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後插畫師 以盞鬼卡通推廣香港情懷

副刊版 2021/03/24

分享:

90後插畫師加旋愛煞本土情懷,舊事舊物最合她河車,因此點心麵、朱古力奶、甘大枝、大發魷魚絲、動物餅、九因歌單行簿和舊紅色信箱都出現在她作品中。

看她筆下的「圓Dum Dur」卡通人物,寫上「人生好攰,減肥更攰」、「香港人好鍾意返工、無嘢阻到香港人返工」的「人生諺語」,不期然嘴角往上彎。引你笑一笑,稍稍緩解壓力,是她最開心的事情。

小時候見慣見熟的小物和零食,長大後已經不容易找到。隨着時代巨輪,加旋認為愈來愈少人記得這些舊事物,很多舊時代的東西將逐漸被淘汰,7年前她成立了本土手作品牌「手作船」(Handmadeship),製作了一系列的懷舊手作,並結合港式潮語,希望透過自己的產品,讓香港人懷緬香港情懷。

去年她為品牌加入了一個主要角色,名為「圓Dum Dur」,希望以一個本土、貼地的胖胖女生配合這個本土懷舊品牌。事實上,「圓Dum Dur」由品牌首創至今,已不時隱身在不同產品,只不過並非「獨當一面」,也沒有名字。如今有名有姓,令人更易記起,增加辨識感。

不走可愛路綫

不說不知,「圓Dum Dur」是加旋把自己的個人想法傾注及投入其中,如一些搞笑事,把意念更立體化。「她胖胖的,圓圓滾滾,造型可愛,香港人常思想負面,渾身疲態,我覺得不要緊的,返工的確是、減肥也叫人疲累,但只要互相傾下呻下便可以,將有趣的語句加入『圓Dum Dur』產品中,希望可做到像是朋友的角色,有人明白你的境況。」

創造「圓Dum Dur」的過程中,加旋經歷無數次修改。「一開始已不打算走可愛路綫,初時她的樣子沒那麼得意的,但事實告訴我,太肉酸和不討好也是不行的,於是作出多次修改,盡管現在的『圓Dum Dur』也不是很可愛,有點苦瓜乾的模樣。」她笑着說。

加旋愛上手作,源自媽媽薰陶,她愛做些DIY手作仔,會與女兒齊齊玩,使加旋對手作鍾愛至今。加旋大學畢業後,曾做過兩年文職工作。但朝九晚五的辦公室生涯,既規律又沉悶;生意高峰期的日子,需OT至十一、十二點,彷彿沒了私人生活時間,更莫言騰出時間做手作。日子只是上班下班,生活失去了熱情。她一直籌算:有沒有性質是自己喜歡、就算辛苦也不會覺得心情頹然的工作?於是她毅然裸辭全職躋身手作人行列,更為此建立品牌。

盼創造香港特色卡通人物

圓夢之路往往是顛簸不平,她直言過程十分艱辛。「初時品牌無人認識,或者有人覺得,我做的東西,他們也能輕易做出來,甚至上網買也比我的便宜,為何要光顧我呢?」由此激發她為品牌重新定位,她從思憶搜索,心底裏一直喜歡本土情懷,大家羨慕日本、韓國的插畫公仔漂亮,外遊時毫不吝嗇大手筆掃貨,偏偏香港就較缺乏類似的特色公仔人物。

另外,她想香港人一見到這公仔人物會回心微笑,於是在產品上她寫上香港人有共鳴的語句,如「人生好,減肥更」、「香港人好鍾意返工、無嘢阻到香港人返工」等小幽默說話,以博君一粲。「夠本土之餘,希望能令人放鬆一些。」這些幽默抵死的語句除了是加旋的心聲,也反映了大家的心情,有時會「倒米」向顧客說:「你不用買我的產品,經過見到引你一笑就足夠。」說罷自己的做生意手法,加旋也不禁笑彎了腰。

確立方針後,經營也非一帆風順。設計產品難處之一是與工廠洽商生產,一來擔心原圖有否受保障被抄襲,二來成品的質素是否合意,有時100個產品定單,來貨時100個出錯了的事情也試過,驗貨時必須金睛火眼。「全部要細心check,顏色不對、袋釦做錯、做錯了待我檢查時追討才出聲也會。」設計、運輸、會計、製作、生產、包裝、零售也是她一人,訓練到周身刀,樣樣都涉獵一些,也是得着。

捱過月入二千元低潮日子

一個女子,把一盤生意獨力扛上身,加旋面對的困難一:品牌沒有知名度;困難二:沒有收入。「沒有人識就沒有人買,惟有努力在社交平台上載自己的產品、做寄賣,星期六、日就努力擺市集,以作宣傳,令粉絲愈儲愈多。」初時她主力做手作的產品,如卡片套,但得一雙手逐個去畫,人手嚴重不足。於是她學習電腦繪圖,開始擴大至印刷商品,進而推出背囊和毛氈,畫好圖樣便交給廠房生產,工作量稍為減輕。

創業之初,每個月僅得二、三千元收入,對一個打工仔來說,是懸崖式大幅度減薪,加旋只靠積蓄及做兼職度日,一心只想「養住」品牌。「頭一、兩年最困難,我說服店舖讓產品放在店內寄賣,游說公司讓我畫插畫、做設計,讓更多人認識。我給自己一個3年期限,若情況依然如此,我就會放棄,向現實低頭。」捱了兩年左右,儲了一班粉絲,每逢出新產品都會支持,其後也獲不同公司及品牌聯乘合作,維持到基本收入下,營運至今。她最感激父母支持讓她追夢,方能繼續堅持下去。

年輕女子愛舊情懷

90後的加旋,對舊區舊東西特別有興趣,十八區中她最喜歡逛深水埗,對舊區文化不斷上網、翻書發掘。「很多渠道可認識香港,不希望本土文化逐漸褪色消失。」因此她刻意在產品中加入本土往昔的信箱、火柴盒、茶餐廳餐牌、霓虹燈,有些仍存在,部分已消失,她採用以上物品在設計中,希望以另一方式把舊物呈現出來,讓上一輩有共鳴、下一代增知識,新舊共融甚至大家能互相討論,是她壓根兒的心願。

自僱人士長年累月全天候工作,她坦言是十分疲累的事情,原本11月至農曆年是零售業的高峰期,疫情下大受影響,望天打卦也是零售的難處。「疫情下少了遊客,市民也減少外出,網店及門市生意也大減,少網上生意,惟有多靠市集,疫情下連市集、展覽也統統取消,好影響收入。」她在去年11月與其他手作牌子租用銅鑼灣商場作門市,不斷想法子增加生意額。

7年間面對大大小小困難,加旋有想過放棄,尤其是疲累不堪時,感到付出與回報不成正比。「想過不如找回一份正職,養回自己不讓父母擔心,但細想本土商品少人做,粉絲又鼓勵我,才有動力繼續走下去。」她曾以「圓Dum Dur」一張插畫寫上「堅持頂着」的字句,筆者以此鼓勵她並共勉。

作者:周美好

責任編輯:梁靜詩

今年加旋憑着「圓Dum Dur」成功入選由創意創業會(IEA)主辦、創意香港贊助之「第三屆香港設計.授權支援計劃」,並將於 4 月 27 日至 30 日在「香港國際授權展」的香港館和大家見面。(湯炳強攝)

新產品布簾,掛在家中成為吸睛亮點。(湯炳強攝)

加旋對本土情懷情有獨鍾,是有感於香港人對日、韓卡通人物都瘋狂追捧,惟香港可能少有相關角色,於是創立了自家本土手作品牌。(被訪者提供)

把本土情懷印在背囊上,有創意又特別。(被訪者提供)

手作產品包括毛巾、Tote Bag、八達通卡套、 鎖匙釦、毛巾甚至新年不少得的揮春、利市封等,十分多元化。「以實用性為大前提,日常生活都可用得着。」(被訪者提供)

色彩繽紛的懷舊背心袋是最受歡迎產品第一位。(湯炳強攝)

近年始接觸授權工作,曾與本地茶飲店「花斑茶社」聯乘合作,以角色「圓Dum Dur」布置店面及特飲杯,甚受顧客歡迎。(被訪者提供)

創業手作店雖不是順風順水,但加旋有着「堅持頂着」的毅力。(被訪者提供)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