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版消費券 怎樣派才最有效?

評論版 2021/04/13

分享:

財政司司長陳茂波在發表《2021-22財政預算案》時公布,會向合資格的18歲以上人士派發每人5,000元的電子消費券,據聞有關細節尚未落實,但外地的相關經驗或許可以作為參考。

不少經濟體的政府也有推行官方消費券的經驗,做法各有不同,視乎政策的目標。如果是為了「扶貧」,那麼派發的對象就會集中於弱勢社群;如果是要扶持特定行業,消費券的適用範圍便會有所規限,以中國內地、新加坡、澳洲等為例,她們近期所發放的消費券主要是精準支援受疫情重創的行業,例如旅遊、餐飲、娛樂場所等。

「港版消費券」又怎樣?財爺早前在其網誌曾這樣說過:「政府派發電子消費券的目的是為本地經濟體系注入消費力,透過發揮乘數效應,最大程度地激活消費氣氛,廣泛地讓市民以至企業受惠。」這樣看來,今次派發的消費券應屬「普惠型」,即力求惠及全民,以及盡量讓各行各業利益均霑,目標是進行逆周期調控,藉以提振市民消費意慾,刺激內部經濟。

雖然今次的「消費券」幾乎人人受惠,但卻不是所有人都支持。有團體的調查便指,有55%的受訪長者寧願政府一次性派現金。對大多數「用家」而言,「折現」當然是最理想的,因為彈性最大,但就經濟效益來說,「消費券」卻可能更高,除了有助防止民眾儲起來不花費而削弱了應有的效用之外,亦有「槓桿作用」,撬動比消費券面值更大的消費額。

參考多地經驗 惠及更多小商户

參考澳門、新加坡、澳洲等地的經驗,當地政府透過「分期使用、小額多次」的設計,以增加民眾使用消費券的次數,希望提高他們額外消費的機會;而中國內地和台灣去年所發放的消費券,則引入類似「共付」的安排,民眾在使用消費券時,亦必須搭配一定比例的現金混合使用,變相「強制性」地要求民眾增加購物開支。有統計顯示,中國各省市居民使用消費券的關聯消費總額,便超出了政府發放消費券的面值達3.5倍甚至16.7倍,相當驚人。另一邊廂,民眾多消費亦能驅使企業擴大生產和投資,再帶動就業市場,達致良性循環,這就是財爺所言,能令經濟總量出現「放大式」增長的「乘數效應」。

有消息指,港府打算將5,000元消費券分期發放,相信就是想「擴大消費」。為了進一步加強這效果,政府或可考慮為每筆交易可使用的消費券金額設上限,以便更多小商户受惠。

「消費券」另一具爭議的地方,就是高昂的行政費和方便度。港府預計要花6億,較現金發放計劃的3.6億行政費多近一倍。筆者不了解電子支付的實際成本,難以評價,但希望當局能盡量採用既簡單又普及,且成本相宜的支付平台,以免浪費公帑,又影響使用度,亦要照顧不懂使用電子支付的長者需要。不過話說回來,採用「電子消費券」也有好處,就是可以借此契機「倒迫」過往只收現金的小商販加緊安裝有關系統,以及提升電子支付在各層面的滲透率,長遠有助零售業向綫上營運模式轉型發展。

研精準扶貧 兼支援受困行業

雖然今次「港版消費券」應該會走「無差別」的路綫,未必會特別補助指定人士或行業,但政府不妨也跳出框框,嘗試將其與精準扶貧以及支援受困行業結合起來,例如可仿效台灣做法,由慈善機構擔任統籌,發動市民「轉贈」消費券予有需要的人士。另外,政府亦可與受疫情打擊的「重災」企業合作,鼓勵、協助他們配合政府消費券的發放,舉行一些促銷活動,或推出特色優惠,藉此催谷消費擴大效應;政府甚至可考慮透過「防疫抗疫基金」或「中小企市場推廣基金」,為這類促銷推廣活動提供資助,或給予扣稅等。

比起「全民派糖」,消費券同樣能起到利民紓困的作用,而且在設計上有更大的發揮和延展空間,亦更容易達到特定的政策目標。尤其是當消費券計劃在年中落地之際,本港的防疫限制應會有所放寬,屆時消費券正好配合消費市道復甦,有助實現「報復性增長」。

當消費券計劃在年中落地之際,本港的防疫限制應會有所放寬,屆時消費券正好配合消費市道復甦,有助實現「報復性增長」。(資料圖片)

撰文 : 史立德 香港中華廠商聯合會會長

欄名 : 評論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