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心出行用藍牙?

評論版 2021/03/09

分享:

昨天提到Wi-Fi的發明,得益於荷里活女星兼發明家海蒂拉瑪奠下基礎的「跳頻技術」,今天也說說藍牙(Bluetooth)有趣歷史。就像用Wi-Fi,我們經常用到藍牙這種短距離無綫連接技術,大家用耳機聽手機上的音樂,不再會有條綫連着手機,音樂從手機無綫傳輸到耳機。

藍牙這個名字,源於千多年前維京時代國王戈爾姆松(Harald Blatand Gormsson)。這位國王有兩樣東西出名,在公元958年,統一了整個丹麥和挪威,達到權力頂峰;另一樣出名的,是他有一隻壞死的牙,呈暗藍且灰的顏色,亦因為這樣,人們叫他Harald Bluetooth。有流傳說,他本來的名字Blatand,取自兩個古老丹麥語,Bla意思是黑皮膚,而tan是偉人,並非是藍色的牙,但就被人將Blatand說成Bluetooth,變作「藍牙」綽號。甚至亦有流傳說,他愛吃藍莓,搞到牙齒被染藍云云。

維京國王爛牙 Bluetooth名字起源

1996年,愛立信、諾基亞和英特爾3家行業領導者開會,計劃將一種短距離無綫電技術標準化,以支持不同產品和行業與行業之間的無綫連接,這就需要一個極具表現力的名字,來命名這項新技術。在會議上,來自英特爾的Jim Kardach建議將Bluetooth作為這種無綫技術的臨時代號,因為戈爾姆松國王統一了丹麥和挪威,將彼此連結,就像他們打算用短距離無綫技術,來將電腦、手機等產品連接一起一樣,允許不同領域之間的技術協調一起工作、有效及良好交流。

不過,當時的想法,Bluetooth只是作為一個臨時名稱用一陣子,直到市場人員想出一個更好、更受歡迎名字。後來,的確出現了兩個較為「正路」的名,以供選擇:RadioWire或Personal Area Networking(PAN)。PAN成為首選,但經過詳盡研究,發現在互聯網上已經有太多這個用法,想改用RadioWire,但卻無法在推出前,及時完成商標查證檢索,結果只能選擇沿用這個「不太正經」的名字Bluetooth。事實上,這個名字很快就在業界傳開,成為短距離無綫技術的代名詞,改變可能更麻煩。如今Bluetooth的標誌,融合了Harald Blatand兩個古北歐字母H(ᚼ)和B(ᛒ)而成。

藍牙技術最初由愛立信創造,目的在研究於流動電話和其他配件之間,進行低功耗、低成本無綫連接的方法。為了設備和設備之間的通訊,有統一規則,即是標準化協議,用戶之間的流動電子設備不會互不兼容,愛立信在1997年接觸其他流動設備製造商,討論合作發展。2年後,愛立信、諾基亞、東芝、IBM和英特爾5家著名廠商,成立「藍牙特別興趣組」(Special Interest Group,SIG),即藍牙技術聯盟前身,以使藍牙技術能夠成為未來無綫通訊標準。

英特爾負責半導體芯片和傳輸軟件開發,愛立信負責無綫射頻和流動電話軟件開發,IBM和東芝負責筆記本電腦接口規格研究,從而在全球範圍掀起一股藍牙熱潮,業界開發大批藍牙技術應用產品。

在新冠疫情下,藍牙技術聯盟正在制定讓可穿戴設備例如手環,加入現有智能手機接觸風險通知系統(Exposure Notification System,ENS)的規格標準,通過將風險通知系統擴展到可穿戴設備,讓學生以及老人等智能手機普及率較低的人群,能夠一起使用。所謂公共接觸風險通知系統,一般由全球各地政府衞生機構部署,通過手機中的藍牙技術應用。當有人確診新冠肺炎時,所有之前與其接觸過的相關人等,都將收到通知。

以今天香港來說,智能手機加上「安心出行」程式,就在做類似的事,但由於並非人人有智能手機,藍牙技術聯盟希望讓不同的可穿戴設備,也加入風險通知系統,都可達到同樣效果,為更多人提供幫助。據報道,在疫情下,愈來愈多成員公司加入聯盟的接觸風險通知工作組(Exposure Notification Working Group),共同制定針對可穿戴設備的技術規格,新規格可望具備與原有通知系統相同的隱私和安全標準。

蘋果Google聯手 利用藍牙抗疫

新冠疫情下,像上次制定藍牙統一標準,藍牙技術聯盟再一次為參與者提供整合平台,一起討論如何有效運用藍牙技術,減少新冠肺炎和其他傳染病傳播。不單藍牙聯盟,全球兩大手機操作系統商蘋果和谷歌,去年已罕見聯手共同用技術手段抗擊疫情。他們利用現有藍牙技術,開發了追蹤新冠患者密切接觸者的功能,將功能整合進蘋果和安卓的操作系統,共同使用,且彼此打通。美國個別州份,及一些國家正利用這套技術。

在本港,繼推出並要求市民使用「安心出行」應用程式後,創新及科技局局長薛永恒表示,政府正與港大研究,利用藍牙技術,為「安心出行」加入自動掃描功能,即不需要主動去掃描二維碼,並指會在例如小巴進行運作測試。他又說,公共交通工具包括港鐵,應考慮使用「安心出行」程式,政府已準備好為港鐵提供二維碼。暫未知港鐵會否實行,然而在人流多的交通系統掃描「安心出行」二維碼,要考慮清楚會否擾民?若二維碼貼在閘口,有機會導致排隊人龍造成延誤,若貼在列車車門,有時或會阻礙上落。

那麼,在地鐵能否使用藍牙技術自動掃描「安心出行」?覆蓋範圍大,人又多,會否令紀錄不夠準確?另一個市民會擔心的,也就是私隱問題。藍牙自動掃描,讀取手機位置,位置數據是否只儲存在自己手機,港鐵及政府沒資料紀錄?這些市民關心的問題,在落實執行有關做法前,政府有需要清楚為大眾釋除疑慮,市民才會放心開着藍牙,同心抗疫「無有怕」。最後也補充一下,Bluetooth是藍牙,不是藍芽呢。

撰文 : 馮兆寧 資深媒體人

欄名 : 寧看世界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