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版印太戰略 印度願上美戰車嗎?

評論‧世情 2021/03/22

分享:

中美高層阿拉斯加之會在鏡頭前各不相讓,美方開場率先超時發言攻擊中國,中方毫不示弱,批評此非待客之道,質問美方這一切都是精心策劃、想居高臨下對話嗎?「你們沒有資格說從實力的地位出發同中國談話。」的確,美方會談前搞了不少動作,又是制裁、又是試圖聯合盟友,推動印太戰略圍堵中國。

中美會談前,美國國務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先與國防部長奧斯汀(Lloyd Austin)到訪盟國日本及南韓。眾所周知,日韓所在地區慣稱「亞太」。不過,美國官員張嘴閉嘴盡是「印太」,以至朝鮮半島局勢也跟印度洋扯上了關係。

忘記名字總是尷尬的。美國78歲高齡總統拜登(Joe Biden)最近在白宮活動上,似乎一時忘記了奧斯汀名字,甚至說不出「國防部」,竟稱對方為「主持那機構的那個人」(the guy who runs that outfit)。但這也總好過說錯名字。美國角力中國的大戰略,現在就面臨「叫錯名」的風險。

印太成「華府八股」 亞太絕口不提

特朗普(Donald Trump)政府提出的印太戰略,拜登看來照單全收。「印太」一詞可謂已成「華府八股」,一段時間前已在官方文件和表述中基本取代了「亞洲」。「亞太」更是絕口不提,好像嫌這個客觀的地理名詞不夠針對中國意味,政治不正確。

印太戰略到底是甚麼?「印太」這詞其實在短短10年前還名不見經傳。奧巴馬(Barack Obama)政府當年對華戰略只是「重返亞太」、「亞太再平衡」。同期的日本前首相安倍晉三提出聯合美國、澳洲、印度「亞洲民主安全之鑽」構想,也只算是個雛形,尚未正式拋出「印太」。

「印太」開始引發華府決策者想像,也許要數美國資深傳媒人卡普蘭(Robert D. Kaplan)2011年《季風:印度洋與美國權力的未來》(Monsoon:The Indian Ocean and the Future of American Power)一書。該書以遊記方式梳理歷史,主張印度洋地區會是未來世界的地緣政治中心。

印度洋 未來世界地緣政治中心

卡普蘭由印度次大陸、阿拉伯半島講到東非,認為印度洋自古以來就地位顯著。印度洋定期的季候風,讓古時伊斯蘭商人以海路建立起貿易網絡,奠下今天區內經濟與文化格局基礎。今天與過去不同的是,重點商品換成了石油。

卡普蘭認為,石油是印度洋經濟與地緣政治的驅動劑。他在書中指出,印度當年正準備成為全球第三大石油入口國,僅次中美,其中印度超過90%石油都經印度洋運輸;中國比率也不遑多讓,比率超過85%。印度洋因此注定成為中印大國博弈場所,兩國都嘗試在印度洋鞏固本國能源安全,並對彼此動作感到警惕。

《季風》因此提出,即使美國的超級大國話語權,未來無可避免會「優雅地下滑」,美國亦應借助海軍世界第一的優勢,在印度洋主持大局,降低中印兩個新興大國爆發戰爭的機會,這樣美國才可繼續馳騁天下。

卡普蘭當年的新穎見解,加上安倍晉三暗力推動,「印太」概念終在特朗普政府之下,演變成美國國家戰略,其思路也有着「特色」小算盤。特朗普利字當頭並不喜歡美國傳統聯盟,認為盟國白吃、美國蝕本,而印度無論從人口規模還是經濟增長看,都是有望未來與中國對等一拼的角色;印度亦非美國盟國,能讓美國以低成本圍堵中國,比日韓更值得拉攏。

印度洋太平洋夾擊華 圍堵嚴密?

不管拜登及其團隊內心怎麼想,特朗普時期的很多東西,他們政治上並無法隨意改變,對華強硬就是這樣,當中也包括印太戰略。「印太」比「亞太」聲勢更為浩大,可顯得從印度洋、太平洋兩個方向夾擊中國,包圍更嚴密,「亞太」當然不能再提,必須改說「印太」。

可是靈魂拷問來了:美國這麼強調這個「印」字,印度願意上美國戰車嗎?

印度的確與中國有不少牙齒印,搶盡新聞標題的邊境衝突還不是重點。縱中印邊境問題糾纏不清,1962年之戰更是印度難以忘懷之痛,但喜馬拉雅是中印天然國界,任何一方皆難以按自己願望改變現狀。中印邊境爭議難以改變大國力量平衡,美國利用空間極為有限。

中印在印度洋的逐鹿則不同,影響着世界格局發展,美國介入空間亦廣闊得多。正如卡普蘭點出,中印兩國能源安全與貿易生命綫都在印度洋,兩國必然設法捍衞和鞏固。中國在巴基斯坦、斯里蘭卡、東非吉布提等地布局「海上絲路」,正是一帶一路全球大戰略的一半,其目標雖然並非遏制印度,可是客觀地理上確是繞着印度走,並與印度傳統勢力範圍重疊,印度起疑也是無可厚非。

與此同時,印度是個驕傲的民族,一心要清雪殖民恥辱,眼見新中國明明與印度獨立同期建國,今天綜合國力卻比印度強得多,還到印度洋四處落腳,自然不容易接受。而明顯不過,美國海軍是印度洋以至全球海域的支配力量。印度因此也受到印太戰略一定吸引,除借美軍在印度洋平衡中國,還藉靠攏美國、日本與澳洲,東進太平洋對中國「還以顏色」。印度去年在中印邊境流血衝突後,就把海軍開到南海,擺明向中國示威。

印在中美間 覓不平衡三角關係

然而,這並不代表印度會全情投入美國印太戰略,與中國拼到底。印度渴望成為一流國家,獨立於中美以外,惟鑑於現實差距,與中國為敵則意味必須投靠美國,自證失敗。美國約翰霍普金斯大學高級國際研究學院(SAIS)教授布蘭茲(Hal Brands)指出,印度在中美之間,尋求的是不平衡三角關係,偏向美國多一點;強迫印度公開選邊站,只會把它推開而非拉來。他斷言,美日印澳四國機制,無法成為特朗普政府曾暗示劍指中國的亞洲北約。

美國親近印度也存在自身方面的難度。印度是俄羅斯軍火忠實大客,並正採購S-400防空反導系統,惟美國卻威脅把對俄制裁長臂伸至買方,激起印度強烈反感,拜登政府至今就這問題並無軟化迹象。另一方面,近14億人口印度雖為全球最大民主國家,人權狀況卻不理想。印度總理莫迪(Narendra Modi)政府實施強硬宗教與少數民族政策,更直接撤銷克什米爾自治地位。拜登以民主人權為旗對抗中國,過分拉攏印度卻會自損號召力。

印太亞太混為一談 外交恐犯錯

特朗普執政4年後,美國固有同盟體系已受嚴重動搖,印太戰略更加難以成功。美國如今也缺席亞太自由貿易體系,對華包圍圈已出現重大漏洞。美軍航母威懾能力受到中國在台海、南海挑戰,方向也在亞太而非印度洋。美國在印度洋的資產更遠不如亞太豐富,沒有日韓澳紐菲這些盟友,沒有西太平洋多個自由聯合協定島國,還怎樣圍堵中國?

其實,「印太」把印度洋、亞太兩個截然不同地區混為一談,美國恐會因此犯錯。亞太已享受了數十年長期和平,南亞卻始終戰亂衝突不斷。美國刻意強調「印太」,甚至以此抹去「亞太」,只會徒增外交政策失準、力量過度擴張風險。布林肯今次訪完日韓,不隨奧斯汀訪印度,而選擇到阿拉斯加參加美中會談,確是可圈可點。

美國總統拜登(左)冀藉印太戰略、美日印澳四國機制,以劍指中國;但將印太與亞太混為一談,美國恐會因此犯錯。(法新社資料圖片)

撰文 : 連兆鋒

欄名 : 中外廣角鏡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