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計呢家嘢

副刊版 2021/04/09

分享:

記得年少時上家政堂,要學繡咕𠱸,首先要設計圖案,交功課時,老師巡查各人紙樣,有同學畫上如詩如畫的飄零燕style風景,老師點頭微笑,相當滿意。直到走到我身旁時,一怔並停步收起笑容,問:「這是甚麼?」答曰:「我的英文名字呀!」我邊沉醉於自己的設計中,邊跟老師分享:「我想用草書style喺咕𠱸中間繡出自己的英文名……」老師向來對我天馬行空式做家政、煮飯非常包容,但是今次實在難忍:「That's it?﹗你……設計這方面……要下點苦功……」這一下,卻煞停了我對設計天份的發掘。

若干年後,看到奢華品牌C字頭、D字頭、Y字頭,襯衫就是只把自己品牌名字印在中間,暗忖:「這不就是跟我當年齋繡自己個名上咕𠱸當交功課異曲同工嗎?!」望望價錢,幾萬銀一件,那瞬間,不得不承認,有丁點兒遺憾那麼快就放棄發掘自己的設計天份。

上周小米新logo發布會,品牌請了日本設計中心董事長、武藏野美術大學教授原研哉操刀,設計歷時3年,終於在3月30日面世。新logo甫出,即引起內地和香港熱話,皆因顏色跟字體一模一樣,唯一不同的,是把原本底色的四方形角,改成圓角,設計費埋單200萬元人民幣。內地網民把新舊logo並排,語帶幽默地叫人參加找不同遊戲,有網民甚表關心:「雷軍上當了,建議當場報警!」非常熱鬧。

我邊看邊跟友人說:「我當年上美術堂,所有功課都係咁上下,改下個角、畫多條邊等,多啲都無,原來咁樣就可以一單賺成200萬元!哎呀!點解我放棄呢!後悔呀!遺憾呀!揼心呀!」但聽雷軍這樣解釋:「這個設計師告訴我,它不僅是一個簡單的、形態的變化,而是一種內在的、精神氣質的升級。」友人即打趣問:「你交這樣的功課時,可以很堅定地對老師或客戶講出這樣『富內涵的理念』嗎?」「不能。」友人:「所以,我同你都收唔到200萬嘅設計費囉!」

只能說,設計呢家嘢,就單看我愈睇愈迷惘就可知,我確實毫無天份。

撰文 : 利嘉敏

欄名 : 攻關女子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