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碼技術加速發展 促平台經濟繁榮

評論版 2021/03/13

分享:

一般來說,在大數據時代,平台是指不同要素數碼化的組織形式,其核心是不同要素及資源的數碼化連接,平台經濟(Platform Economy)則是數碼化技術為基礎的新交易模式或資源配置方式。不過,由於平台經濟的創新性、廣泛性、前瞻性,目前要對平台經濟下一個確定性的定義並非易事,我們只能從平台的功能性角度來理解。

大數據時代 網絡平台4大功能

Alex Moazed和Nicholas L. Johnson的研究認為,在大數據時代,網絡平台有以下的基本功能:一是通過吸引並連接大量的消費者及廠商,建立一個流動性的市場;二是通過數碼化技術創建有效的渠道,匹配消費者與廠商之間的交易,以此促進交易與互動,為客戶創造價值;三是開發支持交易與互動的核心算法程序及服務,以此降低交易成本和進入障礙、增加平台使用的價值,吸引更多客戶;四是確立平台的規則及標準,鼓勵正向行為,限制負向行為等。

也就是說,從功能上看,平台經濟就是在數碼經濟技術快速發展的基礎上,以數據作為生產要素或一種有價值的資產,進行資源配置的新方式;從平台的基本功能理解,也是確定一個網絡平台壟斷與非壟斷性的重要指標。如果當前中國政府反壟斷能夠以此為準繩,就容易做到網絡平台創新和監管的平衡。

平台經濟 建基6大技術

任何類型的平台,都是建立在數據技術發展的基礎上,平台經濟的出現與發展,與現代網絡數碼技術迅速發展是分不開的:

一,是芯片技術。1981年出現的第一台個人電腦,所採用的芯片上有29,000個晶體管,到2014年的iphone 6,芯片上有20億個晶體管,運算速度也增長了300倍。如果沒有芯片技術迅速發展,也就不會有智能手機的出現和普及、智能技術迅速成長,以及流動互聯網的發展與繁榮。智能手機是平台經濟出現最為重要的技術條件。

二,是互聯網及流動互聯網。1993年互聯網開始商業運行,2015年互聯網共有1.73億個網站,2018年底全球有近40億人口(佔當時全球人口總數52%以上)通過電腦及手機接入互聯網。

三,是寬頻通信。2017年底全球流動寬頻滲透率44%,全球33億人接入流動互聯網,海量的數據也由此產生及快速流動。

四,是算法語言。從20世紀50年代人類開發出第一個有用的算法語言開始,算法語言就開始成為電腦技術廣泛應用的主要工具,到2018年,全球有超過2,300萬名專業軟件開發人員,這些專業人員開發出成千上萬的應用程式介面(API)。算法語言的專業化及廣泛使用,是平台經濟資源配置的技術核心。

五,是雲端運算。當前互聯網上的數據中心連接在一起,就形成了「雲端」,用戶能夠使用這些互聯網上的數據。雲端運算服務從20世紀90年代末起步,到2017年全球雲端服務市場規模達2,602億美元,短時間內爆發式發展,讓海量的數據能夠更有效地使用。

六,是人工智能。有了海量的數據,人工智能才大有用武之地,並通過海量數據來分析經濟行為及現象,現代社會經濟生活開始進入「算法時代」。算法程式是平台經濟資源配置的核心所在,是平台經濟時代的基本特徵,也是平台經濟得以產生、發展和繁榮的技術條件和基礎設施。按照摩爾定律(Moore's law),當代數碼技術的發展還在加速進行,未來平台經濟同樣會加速深化及展開。

在現代網絡數碼技術加速發展的前提條件下,平台經濟作為一種資源配置方式,它既不是通過市場價格機制來進行,也不是通過企業組織治理來完成,而是通過數據網絡技術來協調。這裏的數據是大數據(big data),不是傳統經濟時代的小數據。一般來說,大數據是指無法在一定時間範圍內用傳統的方式獲得、管理和處置的數據集合,包括結構性和非結構性的數據。在這裏,數據是一種生產要素或有價值資產;數據之所以重要、之所以是一種生產要素,在於當代數碼網絡技術迅速發展,掀起了一場前所未有的科技革命。

兩大突破 提升人類處理數據能力

這場科技革命,給人類社會帶來了兩個重大突破:其一是讓數據海量湧現,以非綫性的幾何級數速度增長;其二是讓人類處理數據的能力全面提升。正因為這兩方面的重大突破,改變了人類社會的認知世界,世界的物質存在形式、實踐方式和價值取向,也引發了一場科學研究或eScience範式的重大革命,即科學研究範式重大轉變。eScience範式革命全面提升了人類收集、儲存、分析、處理和運用歷史數據、即時數據、未來數據的能力,通過數碼化指向傳統的未知世界,全面提升人類對不同事件未來變化的預測力。可以說,eScience範式革命已經成為現代科技創新、新需求發現、社會財富創造的動力與泉源,是大數據的產生和發展的最原始驅動力,平台經濟也隨之應運而生。

平台經濟的產生與發展,不僅需要先進的數碼化技術和基礎設施,也與平台經濟成長的背景條件和制度安排有關。比如B2B電商平台,中國的阿里巴巴經過10幾年努力,做得風生水起,成為全球最大的電商平台;而與之同時創立的許多美國B2B平台,則在2001年美國互聯網泡沫爆破後紛紛倒閉。當中的原因,在於美國的商業發達,服務人工成本高,根本就不需要一種新的商業模式來替代傳統的商業模式。

新形態金融服務 肯尼亞改寫命運

網上第三方支付的情況也是如此。比如,肯尼亞的M-Pesa平台是一個非常經典的成功案例,通過這個平台,肯尼亞由一個世界上最窮的國家,10年間經濟發生巨大變化。可以說,M-Pesa方案的實施,改變了當地銀行等金融機構與人民之間的溝通方式和信用關係,並讓全體人民可分享到現代金融服務。2015年3月,M-Pesa註冊用戶達2,570萬,佔肯尼亞15歲以上人口99%,年均交易額佔肯尼亞2014年GDP的45%,成為了全面促進肯尼亞經濟發展的動力。M-Pesa的成功,讓肯尼亞的非銀族的金融服務出現3級跳(由非銀族的無金融服務,跳過傳統銀行和信用卡階段,直接跳到金融科技下新形態的金融服務),由此建立起便利、交易成本低、高效、普惠、新形態的金融服務。

肯尼亞居民通過新形態的金融服務,改變了其生活方式,增加了其創造財富的機會,同時促進了國家經濟的發展;同樣,中國的支付寶、微信支付等第三方支付平台,也具有這種典型案例的意義。但是,對於歐美發達國家來說,第三方支付平台發展則十分緩慢,而這些現象都與平台經濟得以發展的背景條件及制度安排有關。

可見,隨着現代網絡數碼技術加速發展,平台經濟的發展與繁榮是一種必然趨勢,這是任何人都無法改變的歷史潮流。平台經濟發展的主要驅動力是eScience範式革命,是建立在現代網絡數碼技術加速發展和大數據時代到來的基礎上,所以eScience範式革命,以及由此引發數碼網絡技術一系列的重大發展與創新,意味着大數據及平台經濟時代到來,人類社會正在發生一場翻天覆地的革命,我們只能迎頭趕上。這同樣是中國治理整頓網絡平台經濟及如何反壟斷最為重要的問題。

如果沒有芯片技術迅速發展,也不會有智能手機的出現和普及。智能手機是平台經濟出現最為重要的技術條件。(資料圖片)

撰文 : 易憲容 青島大學經濟學院教授

欄名 : 評論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