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商巨頭崛起 怎平衡各方權益

評論版 2021/03/27

分享:

近日傳媒報道,中國監管當局正考慮以《反壟斷法》向阿里巴巴處以高達9.75億美元的罰款,又打算剝離阿里巴巴電商以外的業務;在地球的另一邊,阿里巴巴的「同行」亞馬遜也不好過,歐盟成員提出「數碼稅」,希望能在2021年中達成協議,英國更醞釀課徵「綫上銷售稅」,直接對以亞馬遜為首的多家綫上零售商開刀。這些現象似乎意味着,各地政府開始制約電商巨頭的迅猛發展。

令人奇怪的是,過去很多新興產業也曾發展出龐大的規模,例如上世紀美國的汽車工業、航空業、軟件行業等,但大體上各地政府都沒有限制其發展,甚至在經濟危機時屢屢出手相助。就全球電子商務而言,過去15年來以每年約20%的速度增長,成千上萬的實體店關門,而零售業佔所有就業崗位約九分之一。然而,現今當局的着眼點並非單純是「網上購物商場」,而是兩大代表人物--阿里巴巴的馬雲和亞馬遜的貝索斯(Jeff Bezos)利用電商行業滙聚成一類新的企業集團,撼動了從物流、消費品、媒體以至金融等各行各業。問題是,這樣的集團對社會有益,還是應該加以限制?

大型科企 多進軍核心業務外領域

參考眾多大型科技企業的發展模式,它們在發展至一定規模後,都會進軍原本核心業務以外的其他領域,部分原因是為了分散風險,其他原因包括拓展新的盈利來源,增加企業增長動力。阿里巴巴和亞馬遜的特別之處,在於它們在電商本業以外大量投資於人工智能、雲端運算、金融等前沿科技。隨着消費者和商業客戶使用其平台的次數增加,各項業務彼此間又有互利作用,多種多樣的數據和收入來源,又推動公司進一步壯大,結果這兩大巨頭已經位居許多民生活動的核心。這並非說它們會征服所接觸的每一個行業,但歷史上很少公司會與之一樣,每天都在劇烈地重塑一些成熟市場。最明顯的例子是支付寶,當初其設計原意只是作為解決淘寶網擔保交易的支付工具,承繼它的螞蟻集團逐漸演變成金融中介,並入侵原本份屬傳統銀行、保險公司和投資機構的生意。

創科行業的「自由派」認為,亞馬遜和阿里巴巴的電商業務降低了准入門檻,為小型製造商和零售商提供一種更簡單、更廉價的方式分銷產品,尋找潛在買家,無論在價格和選擇上,消費者也可從中得益;另一方面,任何反壟斷措施本旨在加強競爭,鼓勵創意,而科企發展多元業務正可以刺激科技創新。如果政府刻意打壓這類集團,便是變相堵塞刺激創意的途徑。

監管機構與時並進 秉持3原則

筆者的看法比較中庸,認為是時候再平衡政府、電商和消費者3方的權利,並應秉持3項原則。第一,消費者應有修改和授予資料使用許可的權力,不能讓電商隨意把大數據運用在其他業務上,例如亞馬遜利用電商本業得來的消費者數據發展數碼廣告業務,並在自家的硬件產品上銷售廣告(包括Kindle、Fire TV、Alexa智能助理等)

第二,這類集團從電商本業累積了廉價的長期投資資本,故有強大誘因收購多樣化的業務,加上其平台生成的海量數據,令競爭對手難以匹敵。政府應容許數據在不同電商之間實現自由流通,從而激勵更多小型電商加入競爭,亦應加強挑戰在位企業,迫使它們與競爭對手有同等的待遇,2015年歐盟指控Google在搜尋結果中偏袒自家購物服務,就是典型的例子。

第三,監管機構必須與時並進,警惕新產品是否以科技、創新作為包裝,從而逃避規管,例如螞蟻集團把「花唄」、「借唄」這類誘捕性的借貸產品依附在淘寶網上推廣,表面上方便消費者,實際上卻構成金融風險。

筆者希望透過以上,達致「消費者為王,資訊與權利分散」的電商生態圈,如此才可惠及整個社會。

撰文 : 羅浩宇 「創科未來」總幹事

欄名 : 創科未來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