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若當國際「班長」 要王道勿霸道

評論版 2021/04/10

分享:

中美鬥爭未有因美國新總統拜登上場而緩和,拜登要當國際「班長」,在班內團結盟友遏制中國,然而在遵守國際規則上,美國表現遠遜中國,若要當班長,先要正己才能正人。

拜登拉攏歐亞盟友 聯手反華

拜登要高舉義旗,建立反華聯盟,其國務卿布林肯近期就調高分貝痛斥中國破壞國際秩序。中美高層3月中阿拉斯加舉行對話時,他就抨擊中國,不遵守基於規則的國際秩序,要另建強權即真理、贏者通吃的世界,世界將因而更加暴力和不穩定;他其後訪問歐盟又指,中國正積極破壞美國與盟友在二戰後建立的國際貿易秩序,削弱國際體系的規則和美國與盟友共享的價值。他認為,只要美歐和亞洲盟友結合,就佔全球GDP的6成,可以在任何方面勝過中國。

布林肯將中國打為世界公敵,以拉攏歐亞盟友,槍口一致對外,這不是沒有成績的,美國借新疆人權議題促成美歐英加聯手制裁中國,邁出反華聯盟實質一步。對於美國拿國際秩序和價值觀指摘中國,中國外交部則反駁,世界上只有以聯合國為核心的國際體系,只有一套規則,在遵守國際規則方面,中國是模範生、優等生,而美國恐怕是差等生,言下之意是美國以其西方國際標準,為中國套上欲加之罪。

至於美國,過去或者曾是品學兼優的學生,但近年的行為更似恃強凌弱的班中小霸王。「以德服人者王,以力假仁者霸」,以權勢及武力為手段,又假借仁義為口號者,行的是霸道,美國近年的作為就近似霸道;反而中國更做利人利己之事,更合王道之風。美國要領導同學遏制「壞學生」中國,若不矯正自己的霸道作風,照顧國際利益,又怎能當執行規則的班長呢?

放下「美國優先」 否則難以服眾

其一,美國要放下「美國優先」的自私心態,要慷慨幫助別國,只懂責備中國做好人,是難以服眾的。

近期最明顯的事例,是疫苗輸出。據傳媒統計,中國至3月初已生產1.4億劑新冠疫苗,其中逾6成,即近8,900萬劑出口外國;美國生產了1億劑就全作自用,沒有出口。上月底美英德法意加日等7國集團(G7)召開峰會,法國建議每個成員國拿出5%疫苗供應窮國,美國的回應是等美國完成接種,有剩的才給其他國家。拜登沒有如前任特朗普般將「美國優先」掛在嘴邊,但實際上卻只顧美國。

美國亦自知自私行為難以服眾,在3月美日澳印4方安全會議上,就開出期票,協助印度在明年底前生產10億劑疫苗為國際解困,對中國就只能用詆毀手段,指摘中國大搞疫苗外交,輸出疫苗時對別國附加各種條件。

另一新近例子,是拜登與英國首相約翰遜通電話,要美英合力搞民主國家的一帶一路。

一帶一路是國家主席習近平2013年倡導的對外經貿與外交重大戰略,落實其人類命運共同體的倡議,支持參與國的基建發展,實現互聯共通,共同繁榮。在合作過程中,中國亦不會要求別國犧牲主權、跟從中國模式或制度,而是互相尊重。截至3月,中國已與141個國家和31個國際組織簽署了200份共建一帶一路的合作文件,中國出資250億美元牽頭組建的亞洲基礎建設投資銀行,成員已有100個。

美國一直指控一帶一路會為參與國製造債務陷阱,帶來貪污腐敗、環境破壞,並會成為中國新殖民地,以及讓中方安插間諜等,現在卻要抄襲中國,另建民主國家一帶一路,間接證明中國籌辦的一帶一路是成功的,美國昔日的指控是抹黑居多。

其實西方並非沒有資助發展中國家基建的工具,美歐一直把持世界銀行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美國在世銀和IMF都擁有一票否決權力,世銀總幹事亦必須是美國人。美國掌握這兩大國際組織,每年以百億美元計地援助發展中國家,但仍不能為其贏得口碑,還要另起爐灶搞「民主版」一帶一路,美國昔日做了甚麼,實值得讀者深思。

捍衞自由競爭 不能輸打贏要

其二,美國要捍衞公平而自由競爭的國際市場秩序,就不能輸打贏要,用政治手段破壞自由競爭。

美國最常指摘中國侵犯美國知識產權,因而要狂加關稅懲罰中國,但在5G科技戰上,美國明顯輸給中國。中國佔5G全球專利權逾34%,美國只有14%,美國再難指控中國偷取美國也沒有的技術而成為全球第一,故轉而用各種莫須有罪名打擊中國5G龍頭企業華為,要置其於死地;又以毋須解釋、毋須證據的國家安全理由,封殺中國人工智能、人臉辨識等高科技公司,美國根本不尊重創新,只徒以政治打遏對手,完全違背自由競爭。

至於近期的新疆棉花風波,則是另一破壞市場競爭的例子。美國以片面證據指控新疆存在強迫勞動,去年9月起制裁新疆棉花、番茄等農作物,其盟友英加澳跟從;另利用受美國政府國際開發署資助的瑞士良好棉花發展協會(BCI)拒批新疆棉花許可證,令眾多國際名牌要跟從抵制,否則將被西方輿論指為黑心企業。

美國重手打擊新疆棉花,可說一石多鳥,既打擊新疆經濟,以挫傷新疆作為一帶一路的樞紐角色,亦令新疆維族人民生計陷困,驅使他們成為疆獨分子,亦可助盟友澳洲等搶佔國際棉花市場。

美國去年已不斷逼美企與中國割席,時任司法部長巴爾指摘迪士尼、Google、微軟等屈從中國,國會則發報告指控多間知名企業如可口可樂、Nike等是新疆強迫勞動共犯。若中國民眾杯葛H&M、Nike是脅逼企業,美國政府早已為之。

勿凌駕國際規則 不搞美國例外

其三,美國要遵守國際規則,不要再搞美國例外、美國凌駕國際規則這一套。

美國過去沒有以國際秩序為由,團結盟友打遏中國,只因特朗普不單反全球化,而且相信國際組織、國際規則約束了美國權力、損害了美國利益,美國要超然於國際規則之上。特朗普任內4年退出巴黎氣候協議、伊朗核問題全面協議、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TPP)、世界衞生組織、聯合國人權理事會和教科文組織、全球移民協議等,又以退出聯合國、世貿組織、北約、國際法庭等,脅逼這些組織接受美國違反規定的要求。

相反,中國自2008年金融海嘯後,致力協助全球復甦,又參與美國都沒有參加的全球新冠疫苗保障機制(Covax)、武器貿易條約等。中國自視為遵守國際規則的優等生,而美國是差等生,不是沒有理據的。

拜登上台2個多月,重回世衞和巴黎氣候協議,亦只矯正了特朗普的一小部分,就算拜登善忘,其他國家亦難如他般可快速抹去特朗普所造成的破壞,支持他拿起國際大棒敲打中國。何況特朗普的美國例外論,在美國大有市場,拜登還須說服國際,美國未來不會重拾特朗普的做法。

從以上3點可以看到,若選國際班長,中國的表現還比美國好,至少比美國慷慨、沒有輸打贏要,以及願意遵守國際規則規範。為了打擊中國這個對手,拜登不再在國際間自以為是,願重視其他國家利益,或者這亦是中國對國際的間接貢獻。

美國總統拜登上台2個多月,重回世衞和巴黎氣候協議,僅矯正了前總統特朗普的一小部分。(路透社資料圖片)

撰文 : 曾仲榮 資深評論員

欄名 : 評論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