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糞治新冠 印度「吹牛」背後政治

評論版 2021/03/24

分享:

據印度媒體報道,在印度全國牛類委員會(RKA)主席卡迪利亞(Vallabhbhai Kathiria)突然離職後,該委員會推遲原定於上月底舉行的全國「牛知識考試」,但沒有給出具體原因,也沒有透露新的考試日期,一場原先「係威係勢」,看看考生「牛不牛」的考試,就這樣沒人再提。

報道說,考試已吸引約50萬考生報名,但這項由卡迪利亞大力推動的考試自推出後,一直被外界批評為「偽科學」。在卡迪利亞領導下,這個全國牛類委員會為「牛知識考試」發布了一份54頁參考資料,試圖證明印度牛的確「很牛」:印度牛背具有吸收太陽能的特殊能力;地震與屠牛之間存在關聯,因為牛在被屠宰時會發出「愛因斯坦痛波」(Einsteinian Pain Waves);印度牛糞能為人們帶來「福利」,例如能夠保護人們免受毒氣和輻射影響;煮沸後的牛尿能用於治療多種疾病……

印度牛知識考試 被批偽科學

「牛知識考試」目的在於推廣有關牛的科學,提升民眾對牛的重視,考生自願報名。1小時的考試內容囊括100多道選擇題,原計劃上月在網上進行,之後每年舉辦一次。不過,卡迪利亞賣力地「吹牛」,還是無法說服所有人,據報道印度不少學者認為這些說法毫無根據,指摘政府向不知情學生宣傳關於牛的「宗教偽科學」,似神話多過科學。

全國牛類委員會是印度政府下屬機構,2019年成立,職責是為印度牛類的保護和發展出謀獻策。去年10月,卡迪利亞在記者會上展示一種用牛糞製成的「芯片」,聲稱可以減少手機輻射,還能預防疾病。不過他的言論令當地科學家也有意見,建議他先去做嚴格科學測試;今年1月,他再次宣稱「倘若我們要實現5萬億美元經濟目標,印度奶牛能發揮重要作用,除了牛奶,牠們的尿和糞也很珍貴,如果能夠利用好,不僅牛能得救,印度經濟也會走上正軌。」

圍繞着被視作聖物的牛,印度不斷玩出新名堂,日益湧現諸多「吹牛」言論,包括一些高官出來說牛尿牛糞可治新冠肺炎。其實,過往也有受印度教右翼組織資助的研究人員宣稱,牛尿可以治療癌症等疾病,還推出牛糞為原料的洗髮劑等,但昔日與今天最大的分別,在於已經從民間活動上升為政府行為。

大家都聽過,在印度,牛是神聖的,特別是印度原產的瘤牛(zebu),牛的排洩物由此亦成為聖物,包括「五產」(即牛奶、酥油、牛油、牛糞和牛尿),是吉祥、有益的,還能「淨化」污染,例如用牛糞點燃的火可以烹飪出最好的食物。如今印度政府和其背後的印度教勢力,並沒有滿足於將牛糞僅僅用於燃料和宗教用途。他們千方百計開發牛產品,並不只是為了固守歷史流傳下來的價值觀,而是為了有利執政。

在外來牛種的衝擊下,印度本土牛數目不斷下降,於是本土原產牛愈來愈受保護,對牛的傷害等同於對印度教價值觀的侵犯。正是這種宗教壓力,「禁止屠宰牛」被寫進了《憲法》指導原則中。上世紀80年代後,泛印度教社群大力要求保護牛的「護牛」運動,也成為印度教右翼勢力表達政見、進行社會動員的有力手段。在莫迪和印度人民黨政府當政後,「護牛」更成為國策,2017年頒布《防止虐待動物(牲畜市場規制)法》禁止牛的屠宰和販賣,本來這個也有其道理。

在過去,一旦耕牛喪失生產能力,農民就會將牛賣給低種姓或穆斯林的屠夫。但如今印度大部分邦都嚴格限制牛的屠宰、運輸及貿易,不僅剝奪了以牛皮製造和屠宰謀生的低種姓和穆斯林民眾的生計,亦令到普通農民損失販賣牛的收入。

一頭牛每年平均飼養成本,相當於印度貧困綫標準一年收入,要繼續養沒有生產力的牛,對大部分農民都是沉重負擔,因此將年邁的牛「放生」成了唯一選擇。2018年,印度流浪牛已經超過520萬頭,盡管政府和慈善團體在全國為牛設立庇護所,但僧多粥少,當局還因此需要推出管理流浪牛措施,做多些功夫。

流浪「牛口」膨脹,不單要花人手金錢處理,還和人爭地,副產物如牛糞又不可不理。如今,印度農村大量使用牛糞作為直接燃料和堆肥原料,並不是因為牛糞周圍有,燒牛糞夠「神聖」,或者牛糞生火煮出來的食物更好味,而是印度人口多,燃料和肥料短缺。燒牛糞的做法在環境和醫學上已經被證明有害,煙霧加劇大氣污染,而未經處理的牛糞堆積,成為病菌滋生源頭。

莫迪政府藉「護牛」 鞏固權力根基

「護牛」運動造成農業、環境問題,財政上又有負擔,莫迪政府仍表示不會在「護牛」上讓步,就引發非議。印度人民黨吸引選民的旗號之一,是謀國家發展,將大量金錢與人力耗費在無生產價值的「護牛」中,顯然有悖於發展原則,於是人民黨有必要將「護牛」搞得更「牛」,彰顯「護牛」的合理性。莫迪政府和印度教右翼於是將「護牛」變成有經濟價值和實用價值的行為,來說服民眾,於是有了開發各類牛產品的建議,推行「科學利用牛」計劃,由10多個國家部委合作,研究開發以牛的副產品(包括尿和糞)為原料的個人護理產品,以及癌症和糖尿病治療方案。

公平一點說,印度政府亦提出全面開發牛副產品,對牛糞牛尿的利用只是其中一個環節。在培育本土牛種、提升牛奶生產等,印度政府同樣給予扶持。不過根據印度畜牧和乳業部估算,作為全球最大牛糞生產國,印度牛糞年均產量達到12億噸,其中4億噸用作燃料,2億多噸用作糞肥,其餘被浪費了,所以要加強對牛糞的利用。除了「牛糞芯片」、藥品和護理用品,其實印度政府同樣也在促進牛糞有機肥料和沼氣原料生產,通過建立牛糞處理產業,為農村增加就業。

加強對牛糞的再利用,固然具正面價值,但其根本動機並不是為促進農村發展和經濟增長,而是進一步鞏固宗教合法性。各種牛糞牛尿產品有益的「證據」終究不是來自科學,而是宗教,是莫迪領導的執政黨搞的意識形態宣揚。莫迪上台後,印度教民族主義分子以「護牛」為名,不斷利用牛,目的是為增強印度教的影響力,鞏固執政者權力根基。

今年生肖乃牛,牛在生肖為甚麼會排第二?一說神話中,玉皇大帝舉辦渡河比賽,牛載着老鼠渡河,快到終點時老鼠一躍成為第一,敦厚而人人喜愛的牛就成為第二了。雖不可考,但和我見過,心目中的牛形象脗合呢,印度人把牛「吹」得這麼厲害,看來若有「牛知識考試」,我這種一般見識的,一定「肥佬」。

撰文 : 馮兆寧 資深媒體人

欄名 : 寧看世界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