涉種族歧視 勿亂請美國黑人吃西瓜

評論版 2021/03/31

分享:

過去兩天談到美國黑奴,也想到可以聊聊吃西瓜的問題。早在南北戰爭前,南方的重要農作物除了棉花,還有西瓜。在美國,今天想要做到不帶種族歧視,需要相當小心謹慎,以為不說「nxxger」這個侮辱字眼就沒有問題?請黑人吃西瓜都可能讓黑人感到侮辱呢,西瓜在美國是帶有文化隱喻的。

西瓜如何染上種族主義色彩呢?話說西瓜在當年非裔黑奴的生活中頗重要,部分奴隸主們允許他們的奴隸種植、出售西瓜。另外,有時候奴隸會因為工作得到僱主認可,獲得小獎勵,就是西瓜;有時夏天西瓜豐收時奴隸主給他們放一天假,讓他們大吃一頓西瓜。南方蓄奴州白人將西瓜給黑人吃,視為自己對黑人的恩賜,黑人享受西瓜是白人仁慈的象徵。

奴隸主不滿黑人自由 借西瓜嘲笑

奴隸獲得解放後,破壞了這種關係。自由了的黑人種植、食和賣西瓜,一些白人看在眼裏,西瓜變成了奴隸們自由的象徵,像是炫耀自己當家作主了,可任意食西瓜。生活由自己主宰後,一些黑人開始以販賣西瓜為生,看到曾經的奴隸,現在和自己享有類似地位和身份,奴隸主們感到十分不以為然。他們覺得黑人好吃懶做、目光短淺,一塊小小西瓜就可讓他們心滿意足,一些人故意借西瓜嘲笑和歧視黑人。久而久之,西瓜逐漸成為帶有種族歧視色彩的文化符號。

普遍教育水平低的黑人,部分進入社會後幹不了其他工作,為了生存下去,只能繼續為本來的奴隸主們種西瓜和棉花。黑奴即使已獲得解放,仍然被視為沒文化的群體,仰賴白人。吃西瓜,演變成用來嘲笑他們和歧視他們社會地位低,對黑人來說是禁忌。當不同膚色人種提及、談論到西瓜時,多少會令一些黑人產生不快聯想,請黑人食西瓜,可能會被當成給黑奴獎勵西瓜這種語境。

南方白人因着黑人自由了,自己心理不好過,將無辜的西瓜,賦予了特定文化意義,這些種族歧視比喻在主流文化傳播開來,靠的是一些媒體,放大西瓜與黑人之間的聯繫。1869年的《Frank Leslie's Illustrated Newspaper》(《富蘭克.萊斯利插圖報》)中,刊登了相信是第一幅黑人縱情享用西瓜的諷刺漫畫,一個剛獲得自由的年輕黑人非常享受這種水果。這類漫畫中,黑人一般被描繪為四肢發達、頭腦簡單,容易滿足且懶惰。

到了19世紀末20世紀初,黑人喜歡吃西瓜的形象,在影視作品與文化作品中流傳更廣。例如1900年,一張明信片上印有黑人男孩在吃西瓜,下面有一首帶有調侃性質的打油詩。1903年,導演埃德溫.波特(Edwin S. Porter)執導經典電影《火車大劫案》《The Great Train Robbery》而名聲大噪。兩年後,他和人聯合執導了《The Watermelon Patch》《西瓜地》,講述黑人溜進西瓜種植地,被打扮類似骷髏的人們驅趕,白人治安人員用濃煙對付偷西瓜的黑人,展現一頁白人維持種族秩序的暴力史。

1915年,另一部經典電影亦有黑人食西瓜情節,電影作為主要傳播媒介,令這種觀念更深入人心。這齣電影就是《The Birth of a Nation》《一個國家的誕生》,大導演大衞.格里菲思(David Wark Griffith)執導,是美國電影史上其一最具影響力,也最具爭議的電影,甚至有人形容是世上首部具有巨大社會影響力的電影作品。它是有關南北戰爭期間及戰後,白人至上的故事,拍攝手法創新,但因為美化白人優越主義和三K黨,引發很大爭議。片中描述奴隸獲解放的時候,有一場西瓜盛宴場景,北方白人邀請曾經的黑奴,停下手中的工作,一起大嘗西瓜。

西瓜當禮物 底特律消防員被炒

即使到了今天世代,在美國仍有發生請黑人吃西瓜,卻被指種族歧視的事情。2017年9月,底特律一個消防中隊一位新入職,正在試用期的白人消防員,帶了一個西瓜作為禮物,送給同事們吃,還有心思地綁上粉紅色蝴蝶結。結果禍從西瓜出,這位「惹火」消防員,救不了自己燒出來的「火」,被終止僱用了,理由是他的這種行為冒犯了同事。

他所屬的消防站95%消防員是黑人,而所有黑人同事對他送西瓜吃的行為表示不滿。底特律消防局回覆傳媒時發出聲明,表示對種族歧視零容忍。此所以,每個地方皆有其禁忌,即使大家不知道西瓜因為來自西域,於是在中國叫做西瓜,也不打緊,在美國請黑人食西瓜就要諗諗!

撰文 : 馮兆寧 資深媒體人

欄名 : 寧看世界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