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舉制度改革的緣由

評論版 2021/03/19

分享:

3月11日人大作出決議,要完善香港的選舉制度。決議已把大框架講了出來,一些細節尚在諮詢意見。我是評論人,不參與政治,沒有選舉制度最終會如何拍板的消息,但這無礙我們依常理作一些推斷。

這次改革,無疑是對香港選舉制度的一種收緊,亦即經過20多年的實踐後,一些漏洞顯現了出來,必須補塞。我相信這次的補塞會相當徹底,若發現有不確定的因素,也會傾向從緊而不是從寬,最終目的是要使到港獨或反中亂港分子完全失去滲透管治班子的空間。

美國等反應愈大 改革更徹底

這個決定來之不易。香港回歸以來,中央政府一直不想干預特區政府的運作,對香港提出的種種要求,幾乎都是黃大仙有求必應。這一早已引起內地不同省市的不滿,為何香港有些人如此作亂,仍可有此優待?國務院港澳辦夏寶龍主任亦指出,中央對香港從來都是顯出善意,但眾所周知,善意可被視為漏洞,過去幾年的政局已證明此事。中央作此決定,顯然已充分考慮美國及某些西方國家的反應,我們可斷言,美國等國家反應愈大,只會使今次的改革進行得更徹底,美國對有關香港的政策已完全無能為力,香港黑暴分子中較聰明的一群,或許也已領悟了此點。

美國失去影響力的原因很簡單,中國相信美國的終極意圖是遏制中國的崛起,美國自己鎮壓攻入國會山莊的暴民不遺餘力,但卻把在港殺人放火、大肆破壞社會安寧的暴力分子稱為民主鬥士,並提供各種支持,當然不是因為美國政府被蒙蔽,不知香港發生何事,而是美國的政客有意為之。無論中國對港政策若何,美國政府都會找到一些藉口攻擊中國,既然如此,中央政府又怎可能理會美國對港事務的任何施壓?若是有回應,多半還是推出一些反制美國的措施。在此態勢下,香港的一些反對派或破壞派,愈是希望爭取外力的支持,便愈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既然這次的改革是要一勞永逸的從嚴從緊,我們便可以此作為依據去猜測選舉制度具體細節的變動方向。這裏先重提一下一個我過去多次論述的經濟學定理--Gibbard-Satterthwaite定理。

根據這個用高深數學證明了的定理,任何投票選舉機制,無論如何設計,都一定有漏洞可被有心人策略性地操控選舉結果,所以說民主選舉結果必能反映真實民意是欺人之談。但這定理需要2個條件:一是被投票的選項要有3個或以上,二是投票人當中沒有可以一錘定音的「獨裁者」。3個或以上的選項並非重要條件,若是本來只得2個選項,意圖改變結果的人可提出一個新的選項去�𠝹票,一樣可成操控的策略。

由此觀之,若中央政府希望能夠封殺所有利用操控選舉以便港獨或敵對分子滲透入管治班子的意圖,便必須留有一手,在必要時可把這些人清理出外。觀乎現在的選舉框架,不但留了一手,還留了多手。

3層機制 防截亂港分子滲透

第一個防截機制是選委會的組成。選委會新增共有300人的第五界別,成員由全國性組織香港代表所組成,中央若認為有需要,的確可對他們起到一錘定音、統一投票的效果,再加上區議會的117個席位被勾銷,選委會內中央對多數票有足夠影響力的格局不易改變。

第二個防截機制在立法會內。現時立法會由70席增至90席,其中除了直選及功能組別外,還新增了選委會選出的議席。假設中央對選委會有足夠影響力,那麼立法會中選委會選出的議員便相對可靠。我猜測這個板塊的議席起碼有40人,甚至50人也不奇怪。若有40人,再加上直選及功能組別的一些議員,攬炒或反對派不大可能取得超過三分之一,亦即30個議席,對23條等重大項目也再無實力阻撓。

但選委會的主導權並非是絕對的,未來10、20年充滿變數,所以中央對特首及立法會選舉還有第三個防截非愛國愛港分子的機制,便是候選人資格的審查委員會。理論上,這個委員會若運作順暢,可排除所有禍國亂港分子,使他們難以進入治港架構中。

中美競爭續激烈 涉港政策從緊

我相信這3層的防截機制,理論上已可做到滴水不漏,實效要視乎具體執行而定。對一心要搞港獨或顛覆政府的人士而言,他們的政治前途頗為黯淡,他方去也,可能是他們合理的出路。此等局面有理性思維的人多年前一早已可預料到,只是有些人判斷力差劣,一直誤以為外國勢力可支撑到他們。實力薄弱,卻要靠衝擊港人的社會安寧去挑釁中央的領土主權,不慘敗者,幾稀矣!

此種局面何時才稍有機會放寬?未來10年以上中美競爭仍會激烈,涉及香港的政策只會從緊。到了2035年左右,以購買力計算,中國的GDP大有可能超過美國與歐盟總和,中西方實力的對比出現質變,香港被外國勢力左右的可能性劇跌,也許到時選舉制度才會寬鬆。

立法會新增選委會選出的議席,假設中央對選委會有足夠影響力,那麼選出的議員便相對可靠。(資料圖片)

撰文 : 雷鼎鳴 香港科技大學經濟系前系主任

欄名 : 評論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