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版《上流寄生族》? 種姓惹的禍

評論版 2021/03/25

分享:

有捧本欄場的朋友知道我喜歡電影,近日在Netflix上架的印度電影《白老虎》《The White Tiger》,網上影評都稱其為印度版《上流寄生族》,劇情同樣講社會底層百姓的翻身,並探討印度種姓制度,揭示印度城市與農村天差地別生活方式,以及「黑暗的印度」與「光明的印度」之間不可逾越的鴻溝。

《白老虎》男主角巴爾朗,學會開車之後到大城市當有錢人司機,從原本真心服膺種姓制度,到見識種姓制度及社會中種種黑暗面後,用盡方法上位。若他不用那些非常手段逐步往上爬,只能像《上流寄生族》主角一家,活在不見天日的貧窮;僱主們居住價格高昂的別墅,他只能在蟑螂肆虐的地下室待命吩咐,心靈變得扭曲。他為了向更光明處攀去,不惜將更弱勢往更黑暗踹進去,電影就是一個印度低種姓人的血淚故事,講述如何成為一個世代才有一隻的「白老虎」,難得可以改變階級的人,卻從一個天真、正直的人蛻變成另一種扭曲了的人,腐化、邪惡的人。

種姓分4類 職業世襲互不通婚

印度各種種姓原則上是世襲不變,低級種姓不得從事高級種姓職業,但有一種概念叫梵化(Sanskritization),就是用梵語來表達自己,引伸後的意思是向正統看齊,服從婆羅門精神指引。印度種姓分4類只是概括,實際上共有1萬多個種姓和亞種姓,不少種姓一個城市有,另一城市沒有,難以分類,於是給了轉換空間。通過「梵化」,少數的印度人有機會可一步一步將自己身份蛻變,就像《白老虎》主角。方法是逐漸改變職業,或者改變飲食習慣,像高種姓的人一樣吃素,甚至遷居改名換姓。

印度的種姓制度有3,000多年歷史,乃嚴格區分的社會等級制度,梵語為瓦爾納,就是顏色或品質的意思,中國漢譯稱為種姓。種姓分4類,由高到低分別是婆羅門、剎帝利、吠舍、首陀羅。婆羅門以前是祭司貴族,掌握神權、壟斷文化;剎帝利是古代國王以下各級官吏,掌握神權之外權力,婆羅門和剎帝利佔有了社會大部分財富;吠舍泛指普通勞動者、中下階層,包括農民、商人;首陀羅以前是指被征服的土著居民,和奴隸差不多;還有一類達利特人,俗稱賤民。

各個種姓職業世襲互不通婚,不同種姓男女所生的子女為之賤民,約佔總人口1/5。去過印度的朋友也許知道,一些司機不會主動和外人同枱食飯,因為天生達利特人。21世紀也已經走過20個年頭了,種姓制度仍揮之不去,就好像美國的種族歧視,長期存在。

印度脫離英國殖民獨立後,雖然從法律上廢除種姓制度,但生活中還是能看到種姓制度影子。要說低種姓「逆襲」,莫迪從吠舍(亦有說介於吠舍和首陀羅之間)這一階層成為總理,是一個例子。他出生在古吉拉特邦,父親是茶商,他從小跟父親賣茶。莫迪的種姓是吠舍,也不算低種姓,至少也排在中間。他出生的年代,種姓制度已經從法律上廢除,所以從法律層面來說,莫迪被允許從事高種姓領域工作。在本身能力和追求下,他拿到政治學學士和碩士,為從政打下基礎,28歲被任命為古吉拉邦一個區負責人。

之所以能選上總理,原因還是搞經濟有一套。莫迪在家鄉古吉拉特邦出任10多年首席部長,通過修路和電力建設,令該邦經濟發展速度常年位列全國之首,可說政績輝煌。再加上被人民尊稱為國父的聖雄甘地,身份也是吠舍,國父都可以是吠舍,那再找一個吠舍當總理有何不可?

印度各邦 語言不通矛盾積累

印度人口近14億,28個邦說着總計千多種語言,加上方言更達2萬種,使用人數超過100萬的語言就有約30種。印度懂英文的,據調查大概1億不到,換句話說,很多印度人之間無法用語言溝通,還怎麼集中力量辦大事?印度的問題在於各邦之間不僅不團結,而且矛盾積累,有些因為水資源,有些因為信仰。就像美國,印度各邦擁有廣泛權力,特別是執法和司法,有些邦天天嚷獨立。

邦治獨立程度高,每個邦又有自己文化風俗和語言,相當複雜。所以有時候即使莫迪的治國計劃很理想,但落實下去一塌糊塗,遠非在老家古吉拉特邦那個樣子,那麼容易。莫迪治國很無奈,或許比天生是吠舍更無奈。

再加上種姓制度,使社會四分五裂,人民之間缺乏團結。有些人種姓思想嚴重,想問題從本種姓利益出發,只對本種姓忠誠,缺乏民族同胞間互助,職業因種姓生來決定,代代相傳,喜歡不喜歡都被迫去做。一些人用不着努力便有好工,享受優厚待遇,就是「好食懶飛都唔憂」,還怎麼會奮鬥?

另一些人,低級種姓只能受苦逆來順受,認為命中注定,「樂安天命」,把希望寄託來世輪迴,於是又限制和束縛了創造精神和積極性。種姓制度就好像是懶惰和宿命論的溫床,所以有人說,同樣人口多,同樣是文明古國,中國比印度發展快那麼多,實力更為強大,一個公開實行,透明而不遮遮掩掩的階級制度,幫了中國一把。

撰文 : 馮兆寧 資深媒體人

欄名 : 寧看世界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