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如唔好寫!

副刊版 2021/04/14

分享:

英國菲臘親王病逝,所牽涉到的,不僅是皇室家事,各方都要考慮如何大體地向外說話和處理。我特別留意皇室各成員和英國首相如何發文,一看到哈里和梅根的悼文,禁不住心裏一沉:「他是你的祖父,寫到咁,不如唔好寫!」未看他倆的悼文前,不如先看看其他人如何寫。

威爾斯親王查理斯以dear papa暱稱,並形容父親是位很受人愛戴和欣賞的人物,而他對英女皇、皇室、英國和聯邦國家的服務,非常出色和投入(most remarkable、devoted),皇室家庭上下都極其懷念他(miss him enormously),文中亦用到「loss」(損失)、「sorrow」(悲傷)和「sad time」(難過時刻)。

英揆約翰遜的長悼文,內書「今日與女皇陛下一同哀悼」,並「懷念愛丁堡公爵菲臘親王,七十年來無間斷地給予英女皇陛下堅定不移(steadfast)的支持」,跟着以首相身份帶領全國人民感謝菲臘親王的非凡的(extraordinary)人生和工作。由於疫情關係,菲臘親王的喪禮只限30人,約翰遜宣布將會破例缺席皇室喪禮,讓出位置給親王的家人出席悼念。這個破例,是帶人情味的考慮,各方受落。

再看看哈里和梅根怎樣寫:他倆選擇在二人於美國創立的非牟利組織Archewell基金會網頁寫下21個英文字:「懷念愛丁堡公爵殿下1921-2021。謝謝你的服務,我們會深深想念你。」冷漠過陌生人。英國傳媒罵人較含蓄,有報章用上「a short note」(簡短便條,即談不上是悼文)去形容,全球不少網民狂轟。及後,哈里以個人身份再發悼文,惟第一印象已經形成。

其實有些事,毋須亦無得受訓,例如:做人如何大方得體;不懂大體,也是公關災難之始。

撰文 : 利嘉敏

欄名 : 攻關女子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