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澳新形勢下 澳洲酒何去何從?

副刊版 2021/03/24

分享:

當大家關注到台灣鳳梨、澳洲龍蝦,這些因為中國限制進口,而間接令周邊地區受惠的食品時,其實澳洲葡萄酒也在中澳關係惡化下受到重大的影響。

中國一直是澳洲葡萄酒最大的出口國,但去年底當北京宣布啟動反傾銷調查,對澳洲葡萄酒徵收高額關稅,本來打算大量入貨預備新年推出都被打住。

在澳洲長大,一直是澳洲葡萄酒管理局長期聘用的講師Corinne Mui表示,澳洲酒莊都在努力尋求其他方法解決。如果香港人對澳洲酒也有感情,不妨坐言起行多買幾枝支持一下。

過去十多年見證着澳洲酒在中國發展的Corinne,提到澳洲政府一直很支持澳洲酒在中國推廣,撥了很多金錢及資源。她在國內參加的活動,衣香鬢影如奧斯卡頒獎禮般,可見其誇張程度。「因為中國是澳洲葡萄酒最大的出口國,比美國及英國還要多,因此澳洲政府相當重視這市場。」

那為何澳洲酒在中國那麼成功呢?「因為label容易讀,像奔富(Penfolds)就賣得好好,而且澳洲酒容易入口,加上澳洲政府支持,令大家對澳洲產品都有信心。」

面對這進口限制難關,有些酒莊開始在美國、法國釀酒,然後銷往中國。此外,原則上氣泡酒是不打稅,那便可以在中國傾銷;而打稅也只是兩公升以下,於是有些酒莊的3公升、12公升便賣得很好。「但有些酒莊沒有做大瓶,因為成本高,又不知銷售情況如何。」Corinne說其實也可以bulk wine(桶裝葡萄酒)的形式進口,但澳洲名莊通常都不願意,因為不知最後會變成甚麼。

「其實中國市場,澳洲酒莊是很難完全放棄,特別是一些小酒莊,沒有其他海外市場,而來自中國的移民,一直有幫手搭路輸往中國,所以影響很大。」Corinne表示,現在酒莊都在觀望,靜待最新消息,看看是否有轉機。

澳洲不乏平靚正葡萄酒

澳洲產區已去得七七八八的Corinne,經常在酒莊打滾,對澳洲酒可說是瞭如指掌。當在香港仍然可以飲到各式各樣的澳洲酒時,大家不妨參考Corinne的推介,支持一下。

•Henschke, Julius, Riesling, Eden Valley, 2017($298,Vinoble)

Corinne第一款推介是Henschke,原因是去年她去了這有歷史、有故事的酒莊學習釀酒3個月,這個一直是她追求的夢想。而且在澳洲,很多時候能買到舊年份的葡萄酒,幾十元澳元一枝酒還可以退稅,實在值得捧回港。像Henschke的90、96及97年Riesling,Corinne都覺得超好飲。

•Mount Pleasant, Lovedale, Semillon, Hunter Valley, 2013($388,Watson's Wine)

Lovedale Semillon是Hunter Valley的iconic wine,這單一葡萄園由澳洲的傳奇人物--Maurice O'Shea於上世紀40年代種植。昔日當大部分澳洲葡萄園都只生產加烈酒(Fortified Wine),但Maurice已具前瞻性生產紅酒。如果有機會試到舊年份,就會明白Semillon這白葡萄陳年的潛質。

•Oliver's Taranga, Shiraz, McLaren Vale, 2017($248,Watson's Wine)

可能大家對這品牌很陌生,但原來它正是提供葡萄給Penfolds酒莊釀製其招牌作Penfolds Grange的酒莊之一。這最早在McLaren Vale紮根的酒莊,既然有靚葡萄,沒理由只為他人作嫁衣,因此到了這一代由Corrina Wright及Brioni Oliver出產自己的品牌。其最高級的限量M53雖然也要接近200澳元,但相比Penfolds Grange仍然算便宜。其他的葡萄如Fiano及Mencia這些意大利及西班牙葡萄也做得出色。

•House of Arras E.J. Carr, Late Disgorged, Tasmania, 2005($1,188,Watson's Wine)

Corinne認為這是全澳洲最好飲的氣泡酒,飲落好像香檳般,而Late Disgorged更勁好飲,Corinne形容好飲到喊,就算沒有年份的也不俗。

•Curly Flat, Pinot Noir, Victoria, 2017($398,Watson's Wine)

這是距離墨爾本大概兩小時車程的一個小酒莊,海拔高,Corinne那次去酒莊試酒不是冬天,但莊主誇張到要拿被出來讓Corinne取暖,葡萄酒取出來還要用火爐烤一烤才可以試飲,可見日夜溫差很大。釀酒師Matt Harrop在評酒界很出名,有出色的味覺,酒莊的Pinot Noir出品,優雅而酸度活躍。

•First Drop, Mother's Milk, Shiraz, Barossa, 2019($210,city'super)

酒莊的Mother’s Milk Shiraz最好賣,除了果味充足,簡單抵飲外,想必是其酒標以漫畫形式展現,非常吸睛。

•Pierro, Chardonnay, Margaret River, 2019($498,Ponti)

這個家族經營的小酒莊,崇尚整串葡萄發酵法,而得出來的葡萄酒,在Corinne口中是好平衡、好融和、好優雅,有層次、深度,酸度又平衡,有法國Burgundy的影子,總之就是精采。

---------------------------------

Watson's Wine:

3165 1590(太古城店)

2895 6975(柏寧酒店)

city'super:2736 3866

Ponti Wine Cellars:2810 1000

Vinoble:3590 5346

作者:何小雲

責任編輯:招美寶

在澳洲長大,一直是澳洲葡萄酒管理局長期聘用的講師Corinne Mui。(酒商提供)

Henschke, Julius, Riesling, Eden Valley, 2017($298,Vinoble)(酒商提供)

Mount Pleasant, Lovedale, Semillon, Hunter Valley, 2013($388,Watson's Wine)(酒商提供)

Oliver's Taranga, Shiraz, McLaren Vale, 2017($248,Watson's Wine)(酒商提供)

House of Arras E.J. Carr, Late Disgorged, Tasmania, 2005($1,188,Watson's Wine)(酒商提供)

Curly Flat, Pinot Noir, Victoria, 2017($398,Watson's Wine)(酒商提供)

First Drop, Mother's Milk, Shiraz, Barossa, 2019($210,city'super)(酒商提供)

Pierro, Chardonnay, Margaret River, 2019($498,Ponti)(酒商提供)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