劏房租管僅應急 覓地建屋始良策

評.析.天下版 2021/04/01

分享:

本港房屋供應長年短缺,政府成立的「劏房」租務管制研究工作小組剛建議,保障住客有權租用4年,首兩年凍租金,其後加租以15%為上限。基層住屋千瘡百孔,政府就算最後決定,重新引入租管只能略紓燃眉之急,但仍要輔以各類過渡性房屋,更須確保公私營房屋用地供應,竭力加快規劃動工,才能根本解決上樓難這深層次矛盾。

德國凍租減供應 港盼平衡利益

劏房租管研究報告昨天出爐,倡議政府設立劏房「標準租約」,首兩年不能加租,住戶其後有優先權續租兩年,租金升幅最多15%,且不能高過差估署的私樓租金指數變動。若指數為負數,更要減租。

據統計,全港約有10萬家庭或20萬人居於劏房,人均面積中位數僅約5.3平方米,差過公屋平均數的約13.4平方米,疫下生活尤其苦不堪言。據社區組織協會調查,本港各類私宅去年呎租33.2至37.5元,但劏房的平均數已是37.5元,籠屋更高見105.6元,環境與呎租價竟成了反比。

租管小組主席梁永祥表示,滿意研究1年後的方案,料可平衡租客和業主利益。從劏房戶角度,租金加幅設上限,水電煤氣費合理攤分,更不會遭無理迫遷;對房東來說,他們仍能自由訂定起始租金,保留一定的租金調整空間,亦可趕走租霸、濫用單位人士。

在德國,柏林去年推出極嚴厲的5年期凍租規例,結果不少業主改為自用、賣樓,以至丟空單位。梁相信,小組擬議的租管已顧及私有產權利益,一般房東應不會有太大反應,料不會放棄劏房的高回報,所以不會花錢復原為普通單位,令劏房供應量減少。

事實上,輪候公屋的人龍愈來愈長,一般輪候時間已由09年3月底的1.8年,大增至去年底的5.7年,總數有超過25萬宗申請。劏房倚仗的是面積細小,即使瘋狂加租,或收取不合理的呎租,但月租總計仍然較低,成基層租戶不得不接受的局面。但正如前特首梁振英日前所言,房屋短缺是本港很多社會和經濟問題的根源,新政制下議會拉布減少、甚至將完全絕迹,可望促進覓地建屋。

為解燃眉之急,港府固然要盡速參考小組意見,考慮是否通過劏房租管立法,做好劏房定義分類,集中改善劏房現況,避免擴及所有住宅,引起業主不必要的反對;並以合理高效的方式,加快將已覓得土地的1.4萬個過渡房屋單位應市。租管執行時,亦要留意堵塞任何條例漏洞及貼地監察市場變化,保障租客及投資業主雙方的權益。

新政制助找地 緩解社經問題

當然,覓地造地起樓,才能真正改變本港樓價連年高踞全球最難負擔榜首的惡名。據財政司司長陳茂波最新一份預算案,當局已找來足於未來10年興建31.6萬個公營單位的土地,惟首5年的數量僅逾10萬個,恐有遠水難救近火之虞。

資助房屋也好,私人住宅也好,港府今後要在保障有樓一族、樓價不會大升大跌的前提下,應盡快提升住屋供應。當局要展示出決心,利用議事廳規劃、改劃土地阻力大減的優勢,網羅可用的棕地、祖堂地、綠化地和填海等等,輔以新興建築技術全速起樓。每早一天根本紓緩住屋難題,整體施政阻力便將能減少一分!

責任編輯:黃鑠安

欄名 : 社評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