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待拜登會訪華 香港可成落腳點

評論版 2021/03/17

分享:

北京兩會上周圓滿結束、「十四五規劃」的開局討論才剛完成,中共中央外事工作委員會辦公室主任楊潔篪和中國國務委員兼外長王毅,將於美國時間星期四在美國阿拉斯加,與新任美國國務卿布林肯會晤,而布林肯本人早前曾經就新政府的對港政策發表意見,表示想要「與香港人站在一起」。

外長訪美 為中美元首會面鋪路?

有評論指,是次會面若果成事,將會為中美兩國元首的下一次歷史性會面鋪路,會面日期相信更是愈早愈好,有可能在今年4月。說到安排不同國家元首到訪,其實向來都是香港政府文武百官的拿手好戲。

香港回歸一周年之際,時任美國總統克林頓訪華,行程便以香港為尾站,是歷史上首位美國總統在位期間訪港。該次訪問成為了後冷戰時代,中美關係最美好時刻的起點,是繼1997年國家主席江澤民、英國王儲查理斯王子到港出席交接儀式以來,香港政府對國際關係的又一重大貢獻,至今仍為香港老一輩技術官僚所津津樂道。而正當今日的世界進入新冠肺炎疫情中後期,經濟百廢待興之時,大家其實也是想「穩中求進」、「以不變應萬變」,若下月中美元首真要會晤,選擇在富有國際接待經驗、且疫情已大致受控的香港進行,亦可說是合理想法。

港府促中美關係熱誠 20年未變

1998年8月克林頓的訪港,時機正正在於1997年時任金管局總裁任志剛率領香港外滙基金入市擊敗美國金融大鱷索羅斯之後、「萊溫斯基白宮性醜聞」大爆炸,克林頓失德於天下,面臨彈劾之時。面對國內形勢的風雨招搖,當年的克林頓亦因訪華訪港,獲中方再次認定為美國最高領導人,間接保全了他的政治生命。

及後的歷屆香港政府,亦曾於新任美國總統當選和成功連任後撰文祝賀,並多次公開邀請新任美國總統再度到訪香港,可見香港政府對促進中美關係發展的熱誠,過去20多年其實未曾變改。

至於美國方面,自冷戰結束以來,基本上已經形成一個固定格局,就是每當美國總統新官上任未坐穩,或是在任期間於國內處於弱勢時,均會找機會與中方領導人握手會面,而中國亦總會給予十足的面子。當年特朗普在美國國內嚴重的「社會撕裂」下低票當選,2017年上任後馬上着手處理的第一件國際大事就是訪華。當年訪華後,時任美國總統國家安全事務助理麥克馬斯特接受訪問時,也強調中美領導人「擁有很好的個人關係」。訪問過後,特朗普在國內的領導地位亦隨之穩定下來,開始「叫得郁人做嘢」。

香港地理上位處於東南亞的「風口位」,近日東南亞地區又再戰雲密布:西方列強海軍近期再次在南中國海開始「自由航行」,英國的伊利沙伯女王級新航母,亦已宣布將會以東亞為主要活動地區之一;緬甸近期流血衝突升級,叫人擔心美國近期的「海軍陸戰隊改革」,會不會是繼越戰失利從東南亞撤兵以後,又一次捲土重來,令區內形勢更趨複雜。如果今次美國總統能再度訪華,則可令普天下百姓聯想起當年克林頓到訪後亞太區的太平盛世,進而令是次訪問成為未來數年中美關係回穩的「定海神針」。

相比特朗普 拜登訪華更迫切

至於拜登本人,處事風格其實也是「好好先生」,外交政策上向來主張溫和。他在1970年代仍是參議員時已多次造訪蘇聯,並曾在接受蘇方媒體訪問時,公開感謝蘇方外交人員的熱情款待,和「遺憾逗留這麼短時間便要歸國」。今日美國社會「撕裂」的程度,毫無疑問是比起2017年時有過之而無不及,拜登其實也是弱勢領導,可說是比特朗普更有迫切性訪華。

而當今世上,香港和阿拉斯加一樣,也是疫情控制得比較良好的地區,適合進行需要複雜人事準備的高層次外交互動。假設「投資銀行健身室感染群組」能在日內被特區政府有效控制,則下月「開關」不是夢。

若拜登能成為香港「開關」後的第一位重量級「訪港旅客」,可為香港由近年困局中恢復穩定「再出發」,打下一支高效強心針,為中美關係扎實地開展波瀾壯闊的新一頁。

今日美國社會「撕裂」的程度,毫無疑問是比起2017年時有過之而無不及,拜登其實也是弱勢領導,可說是比特朗普更有迫切性訪華。(法新社資料圖片)

撰文 : 劉國匡 時事評論員

欄名 : 評論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