途分類。這種做法有別於常,亦似乎把「M2M」的定義責任推給用戶。舉一例子,政府要規管槍械,必須先定義規管的對象,這可從是否可發射子彈、槍口能量等定義。當局不會讓一名消費者購買槍械後,才根據他提供的說詞(例如當作收藏品)再決定是否納入規管範圍。

如果「M2M」缺乏清晰的指引,我們認為在執法和司法層面會容易出現爭議。現今「人對人」、「人對機器」或「機器對機器」的溝通,很多時是相輔相成,不容易清晰分割。例如兩人使用自動化程序,設定延時互傳文字檔案,他們是「人對人溝通」,還是「M2M互動」?更吊詭的是,諮詢文件提及一宗案件,稱2019年曾發現配備儲值卡作遙控引爆的炸彈。這不正是「M2M」的典型例子嗎?商經局一方面解釋M2M SIM卡不需納入規管,一方面又舉出M2M SIM卡危害公眾安全的例子,似乎前後矛盾。

第二點是諮詢文件只提及適用於電訊商的懲處機制,卻沒有提及關於用戶的罰則。筆者的估計是:商經局設想新規例實施後,用戶若未進行實名登記,將不能啟動儲值卡,故此不存在用戶違反新規例的可能性。然而,若結合上述第一點,便可能有含糊的情況。例如一間公司購買儲值卡用作開發應用程式,由於是「M2M」,所以毋須登記。若果僱員又以此儲值卡作私人通訊用途並涉及罪案,刑事責任雖然仍會落在犯案者身上,但公司會否被追究未曾登記原作為「M2M用途」,現在變成「人對人溝通」的儲值卡的責任?希望當局澄清這一點。

另一方面,現時用戶可以將已啟動的儲值卡轉讓給第三者使用。那麼一間公司是否可以購買大量M2M儲值卡而毋須登記,又把它們轉讓給第三方?在這過程中,原登記人沒有責任確保第三方的用途。倘若這些M2M儲值卡涉及罪行,原登記人是否可以置身事外?

倡撤企業登記限量 定期抽查

現時商經局建議每名用戶只可向每間電訊商登記不多於3張儲值卡,肯定未能滿足部分科技類公司或創科企業的實際需要。因此筆者預期本港可能出現炒賣「已登記儲值卡」的情況,例如一些用戶並未需要用到多張儲值卡,但仍然用盡配額登記,然後把多餘的儲值卡放售。這便是實施配額制卻由容許轉讓的副作用,情況跟上世紀香港出現炒賣成衣出口配額的現象類似。

我們建議當局毋須區分M2M SIM卡,只要取消企業用戶登記儲值卡的數量限制,但要求企業就每張儲值卡進行登記,及禁止轉讓或轉售已登記之儲值卡,則可平衡執法機構和業界的需要。登記資料可包括儲值卡的電話號碼、申報用途及實際使用人(通常是公司僱員)的個人資料。

當局可能認為在香港取得商業登記並不困難。若果不限制一名企業用戶登記儲值卡的數量,新制度便可能存在一大漏洞。對此,我們建議當局可要求企業用戶定期上載和更新登記資料,供執法部門作抽樣檢查。這種操作變相讓執法部門掌握某一公司擁有儲值卡的數量,再結合公司查冊,便能辨別是否有人成立新公司從而採購大量儲值卡。另一方面,一些隱藏身份的人士可能在黑市向企業用戶大量購買這種已經登記的儲值卡作不法用途,但經上述程序後,賣方(企業用戶)負有申報實際使用人的責任,售賣已登記之儲值卡亦屬犯法,故此對黑市炒賣可產生一定阻嚇作用。

現今「人對人」、「人對機器」或「機器對機器」的溝通不容易清晰分割,如果M2M SIM卡缺乏清晰指引,在執法和司法層面會容易出現爭議。(資料圖片)

撰文 : 羅浩宇 「創科未來」總幹事

欄名 : 創科未來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