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東亂局怎解 中美模式新角力

評論版 2021/04/07

分享:

中美就價值觀交鋒。「西方幾個國家聲音不代表國際輿論,更沒有資格代表國際社會」是中方近日多次對外傳遞的信息。誠然,西方就新疆穆斯林議題指摘中國,中國卻獲得伊斯蘭世界在聯合國人權理事會上普遍支持。中國與伊斯蘭世界關係更有升溫迹象,外長王毅訪問中東,其中與伊朗簽署25年合作協議最受外界注目。而中國的中東棋局其實還要大得多,下得對的話,有望使中國在中西價值觀之爭當中佔上風。

中伊協議 反美霸權單邊主義

美國習慣率領西方國家孤立對手,中國與伊朗簽署中伊全面合作計劃,重點旨在說明,受美國與西方排斥不等於在國際上孤立,各國不一定要獲得美國「認可」方能過活。伊朗飽受西方制裁而發展墮後,中伊合作計劃則料涵蓋基建、電訊、金融、健康、資訊科技,以至軍事與情報範疇;伊朗會向中國供應低價石油,作為主要實質回報。

對伊朗來說,美國行為令其大失所望,中國反而是個更願出錢的靠山。美國前總統特朗普單方面退出《伊朗核協議》、重推制裁並施壓歐洲跟隨。伊朗現在堅持美方要首先解除制裁,作為恢復核協議前提,惟拜登政府只願雙方同時讓步,兩國因此陷入僵局。伊朗也無法確保美國再下一屆政府不會再次毀約,現在得到中國支持就好比及時雨,撕開了西方經濟絞殺大缺口。

就中國而言,聯合伊朗既是為了鞏固能源安全、推進「一帶一路」,也是在國際上反對美國霸權和單邊主義之舉,在世界面前提倡伊朗亦應享有的各國平等發展權利。中伊4,000億美元合作計劃金額雖然引起一些懷疑,但攤分25年其實不算特別高,每年平均就是160億美元。中國海關總署數據顯示,在疫情前的2019年,中伊雙邊貿易額逾230億美元。可見中伊落實合作協議難點,更多在於避開美國制裁長臂管轄。

中國與伊朗關係更上一層樓,而中國的中東戰略並沒有止於此。

中沙海合會 推自貿協定談判

王毅今次先後訪問沙特阿拉伯、土耳其、伊朗、阿聯酋、阿曼、巴林6國,當中沙特、阿聯酋、阿曼、巴林都是阿拉伯國家,並同屬海灣阿拉伯國家合作委員會(海合會;Gulf Cooperation Council,GCC)成員;而沙特是阿拉伯國家龍頭,與波斯人國家伊朗、突厥人國家土耳其之間,都存在區域強國競爭關係。沙特與伊朗對抗更尤其激烈,近年可說已取代以色列與巴勒斯坦衝突,成為中東亂局新焦點。敘利亞、也門等地戰亂,背後都有沙特與伊朗角力影子。

中國與伊朗親密無間,並未成為中國與土耳其、沙特深化關係障礙,王毅沙特之行成果更格外值得關注。中、沙與海合會方面同意,推動盡早完成中國--海合會國家自由貿易協定談判;中沙願意加強一帶一路與沙特國家戰略「2030願景」(Vision 2030)對接,助沙特推進經濟多元化和實現可持續發展;沙特也同意在今年稍後主持,原本兩年一度,但去年由於疫情而沒有舉辦的中國--阿拉伯國家合作論壇峰會。

華調停角色 西方大國難取代

事實上,中東地區為中國提供了獨特機遇。中國在中東向來不選邊站,是聯合國安理會五個常任理事國之中,唯一能夠與中東不同派系國家同時保持友好,又有資源潛在推動當地發展的一員,有望協助中東實現長治久安。相比之下,俄羅斯與中東各國雖也有較好關係,但自身經濟實力欠奉;美國或其他西方大國,就更是難以在中東扮演調停者、建設者的角色。

中國的中東大戰略,因此相信就是,協助中東以發展化解百年亂局,做到這西方做不到的事。

中國向來相信,發展是世界核心問題,各國在全球化、區域經濟集團化趨勢下,已變得利益交融、榮損與共,要持續發展推動共同繁榮,才可實現長久和平與安全。中東是一帶一路必經之地,惟當地近現代在西方攪局下動盪不斷,更是世界一大戰亂地區。中國若能推動中東由亂變治,無疑能在與西方世界觀之爭大大加分。

尤其是,中東百年之亂在相當程度上是西方釀成的。團結強大的中東是西方歷史夢魘;當鄂圖曼帝國在第一次世界大戰戰敗,英法等西方國家劃定戰後國界時,在中東埋下長期衝突的伏綫,其結果至今也在令中東人民付出慘重代價。著名英語中東歷史「教科書」《A History Of The Modern Middle East》(William L. Cleveland、Martin Bunton著)直言,西方劃定的中東國界並不反映中東人民意向,只為帝國主義利益服務。

美國今天在中東也是選擇性地拉攏一些國家,對他們人權問題視而不見,卻同樣以人權為名,與這些國家聯手對付自己看不順眼的國家,讓中東衝突無法止息;投炸彈、推制裁、搞顛覆、賣軍火。

王毅中東之行強調,各國均有權根據本國國情,自行選擇社會制度與發展模式,實現夢想,應堅決反對外部干涉。王毅說:「中東曾是人類歷史上的『文明高地』,但近現代經歷長期衝突動盪,演變為世人眼中的『安全窪地』。中東是中東人的中東,中東由亂向治的根本出路,在於擺脫大國地緣爭奪,以獨立自主精神,探索具有中東特色的發展道路;在於排除外部施壓干擾,以包容和解方式,構建兼顧各方合理關切的安全框架。」

王毅提出實現中東安全穩定的五點倡議:一是倡導相互尊重,實現中東各民族和平共處;二是堅持公平正義,解決好巴勒斯坦問題;三是實現核不擴散,美方應緩解對伊朗單邊制裁和對第三方長臂管轄;四是共建集體安全,推動平等對話協商,推進去極端化進程;五是加快發展合作,結合中東國家不同資源稟賦,幫助衝突後國家開展重建。

助中東太平 對美攻擊最佳反制

中國在中東所提倡的,其實與中方近期反覆傳達的價值觀一脈相承。那就是:美國與西方不代表國際主流,沒有資格居高臨下,美國在遵守國際規則方面更是差等生;一國制度好不好,關鍵在於能否帶來政治穩定、社會進步、民生改善、獲得人民擁護和支持、為人類進步付出貢獻,而非一味誇耀自己的價值;中國的目標從來不是超越美國,而是不斷超越自我,成為更好的中國。

冷戰時期,蘇聯對中東國家軍事支援只能攪局、無法收拾,美國則以經濟與市場實利,將埃及在1973年贖罪日戰爭後拉離蘇聯軌道,加入自己陣營。此舉對冷戰力量平衡影響深遠。蘇聯在中東影響力大減下,最後選擇以侵略阿富汗來嘗試南下印度洋,結果挖了自己的墳墓。

今天「新冷戰」兩強換成中美,但美國的角色可謂已經反轉。中國若能協助中東實現太平,改變中東在現代世界發展長期掉隊的現狀,就是在國際上對美國遏制和攻擊的最佳反制。

國務委員兼外長王毅(右一)訪問中東,與伊朗簽署25年合作協議最受外界注目。圖為王毅與伊朗外長扎里夫(左二)在德黑蘭舉行會談。(新華社資料圖片)

撰文 : 連兆鋒

欄名 : 中外廣角鏡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