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創傷大 工時萎縮收入銳降

評論版 2021/03/11

分享:

政府統計處日前公布,去年11月至今年1月經季節性調整的本地失業率為7%,較去年10月至12月數字再上升0.4個百分點,是近17年來高位;同期整體就業不足率也從3.4%,上升至3.8%;總就業人數較10至12月減少約17,100人至3,630,600人;總勞動人口為3,884,000人,減少約9,400人,數據的變化反映新冠病毒疫情對勞動力市場的衝擊。國際貨幣基金組織警告,以為今年底能夠把疫情化解,是言之尚早、不切實際的,意味疫情和其破壞力還會繼續肆虐多一段長時間。

全球勞動市場 失2.55億個工作

據國際勞工組織(International Labor Organization,ILO)今年1月底所作的評估(見Seventh edition of the ILO Monitor : COVID-19 and the world of work),疫情令全球勞工市場和勞工收入大幅萎縮。據ILO的調研,去年的疫情令生產和經濟活動飽受打擊,對比2019年第四季,2020年同期全球工時萎縮了8.8%,相當於2.55億個全職工作(設定每周工作48小時),是1930年代大蕭條以來最嚴重的就業市場危機。大規模的就業損失,導致全球勞工所得急遽減少了3.7萬億美元(相當於28.8萬億港元),約為全球本地生產總值(GDP)的4.4%,破壞力是2009年金融海嘯時的4倍。

很顯然,目前疫情對勞工市場和工人所得損失所造成的創傷,其後遺影響和破壞力還未完全顯現,工時和勞工收入萎縮,也只是冰山一角。ILO的分析報告指出,照目前所見,疫情在不同經濟體、地緣和勞工市場之間產生差異性影響。

在勞工市場層面,女性受影響大於男性。ILO對28個歐洲國家進行調研,發現女性勞工收入減少的幅度較男性大,原因是女性勞工被削去更多工時。全球而言,女性的就業損失為5%,男性則為3.9%;另一方面,年輕人(15至24歲)就業損失為8.7%,成年人則為3.7%。換句話說,婦女和年輕人在就業市場中,是最容易失去工作的群組人口。

「K型復甦」 加劇貧富懸殊

此外,在發展中和已發展的不同經濟體,由於經濟實力差距大,形成的「K型復甦」(K-shaped recovery),最終會加劇全球貧富懸殊的不公平性。再者,目前在經濟體上端的金融市場一片熱哄,股市一度屢創新高,但下端的實體經濟則每下愈況,使收入的分配進一步出現「兩極化」:上端工作的人,在疫情中未受到重大影響,但在下端的,如製造業工人,就失去工作,所得損失嚴重。

至於受影響的行業,以酒店住宿和餐飲行業為「重災區」,就業損失最大,緊隨其後為批發和製造業,這些行業的就業人口深受疫情所傷;反之,從事資訊通訊、金融和保險等行業的人,其勞工所得卻在去年第二和第三季中有所增加。換言之,疫情危機對低收入勞動者產生嚴重影響,低技能職業的工時損失,高於高薪管理和專業崗位。按ILO的調研,勞工的收入和所得的分配,在疫情中造成更大的不公平性。

收入分配更不公 疫後施政難題

這種帶社會性的嚴重不良後果,超越純失業的經濟意義本身,意味疫情過後,各國政府需要面對更棘手的施政難題。更值得注意的是,年輕就業人口(尤其是去年的大學畢業生)在疫情中的遭遇,他們在加入勞工市場的起步,便一波三折、飽受挫折,不僅令這些年輕就業人口墮入「勞工收入萎縮」的外部環境中,不容易建立自身的長遠職業計劃,若疫情持續延伸,未能及早控制,還影響到年輕人未來的發展前途,以至組織家庭的能力。這無疑是當前疫情造成勞工收入萎縮經濟問題的「溢出」後果,事態的演變值得關注。

按照香港最新的就業報告,與消費及旅遊相關行業,即零售、住宿及膳食服務業,合計失業率上升0.7個百分點至11.3%,合計就業不足率則上升0.9個百分點至6.6%的紀錄高位,其中餐飲服務活動業的失業率和就業不足率,分別顯著上升至14.7%和10%,情況最為惡劣。這些工作技能較低的就業人口,無疑是最受創的一群。事實上,在經濟衰退時,低技術工作技能和年輕的就業人口,在勞工市場得到的工作保障最為脆弱。如何改善這批人的就業保障機會,的確是一個需要處理的社會問題。

隨着多國開始為國民接種新冠病毒疫苖,據ILO的評估,2021年有3個復甦情景,分別為基準、悲觀和樂觀情景。基準的情景,是對比2019年第四季,全球的工時損失約為3%,相當於9,000萬個全職工作;悲觀的情景--情況包括各國政府為國民接種疫苖進展緩慢、商業和消費信心疲弱,全球有4.6%工時損失,相等於1.3億個全職工作;樂觀的情景,則是隨着經濟快速反彈,商業和信心恢復,疫情受到控制,能夠恢復3,600萬個全職工作,但即使出現樂觀的情景,依然有1.3%的實現落差。總的來說,無論出現哪一個情景,美洲、歐洲和中亞地區將面對較其他地區雙倍的工時損失。

今年全球就業復甦 不容樂觀

印證世界衞生組織緊急項目執行主任瑞安(Michael Ryan)於3月1日的評估,以為新冠疫情可以在今年底結束,是言之尚早,亦是不切實際。若不幸言中,則今年全球就業市場能夠達致「樂觀的情景」可能性並不大,意味全球勞工市場和勞工收入萎縮的情況,還會延續一段相對長的時間。

如何紓解問題?ILO指出,疫情危機加劇了不平等,導致貧困的後遺症和社會經濟不穩定,這將是毀滅性的,並提出復甦戰略必須以人為本,施政者需要有適當的工資政策,既要考慮就業和企業的可持續性,也要解決不平等現象。

低技術勞工保障問題 疫下更突出

低工作技能者和年輕勞動人口,是勞工市場脆弱的一群,如何通過政策強化他們的工作保障,包括職業新技能培訓、在職進修的補貼,或通過免稅額鼓勵低技術工人進修,無疑是勞工政策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在香港,部分低就業技能的勞動力失去工作後,沒有固定收入,有人淪落到要露宿街頭,無疑把這個勞工市場長期政策性問題,進一步突顯出來。

據國基會去年6月的一項調查報告(The Distributional Impact of Recessions : the Global Financial Crisis and the Pandemic Recession)發現,在金融危機和疫情造成的兩次經濟衰退下,能夠進行遠距工作(telework)的失業上升幅度,較不能遠距工作的為小。之所以能夠如此,不光是這些職業崗位能夠滿足「社交距離」的需要,更重要的是,這些就職者擁有較高學歷和高工作技能,因而有更大的能力應對經濟衰退帶來的衝擊,從中也可以對勞動者有所啟迪:在勞工市場,擁有高工作技能、與時俱進,是保障工作的有效手段。

總體而言,在後疫情時代,政府如何及早修復新冠疫情對勞工市場和勞工收入減少的經濟問題,以及伴隨貧富差距進一步擴大的社會不公平性,無疑是社會秩序穩定運行的關鍵。

政府統計處日前公布,去年11月至今年1月經季節性調整的本地失業率為7%,較去年10月至12月數字再上升0.4個百分點,是近17年來高位。(資料圖片)

撰文 : 李家濤 科大商學院利國偉商學教授、管理學系講座教授

欄名 : 評論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