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後德國人妻難抵鄉愁 由患抑鬱症到學懂享受生活

副刊版 2021/03/09

分享:

2010年,Cherie由生活多姿多采的香港嫁到德國圖林根州一個人口只有十萬的寧靜城市耶拿(Jena)市,生活環境的轉變加上文化差異,人生路不熟,令Cherie一度患上抑鬱症。慶幸女兒Hannah出生後令家中每日都充滿歡樂,而Cherie亦發展出自己的事業,更開設網頁「嫁『德』遠港媽,有個『德』意娃」跟大家分享她的生活點滴。她表示雖然在德國生活絕對不容易,但只要衝破語言及文化隔膜,再用心融入當地生活的話,一樣能找出自己的一片天。

跟丈夫於2004年在網上認識,Cherie丈夫是德國人,兩人拍拖後已視對方為終身伴侶。Cherie在澳洲大學修讀語言及工商管理,2005年大學畢業後在香港做市場發展相關的工作,2009年便決定飛到德國先適應一下生活,同時在當地大學學習德文,2010年10月正式成為人妻。她說:「原先想選擇一綫城市定居,因為工資較高,但其實生活指數也高,且很多不同人種,環境較複雜,故大多數人都會選擇一綫城市周邊的小鎮居住。但由於丈夫在耶拿市土生土長,加上在此設立了公司,雖然這是個二綫城市,但生活舒適,而且有『光學之城』之稱,一樣多工作機會,所以我們便在此安頓下來。」婚後Cherie正式展開定居德國的生活,丈夫經營廣告公司,而Cherie也很快便在一間科研企業找到Marketing Assistant的工作,但由於生活平淡,Cherie覺得苦悶難抵,加上文化差異,總覺得德國人難以溝通,她說:「公司位於一個山丘上,方圓十里只有工廠,連小餐館也沒幾間,只能每天帶飯在公司飯堂進食,感覺很寂寞。而且德國人把工作及私人生活分得很開,放工後不會跟同事聯誼。加上香港人習慣做事快手,這會令別人覺得很有壓迫感而不悅。」這種種都對Cherie造成很大衝擊,而且工作壓力大,2013年Cherie更患上抑鬱症。

「我認識了其他移民到德國的女性友人,大部分人都想回自己國家,因為這裏太悶了。而且沒有親人在身邊,亦沒有工人幫忙,家務、照顧小孩,所有事情要親力親為。」幸好2014年Cherie誕下女兒Hannah後,生活變得充實起來,她更開設了網頁「嫁『德』遠港媽,有個『德』意娃」,除了跟大家分享她在當地的生活點滴,更提供德國產品代購服務,建立起自己的事業,亦令Cherie的抑鬱症康復過來。

理科專才移居機會大

2016年Cherie轉到一間經營醫療激光及光電子醫療的公司工作,更升為業務及市場發展分析員,她表示德國對於科研人員及工程師等專才需求甚殷,即使Cherie丈夫早在二人結婚前已經開設自己的公司,但也不能以僱主身份聘請Cherie當文職工作,因為德國政府要求外籍僱員,必需擁有國家所需要的專業技能,否則絕不會批出工作簽證,德國亦沒有投資移民,想移民當地絕對不容易,她說:「最簡單是在德國讀科學相關的課程,再獲聘為大學學者或公司研究員,伴侶及子女就可申請一個『陪讀簽證』,在德國住滿7年就可申請長居權。」不過大家還要考慮到子女讀書方面的問題,想入讀德國的公立學校非常困難,因為每間學校只有2、3個學位給海外學生,德語不但要有一定水平,各方面的表現更要非常出眾;報讀私校的話,每年學費約30至40萬港幣。

至於德國職場文化,Cherie有以下補充:「在德國職場要注意一點,上司期望下屬會自動處理及完成每項工作,而不會給予任何指示,所以工作上必需要主動及獨立。」她認為用德文跟同事溝通亦非常重要,別人才會覺得你是他們的一分子。

以福利鼓勵生育

Cherie表示德國在歐盟國家中,生活指數不算最高,工資則較富裕國家如荷蘭及丹麥偏低,但稅及保險費都很重,幾乎佔去薪金一半,但「羊毛出在羊身上」,國民所受的保障也是出名周到。Cherie現時懷有第二胎,預產期7月,有產前6周加產後8周的有薪「媽媽保障期」,但因為Cherie妊娠反應嚴重,經常感到不適,醫生便開出「禁止工作證明」,建議她現在起留在家中待產,因此這段時間至生產後的8周,Cherie可收取全薪,公司會付出一部分,餘下的就由保險公司承擔。生產後媽媽最多可以申請3年產假,第一年有薪產假可以取工資65%(有設定上限),第2年及第3年就需要停薪留職。「德國生育率低,政府為鼓勵生育,所以給在職父母的福利很好,父親亦可享有2個月有薪育兒假,另有每月育兒津貼。」

Cherie所住的耶拿市亦是德國著名的「大學城」,近年愈來愈多留學生,故租盤變得非常搶手,亦帶動了樓價上升。她跟丈夫於2019年買入了現在居住的「Double House」──意思是兩間相連的獨立屋,她買的是其中一間,共4層高,頂層為閣樓,合共約2,000呎,還有一個花園,Cherie夫婦假日就會邀請朋友在花園BBQ。Cherie透露由家駕車到市中心約10分鐘,好像她居所同類型的「Double House」,樓價比起幾年前已翻倍,大約65至80萬歐羅,如果近市中心的就要1至1.5百萬。由於市內地少,不會再有太多新樓出現,所以她估計樓價會繼續上升。不過幸好德國政府定立了法例禁止樓宇炒賣,所以樓價不會出現大幅度的升。

作者:梁靜詩

責任編輯:馮柏偉

Cherie和丈夫育有一女Hannah,女兒今年7歲,Cherie現在懷有第二胎,她表示政府為鼓勵生育,所以給在職父母的福利很好。(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Cherie表示她自女兒一歲大就每天送到幼稚園託管,除了因為夫婦倆都要上班,Cherie希望她學懂跟別人相處。(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花園還有一座Cherie丈夫親手為女兒興建的滑梯。(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屋外的花園,假日就變成了大班小朋友的遊樂場。(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Cherie喜歡布置家居,尤其每逢節日,家中都會充滿節日氣氛。(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假日一家人都愛親親大自然。(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Cherie跟丈夫於2019年買入了「Double House」的其中一間,共4層高,現在同類型的「Double House」樓價比起幾年前已翻倍,大約65至80萬歐羅。(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從Cherie家中的露台向外望,是一個猶如童話的漂亮景致,但卻是香港人不容易適應的沉悶和寧靜。(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Cherie表示在德國生活絕對不容易,要衝破語言及文化隔膜,還要適應沉悶平淡的生活。(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室內的玻璃趟門及大玻璃窗可讓光綫透入,令一室非常光猛,更可看到外面的園林景致。(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