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聽歌咁簡單 音樂治療紓壓緩減認知退化 老中青受惠

副刊版 2021/03/13

分享:

音樂無處不在,浪潮拍岸、雀鳥聲喧甚至是商場餐廳的背景音樂,扣人心扉,生活中不能缺少。

悠揚樂韻不但能令人放輕鬆和減壓,加入專業的音樂元素,由治療師帶領下的音樂治療,無論男女老幼都能幫上忙。

音樂治療屬於一個有研究基礎的專職治療,利用音樂作為工具,幫受助者達到個人化的治療目標,包括社交、情緒、肢體、溝通等。音樂治療師梁曉盈指此療法受眾廣泛,小至需深切治療的初生嬰兒,大至患有認知障礙的長者甚至病人善終之時,有需要都可接受音樂治療。

進行音樂治療前,音樂治療師要視乎對象的需要及情況,制定個人化的治療環節。「音樂治療有4大內容範疇:聆聽、再創造、即興、創作。在音樂治療時,會因應受助者的需要而度身訂造能激發他的音樂體驗。」兒童與成年人的做法會截然不同。小朋友或需要較既定的指引,可能會設有歡迎歌、歡送歌。

應用的相關工具繁多,除了實體的沙槌、啷啷、鼓、搖鼓,治療師也會用上結他等伴奏樂器,同屬可發聲的樂器。上年疫情淹至,部分治療以網上進行,受助者家中未必有樂器的,可用樽放入珠仔、用鐵罐或砂煲罌罉敲打均可。受助者毋須懂得音樂,重點是治療師以方法引導他們參與及投入音樂體驗。

音樂治療當然以面對面治療為首選,但梁曉盈指部分不方便外出、有行動困難、本身欠缺動力外出的人士,網上進行治療也是一個折衷方法。「由治療師編排及設計內容,使受助者能從中得到音樂治療的體驗,而達致正面效果。」

涵蓋不同年齡層

上文提到音樂治療任何對象都有,涵蓋老、中、青:

兒童:疫情下小朋友缺乏正常社交,由音樂帶動,音樂治療小組可讓他們學習等待、與人分享、眼神接觸、社交等。至於各種身心障礙如自閉症、言語遲緩的小朋友,治療師會先了解他們的困難和障礙,再制定治療方向。

青少年及成年人:最令人記得的音樂往往是年輕時聽過的歌,因在音樂找到很多認同感、存在感及價值。年輕人不斷在摸索將來前路、自己在社會及家庭上的角色,音樂可以帶動他們更了解自己。音樂治療中會以寫歌、歌詞討論等引發受助者思考。一些正面對情緒困擾的受助者,治療師會以人本方式與受助者同行,來面對及解決問題,治療過程中也要視乎情況隨時調節。年輕人愛聽英文歌或K-POP,治療師也會因應受助者鍾愛的音樂加入治療環節中,達致更有效的連繫和溝通,藉此得到反思及認識自我。

長者:因人口老化,音樂治療中部分是患有認知障礙的老友記,當中不少因病情而情緒不穩、健忘甚至憂鬱。治療內容包括玩樂器、唱歌、律動等不同激發長者們腦部活動,多些動力參與其中,可提升生活質素。

梁曉盈說,護老者是近年音樂治療對象之一,要知道很多護老者年紀也不少,長者照顧長者下,壓力一樣沉重。音樂治療期間可讓護老者重拾自我及個人空間,透透氣。

聽歌音樂治療大不同

如何得知接受音樂治療獲得改善?音樂治療師與受助者訂定短期及長期治療目標,以音樂元素去改善問題。「這是人們常問的問題,究竟要多少節音樂治療才足夠,這要受助者寫下的目標是否已達到,有經驗的音樂治療師兩至3節已能為受助者訂定全面治療目標,用不同音樂元素入手幫助對方。」

那平日聽歌聽音樂與音樂治療有何不同?音樂治療有治療師介入其中,音樂治療師、受助人及音樂元素是鐵三角,缺一不可,也可透過音樂達致自我尋找和自我表達,與單純聽歌輕鬆心情截然不同。

難忘個案 由抗拒到破冰

梁曉盈最近一個個案,令她印象深刻。婆婆患有腦退化症,梁曉盈每次上去為她進行音樂治療都被她責罵,繑上雙手抗拒接受治療。她鍥而不捨,每星期都到其家。「我叫婆婆和我一起做呼吸訓練,因發覺她的呼吸急促,加上音樂放鬆體驗,邊彈結他邊囑她徐徐呼吸。婆婆合上眼一起跟着做,逐漸見她呼吸放緩,大家的關係終於破冰,之後婆婆肯合作接受各種音樂治療,家人也反映她情緒變得平靜,減少暴躁。」

作者、責任編輯:周美好

不是聽歌咁簡單,音樂治療紓壓緩減認知退化老中青受惠。(湯炳強攝)

非洲果實樂器:有聲音有觸感。(湯炳強攝)

林林總總的音樂治療工具。(湯炳強攝)

音樂治療師梁曉盈表示,音樂治療師不能斷症,受助者需先由專業醫護人員作評估。「我們所作的評估,是對象對音樂反應是怎樣,發掘他的音樂長處及短處,以成功導向互補不足。」(湯炳強攝)

波板糖鼓:外形趣致,增加孩子玩音樂的樂趣。(湯炳強攝)

海浪鼓:發出的沙沙聲音,似浪花沖上潮岸又像滂沱大雨。(湯炳強攝)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