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核污水 日本忘了比堅尼與哥斯拉?

評論版 2021/04/15

分享:

日本政府決定將福島第一核電站過濾和稀釋的核污水排入大海,中國批評不負責任,南韓表示遺憾,美國則表示歡迎。排核污水入海對環境會否造成惡劣影響,各有各說,引起爭議。這令我想到日本受到的3次核災害,分別是廣島原爆、長崎原爆,和「第五福龍丸事件」,而比堅尼泳衣和怪獸哥斯拉,和核爆同樣有淵源。

眾所周知,哥斯拉(Godzilla)是日本怪獸系列電影主角,也是日本影史最悠久、世界影史上最經典怪獸角色之一。比堅尼(Bikini),是法國人發明的女士三點式泳衣,兩者都和上世紀40、50年代美國在馬紹爾群島(Marshall Islands)的核試驗有關。馬紹爾群島是位於太平洋的島國,二戰後到1990年以前,一直由美國託管。期間美國視之為自己的試驗場,在群島北部比堅尼環礁(Bikini Atoll,有譯比基尼),進行了20多次包括原子彈和氫彈的核武試驗,在群島的試驗就更多。

比堅尼命名 源自美核試?

1946年,法國人雷德(Louis Réard)發明三點式泳衣,當時美軍在比堅尼環礁試爆原子彈成功的新聞,充斥各大報刊版面。雷德認為,這種三點式泳衣在世界帶來的影響力,無異於原子彈,所以將這種泳衣命名「比堅尼」,一個具「爆炸性」的名字,目的在轟動世界。

原子彈試驗,出了比堅尼這個「爆款」;氫彈試驗就殺死日本漁船「第五福龍丸」號(Daigo Fukuryū Maru)上的漁民,同時催生了哥斯拉。美國在比堅尼的原子彈試驗成功後沒有止步,1954年3月1日凌晨,又在比堅尼進行第一次氫彈試爆,威力遠遠超過他們預期。據科學家事後分析,其中一種說法,這枚氫彈相當於在廣島投下、名叫「小男孩」的原子彈1,000倍的破壞力。

它的試爆,令處於美國設定的所謂危險水域之外捕撈吞拿魚的「第五福龍丸」號,遭遇核輻射落塵,23名船員及捕撈的吞拿魚,暴露在大量放射性塵埃數小時。船員返回日本後,因身體不適入醫院,當局檢查證實全部染上輻射。日本當局調查分析後,才知道美國研製氫彈並秘密試驗,美國進行核武器開發的事實因此在全世界曝光。

至於「第五福龍丸」號船員,被送往東京治療。約半年後,年紀最大,負責通訊的久保山愛吉去世,年僅40歲。他被視為第一個死於氫彈的受害者,他在死前說:「希望我是因核爆而死的最後一個人。」。今年3月7日,當年20歲、後來致力反核的另一船員亦過世,享年87歲。當年他出現掉髮及水疱住院一年多,餘生過着受輻射影響的生活。至於當年漁船上的吞拿魚,亦確認含放射物質,當時掩埋在築地魚市場。魚市場拍賣中止,吞拿魚價格暴跌,政府組成「核爆魚對策本部」,天天測量魚市場污染狀況,今天新一代漸漸不知道這些事。

「第五福龍丸」遭受氫彈試爆輻射污染,引來當時日本反核運動,首相吉田茂主張和美國協調,談判並拿賠償了事。最後美國向日本正式道歉,承諾給予賠償,附帶條款是日本不再追究美方責任,希望就此解決風波。

與此同時,日本進一步發現東京、大阪等地魚市場有其他受放射污染吞拿魚。原來當時除了離氫爆最近的「第五福龍丸」號,還有近百艘較遠漁船受影響。恐慌之下,憤怒情緒感染全國,久保山死訊再一次將民眾情緒推上高峰。美國方面害怕日本受社會主義陣營影響加劇反美,最終同意賠償千多萬美元,當中200萬美元作為漁船方面的賠償。

二次大戰,廣島、長崎原爆陰影尚未在日本人心中褪去,9年後的「第五福龍丸事件」再度喚醒日本民眾反核情緒,以及對核武器的恐懼。多重背景之下,哥斯拉問世了--一頭海中生物,由於受核輻射影響變異,變成向人類報復的怪獸。話說「第五福龍丸事件」觸動名叫田中友幸的日本製片人,提出在比堅尼環礁海底沉睡的生物因核試驗蘇醒變異,襲擊日本的想法,得到東寶電影公司特技導演圓谷英二支持,兩人一拍即合,向東寶提出拍攝計劃,但幾乎所有東寶高層反對,輾轉反覆才得以籌備開拍。田中還將此項目命名「G作品企劃」秘密進行,製作經費之大創下紀錄,電影命名《哥斯拉》。

在影片中,哥斯拉與原爆、核武器的聯繫無處不在,被火海吞噬的建築,放射性污染廢墟,就像原爆後城市,甚至哥斯拉皮膚紋理,也根據廣島原爆幸存者傷痕設計。由於電影主題迎合當時日本民眾對核武和戰爭後秩序混亂的恐懼心理,公映後大賣,口碑和票房雙雙成功,在海外一樣。這齣電影影響深遠,非但創造了哥斯拉這個icon,以圓谷為首一批日本特技電影人因而得到更多機會,特技電影成為日本電影重要組成部分;東寶更靠這齣電影重振雄風,成為日本電影界巨頭。

「第五福龍丸事件」 帶來哥斯拉

「第五福龍丸事件」,氫彈奪去了日本人性命,有人die,亦帶來了哥斯拉。當年引發的轟動,不亞於半個多世紀後的福島核事故。歷史上,日本遭遇不止一次核災害,有源自自身的過失,也有不幸,原子彈剛研製出來日本第一個遭殃,氫彈又是日本人遭殃。如果能汲取教訓,就是不幸中之大幸。第五福龍丸事件,美國人核污染日本人,令日本人反核、反美,還在廣島召開了第一次反對原子彈、氫彈世界大會。

今天,美國和日本同聲同氣,支持日本將聲稱已處理,口說無問題的核污水排入海,可說諷刺。大家需要問的是,日美如今的做法,是汲取了當年美國核輻射污染教訓,真正小心翼翼做科學研究,得出核污水排入海沒有半點問題,還是因為介入了政治及其他因素的政客決定,哪個比重多一些?其實,美國在馬紹爾群島留下的「傷口」正在「滲血」,當地有核廢料填埋設施,受氣候變化影響,經過石屎密封的建築出現裂縫。曾經有報道說,隨着全球氣候變暖,海平面上升,裂口可能進一步增大,擔心放射廢料排入太平洋。

哥斯拉從恐懼、焦慮的代名詞、核災害化身,到變成了守護神,多年來怪獸形象不斷變化,哥斯拉已不是最初的怪獸,可見人類的想像力有多大,或者可以說有多荒誕。如果這種想像力用在政治上,可以蒙蔽多少人,製造多少似是而非。人的想像力,能夠將本無善惡的核子,變得邪惡,亦有能力在萬一出事後,製造拒不承認責任的橫蠻藉口。

近日,電影《哥斯拉大戰金剛》正上映,源自日本的怪獸與產自荷里活的怪獸,在屏幕一起出現,還殺入香港對決,利用觀眾的恐懼和焦慮,票房收入滾滾積累。為製作電影,橋段多荒誕還是可以一笑置之,聯想到美國人支持日本排放核污水,也就有點令人啼笑皆非。

比堅尼和哥斯拉,看似風馬牛不相及,在同樣令人着迷的背後,同時在提醒着人類,核威脅的恐怖,核廢料、核污水要處理得周到,今天無事也許只是時辰未到。

撰文 : 馮兆寧 資深媒體人

欄名 : 寧看世界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