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地「休克療法」 解港社會撕裂?

評論版 2021/04/07

分享:

筆者之前的文章提到,早前「全國兩會」會議將香港的房屋問題定性為處理「深層次矛盾」的主要切入點,香港政府亦馬上有所行動,準備要大刀闊斧改革房屋政策。要處理本港房屋問題,首先要認清土地資源稀缺的特殊性,才可對症下藥:地理上,香港不是一片大平原中的「中心地」,難以像一般城市般平面向外擴充;其次是基於殖民地、冷戰、特別行政區等特殊歴史背景,香港的地界與人口之眾多、國際影響力之巨大相比,佔地是不符合比例地小,想進來的人往往多於想離開的人。

再就公共行政而言,港府今日要大幅度改革房屋政策,也要面對「3座大山」:第一,房屋要有意義地大幅增加供應,很自然會因供求問題導致樓價下跌,變相「懲罰」對香港前景有信心、在港置業的「沉默大多數」中產;第二,就算港府要對樓市實行「休克療法」,將每年建屋目標倍增,但籌備工作需時,不可能一兩年內成事,可是社會撕裂卻是立即需要處理的問題;第三,面對新冠疫情和財赤,特區政府很難再以「派錢」解決問題,例如社會上曾熱烈討論的「明日大嶼」,今年基本上肯定「無錢搞」,所以近日已沒甚麼團體再多推廣。

房策疏導社會問題 港有先例

既然香港的土地問題有古今中外鮮見的特殊性,房屋政策改革的先例很可能也只能參考香港以往的做法。無獨有偶,香港上次成功以房屋政策解決(或說疏導)社會問題的先例,就是1972年由時任港督麥理浩領導落實的「新界小型屋宇政策」(俗稱丁屋政策)。

當年的港英政府就像今日的大灣區一樣,要配合快速的經濟發展,市區土地卻不足,所以想向北擴張,開發新界新市鎮。

新界原居民有感家族世代流傳的鄉村生存空間被城市人和新市鎮大舉侵蝕,令鄉村社會出現不穩。為了取得新界原居民的支持,當年殖民地政府才臨時提出了丁屋政策。

最終港英政府敲定的丁屋政策,便成為了新界地區繁榮穩定的定海神針,原本臨時過渡性的維穩政策,至今為新界地區帶來40多年的穩定局面。新界區發展到今日,元朗一些商業大廈的租金,呎價更是貴過旺角,可見「香港模式」的經濟發展,過去在新界是成功的。

雖然丁屋政策在現代社會可能已有點不合時宜,但若今日當局已決定要再一次用房屋政策疏導社會問題,70年代丁屋的經驗對於香港房屋政策、以至更宏觀的經濟前景規劃,仍會有一定參考作用。

「尼克遜衝擊」 同屬休克療法

若要再找其他類似的改革案例,其實在其他政策層面上,這種不以循序漸進增加供應,而是突然修改整套遊戲規則的「休克療法」政策,在70年代不止見於香港,亦曾出現在美國。1971年,美國單方面宣布,美元不可再和黃金定價兌換,史稱「尼克遜衝擊」(Nixon Shock),與1972年麥理浩的丁屋政策,其實是異曲同工。

60年代末期,隨着歐亞各國的經濟復甦和工業化,原本以美元主導的資本主義世界經濟制度,面臨發展瓶頸:二戰後,西方各國為了維持國際經濟穩定,同意讓當時最大經濟體、佔世界生產總值35%的美國以美元作為國際交易貨幣,並承諾美方會以固定兌換價把美元換回黃金,以確保美元有實質價值。可是當年的黃金就如今日香港的土地一樣,「新供應量」存在很多不同限制,阻礙了世界的經濟發展,帶來國際社會不穩,時任法國總統戴高樂於1965年更公開表示,想要把法國的美元外滙存款拿去美國兌回黃金。

當年美國突然宣布把美元和黃金脫鈎,目的固然是想要大量「印銀紙」支付越戰的軍費和各項開支,與今日港府想要大量增加土地供應解決社會撕裂一樣。今日回看當年尼克遜的決定,其實並沒有導致眾人憂慮的美元國際地位下跌;至於同期本港丁屋政策實行50年後的今天,香港政府和社會又將會如何評價和檢討?

若今日當局用房屋政策疏導社會問題,丁屋政策的經驗仍會有一定參考作用。(資料圖片)

撰文 : 劉國匡 時事評論員

欄名 : 評論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