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力大打新疆牌 美意欲何為?

評論版 2021/03/09

分享:

西方近兩三年不斷利用新疆議題向中國開火,加拿大和荷蘭國會2月底更通過議案,譴責中國對新疆維吾爾族進行種族滅絕,有關指控的背後動力,無疑來自美國。美國利用分離主義為中國製造麻煩,除台獨、港獨外,近年亦大打新疆牌,此因新疆在一帶一路戰略中具有核心樞紐地位,打擊新疆就是要挫傷中國經濟及外交,遏制中國崛起。

西方近日對新疆種族滅絕指控加劇,源於美國前國務卿蓬佩奧臨卸任前對中國的最後一擊:他在1月19日指摘中國在新疆推行種族滅絕。蓬佩奧一向不諱言自己以「撒謊、欺騙、偷竊」造就美國的榮耀,作為最後一擊自然更加肆無忌憚。惹人關注的是,拜登新政府的國務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一上任就認同蓬佩奧說法,並要中國為新疆付代價,戰鬥姿態不遜前任。

新疆維族人口 不減反增

種族滅絕是指有系統地屠殺另一種族,令其人口大幅減少甚至消失,這是一個極嚴厲的指控,北美洲有幾百年清洗印第安人的歷史,美國及加拿大對此應深有認識,然而蓬佩奧對中國的指控既拿不出證據,甚至罔顧最基本的事實,就是新疆維族人口根本沒有減少,反而不斷增長,由1953年的365萬,增至2010年1,017萬,2018年更躍升至1,271.8萬,8年間增長25%。此所以一向為蓬佩奧尋找中國「罪證」的國務院法律顧問辦公室在年初的結論,亦指沒有足夠證據證明種族滅絕。

在國際外交中,不符事實的指控並非罕見,最經典的莫過於2003年美英在聯合國言之鑿鑿地指控伊拉克擁有大殺傷力武器,中國亦難改西方借種族滅絕圍攻中國的現象。

美用分離主義 為對手製造內亂

美國一向擅長利用分離主義,為對手製造內亂,除一直力撑台獨、港獨外,還一向熱衷藏獨,因藏獨精神領袖達賴喇嘛的政治手段十分成功,令西方民眾相信其「和平」姿態,加上藏傳佛教在西方擁有不少信眾,故西方政府支持藏獨,既可贏得維護人權的光環,又可帶來實質選票。美國總統一向樂於接見達賴喇嘛,貪其花力少而宣傳效應大,90年代的美國總統克林頓任內8年,會見了達賴5次,其後的小布殊見了3次,奧巴馬更接見達賴6次。

特朗普出任美國總統後,雖較諸前任更大力棒打中國,但卻對有助粉飾其人權形象的達賴沒興趣,任內並無接見達賴,加上達賴批評他缺乏道德原則,令兩人關係失和。特朗普轉為大力支持疆獨,令疆獨鋒芒蓋過藏獨。

藏獨國際回響愈少 特朗普重疆獨

特朗普重疆獨而輕藏獨,並非一時意氣,因藏獨議題在國際間回響愈來愈少,反而新疆的可塑性更高,而且新疆對中國未來經濟、外交愈益重要,要打遏中國就不能忽視新疆。

新疆地位提升主因,是國家主席習近平2013年提出的一帶一路戰略。一帶一路包括向西發展的絲綢之路經濟帶,經中亞、中歐、中東,連結西歐和非洲,以及東面的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經東南亞到印度洋,抵中東再進入歐洲。由於海上絲路要面對美國部署亞太的航母戰鬥群以及重重「島鏈」,中國要突破美國圍堵,西進的絲綢之路經濟帶就更有可塑性,此因美國在中亞、中歐沒有強大據點,難有力堵截中國。

在絲綢之路經濟帶,新疆擔負核心樞紐角色。在新疆東面有13億人的國內市場,西面同樣有13億人的中亞、歐洲市場,新疆與蒙古、俄國、哈薩克、吉爾吉斯、塔吉克、阿富汗、巴基斯坦和印度等8國接鄰,中國可藉此建立經哈薩克到中歐、西歐的快速通道如高鐵,亦可北連俄羅斯、南接中巴經濟走廊,通過巴基斯坦瓜達爾港,連上中東的石油供應。絲路經濟帶拉動新疆經濟,更可改善中國東強西弱的不平衡發展,讓西部民眾共同富裕,更有助消弭疆獨、藏獨。

正因新疆對中國經濟、外交愈重要,亦惹來美國愈要打遏新疆,推高疆獨分離主義,催化新疆動亂因子。

去伊斯蘭極端化政策 非中國獨有

美國對新疆的攻擊,以再教育營為突破點。中國為打擊疆獨、清除伊斯蘭極端化思想,2014年起在新疆設立職業技能教育培訓中心,簡稱教培中心,美國則稱為再教育營,甚或貼上集中營標籤。教培中心主要針對受伊斯蘭極端思想影響而尚未構成犯罪的少數民族成員,教授漢語、法律知識、職業技能。去伊斯蘭極端化並不只是中國的政策,法國今年2月就通過嚴厲打擊伊斯蘭極端主義的法案,嚴格監督清真寺財務、要求所有伊斯蘭宗教領袖須在法國接受認證與訓練、3歲以上伊斯蘭學童必須入學,接受法國教育和學習法文等。

西方大力去伊斯蘭極端化,卻批評中國類似行為,完全忽視激進伊斯蘭在中國的恐襲,較諸歐洲的更頻密和血腥。單是2013及2014年,新疆分別發生5宗和7宗疆獨恐襲,而且向全國蔓延,2013年有天安門金水橋恐襲,2014年的昆明火車站恐襲,更造成31名平民死亡。

美國借教培中心人數大做文章,2018年4月美國國務院官員還只是指摘中國近年拘押至少數萬維族人,到同年7月副總統彭斯就改口為,中國在新疆將數十萬,甚至數百萬人送到所謂的收容中心再教育;2019年3月,國務院人權事務局官員就用肯定的語氣,指中國將數百萬穆斯林集中拘押的做法「自1930年代以來」所未見。

對於再教育營的指控,亦借疆獨文宣的「證詞」,由最初指摘的政治洗腦,逐步加入酷刑迫害、強迫絕育、強迫墮胎、強姦、性虐待等,在這種不斷加高的指控下,種族滅絕就成為最新的「罪名」。

為挫傷新疆經濟,美國去年底以新疆強制勞動、侵犯人權為由,制裁新疆官員和企業,並禁止使用有新疆棉花、蕃茄的外國產品入口,其後英國、加拿大和澳洲亦實施類似制裁。種族絕滅之說,無疑是西方未來進一步制裁新疆和中國的理由。

放生東伊運 否定中國反恐活動

為令新疆局勢變得不穩,美國去年底還有一招,就是放生疆獨激進組織「東突厥斯坦伊斯蘭運動」,將其剔除在恐怖組織名單之列。東伊運自2002年起被聯合國列為恐怖組織,現在美國放生東伊運,一來可坐大該組織,二來可否定中國的反恐活動。不要以為美國必然打擊伊斯蘭激進組織,只要有共同敵人,美國在阿富汗、敘利亞都曾與伊斯蘭恐怖分子合作,結果坐大了阿爾蓋達、伊斯蘭國等恐怖組織。

特朗普催谷新疆議題、大打疆獨牌,拜登上場後不單沒有對此降溫,在人權外交、挫傷絲路經濟帶的利益下,還有加力發揮之勢,加上拜登很多政策沿用奧巴馬時代思路,很可能重拾藏獨議題,中國西疆烽火難息。

中國為打擊疆獨、清除伊斯蘭極端化思想,在新疆設立職業技能教育培訓中心,成為美國對新疆攻擊的突破點。(新華社資料圖片)

撰文 : 曾仲榮 資深評論員

欄名 : 評論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