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會IT界選舉3漏洞 宜改革規則

評論版 2021/03/09

分享:

一年一度的全國兩會揭開序幕,今年最為港人關心的議題,應該是選舉制度的改變。各知情人士和內地傳媒一早打「開口牌」,最新的放風消息指,功能團體所佔的立法會議席由35席降至30席。筆者多年來代表資訊科技界,認為今日科技行業對香港的重要性有增無減,所以資訊科技界的議席必須保留。然而,筆者覺得資訊科技界的功能界別選舉規則,亦有改進的空間。

團體入會門檻不一 易惹混淆

回歸後,立法會議席逐漸增加,補充了社會各階層及不同界別的代表性,但各界別的選民登記制度多年未有變動。就資訊科技界而言,無論是個人或機構方式作選民登記,都必須先成為法例規定的25個專業團體的正式會員。除此以外,現時選舉事務處對選民資格有一定規範,例如要求有關團體提供會員資格證明、相關工作經驗證明等;可是各團體本身設有不同的入會門檻,沒有統一的入會資格標準,最終結果是資訊科技界的選民「來源」標準不一,也容易引起新登記選民混淆。

現時業界團體一般要求新會員入會時,需具有最少4年相關工作經驗和大學學位。回歸前,香港大部分資訊科技界從業員都在一些系統集成公司、技術解決方案提供商,或大型跨國科企工作,4年經驗可算有充足代表性;24年後的今天,香港科技業界的組成已有重大改變。首先是初創企業聘用人數逐年增加,這類從業員的經驗通常都少過4年。

跨行業創新盛行 缺資歷考核

第二,跨行業創新盛行,金融科技、生物科技等新興行業急速發展,這些企業聘用了大量本身並非修讀資訊科技的大學生,例如金融科技公司便需要大量財務、會計系出身的畢業生,近年火熱的人工智能(AI)和大數據產業,也傾向對經濟、統計學系的畢業生招手。

第三,香港正往國際科創中心之路進發,加上政府推出一系列高端科研人才政策優惠,從事科研相關的專業人才在整個資訊科技界佔有一個更大的比例。基於以上,多年前劃定的選舉規則,是否仍然可以廣泛地代表今日資訊科技界的人員結構?舊的規則是否能夠反映主要持份者的聲音?

筆者認為,資訊科技界與其他專業界別如會計、法律等最大的不同之處,是界別的闊度較大,選民標準不像其他專業界別一樣清晰,業界沒有一套劃一的資歷考核制度,也沒有批出相關牌照或專業資格的法定組織。設立這些機制不僅更令行業具專業性,而且更具公信力,可確保選民是真正在該行業的從業員。

另外,當時設定選舉辦法的時候,容許企業與個人同時作為投票單位,目的是提高界別選舉的代表性和包容性。可是,筆者在回歸後亦經常看見企業與個人從業員在許多問題上走上對立面,往往未能達成共識。

個人選民多 企業意見被忽視

在現時的選舉制度下,人數眾多的個人選民容易取得優勢,相反企業的意見長年未能在功能界別選舉中反映,有違功能組別代表從事該行業主要持份者的初衷。

世界不停在轉,科技發展更是一日千里,今日科技行業的重要性,比起24年前更是不可同日而語,立法會選舉制度亦應該與時並進。筆者絕對支持中央今次對香港選舉制度提出的改革方案。至於資訊科技界別的選舉方法,筆者總結了3項尚待解決的難點,包括業界團體所招收會員的認受性、選民的專業資格水平,以及混合公司和個人選民以致沒有劃一的登記標準。在暫未有解決方案的情況下,筆者建議可參照其他界別的選舉辦法,以企業作為代表業界利益的主要部分,只容許企業作為投票單位。

香港目前有2萬多家科技相關企業,初創企業亦有3,000多家,如果投票比例高,亦有相當的代表性。多年來,資訊科技界雖然號稱有從業員10多萬,但選民人數只有約1.2萬名,選民登記制度出現漏洞,亦引來過去兩屆的種票風波。一旦指定科技企業作為投票單位,審核過程亦會相對簡單,減低種票風險。

兩會最後的決定如何,筆者並不比大家知道得多。希望功能組別選舉制度更新,使之更為貼合國情及香港資訊科技行業的演變。

在現時的選舉制度下,資訊科技界人數眾多的個人選民容易取得優勢,相反企業的意見長年未能在功能界別選舉中反映,有違功能組別代表從事該行業主要持份者的初衷。(資料圖片)

撰文 : 邱達根 香港資訊科技聯會會長

欄名 : 評論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