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歲丁羽退而不休 無三高全靠做人最緊要開心

副刊版 2021/04/15

分享:

86歲理應退休吧!但原來被稱為「音間皇帝」的丁羽,自設的丁氏配音公司仍然運作,他仍然繼續接job。

丁羽這樣退而不休的原因,在於當年吳楚帆移民加拿大,無事可做,由日出等日落,日落等日出,好像等死般,因此奉勸丁羽:「千祈唔好退休,做得就做。」因此,丁羽將這句說話記在心裏,身體健壯、沒有「三高」的丁羽,決心繼續配音直至做不來為止。

不退休繼續工作,也需要有健康體魄才成,丁羽的確有許多令老人家甚至中年人艷羡的條件,就是無三高:高血壓、高血脂及高血糖,一粒藥丸也不用食,究竟有何秘訣?「我日日午飯後就去做gym,跑步機、腰部運動,做20分鐘;然後游水30-40分鐘,再焗桑拿20分鐘,但現在疫情就無得焗了。」

不講不知,原來丁羽以前搏殺期時代,很少做運動,但都很少患病,這個運動習慣都是60多歲後才開始。還有他強調要飲食均衡,用餐時只吃六、七成,不太飽也不太餓,就可以了。「我煎炸肥膩都食,無問題。」

但對丁羽來說,養生之道最重要是開心,不要有煩惱。「好似配完音收不到錢,我就會想人家可能一時周轉唔到;就算有人借錢不還,也會想他遲些會還給我。」丁羽說這樣想開了,就不會有煩惱。

棄導演選擇配音成為專家

丁羽有「音間皇帝」的稱號,初聽許多人都以為是「陰間」,有點詛咒的意味。原來七、八十年代,每一齣電影都需要配音,而配音就需要躲在小小的配音間工作。那時候,謝賢覺得差不多部部戲都是丁羽包辦,在配音界打橫行惡晒儼如皇帝,因此才這樣戲謔丁羽為「音間皇帝」。

但原來年輕時,丁羽是做幕前起家。「1953年我入電影界做幕前,那時候高中畢業。在四、五十年代,高中畢業文化水平已很高,因那時候無咁多大學,於是導演叫我不要只做幕前,要學埋做幕後。」賞識他的,正是當年十大導演之一的胡鵬,於是丁羽便一邊做場記,一邊配音,兼一邊拍戲,而他本身好學,這樣便可以兼收並蓄。

到了1967年,邵氏打算升4位副導演為導演,丁羽是其中一個。碰巧當時無綫電視籌備開台,誠邀丁羽過檔成立配音組,於是他面臨抉擇。「如果拍戲順利,套套收得,當然好啦,可以繼續做導演;但如果唔收得,就要退出,我就見過很多人因此而被out。但做配音不同,不用有心理負擔,只要做得好,票房好與否對我無影響。」於是那年5月,他就加入了TVB,一做就做了15年。

「做配音其實有很多嘢學,不同片種:驚慄片、武打片、文藝片、喜劇,我學到很多做導演及演戲的知識,因此就算坐在配音間十幾個鐘也無問題,不覺得厭煩,所以才可以做到現在。」丁羽說配音是很專門的學問,配得好的人,未必識演戲,就算是電影皇帝,也未必懂得配音。「就好像張瑛做戲咁好,但配音都是唔得;而董驃講馬流利,但配音也要逐句教,所以演戲與配音,完全是兩個範疇。」

他說如果要配音出色,除了要有警覺性、靈活性外,還需要有第六感,但甚麼是第六感,很難言傳。「如果有第六感上手就會快啲,配得好;不然就要慢慢教。通常我訓練新人,大概半年左右就可以讓他嘗試配音。」

這麼多年來,他的徒弟滿天下,得意門生也有不少。男的名字響噹噹的,有配叮噹而成名的林保全,是丁羽大徒弟,配洪金寶也極神似。還有鄧榮銾也是成龍指定為其配音;而經常配劉德華及梁朝偉的,有朱子聰。出色的女徒弟,就有配梅艷芳的龍寶鈿,以及配鍾楚紅的潘滿儔。

對丁羽而言,甚麼聲音也可以配音,靚聲就配男女主角,粗聲粗氣就可以配大隻佬。「我慶幸上天給我一把響亮的聲音,我會好好保養。」

配音間的難忘事

雖然配音工作好像被困在一個密室內,但當中的趣事難忘事也有不少,有兩件事就發生在有「東方差利」之稱的伊秋水兒子伊雷身上。話說當年丁羽做配音領班,戲拍完要配音。有一場戲伊雷與土豪惡霸爭執,他不畏強權,在惡霸面前吐口水,以示不屈。當時配音間還有李香琴做對手戲,配完琴姐問丁羽:「點解我的頭涼浸浸嘅?」丁羽一看,原來真的有啖痰在琴姐頭頂上,於是便叫她去洗手間清洗,現在說起來,也覺得很搞笑。

另一宗也與伊雷有關,因為他不懂配音,而戲中是鏡頭一路轉至跌落地,而伊雷就傻更更地跟着鏡頭轉,連人都跌了落地下。收音師問:「點解無聲嘅?」丁羽便笑說:「有鬼聲咩!他跟着鏡頭跌咗落地下。」

至於發生在丁羽自己身上的,就是他70年代為日本劇集《小旋風紋次郎》配音,由於紋次郎打扮獨特,經常口咬竹籤,因此為了神似,又不想長時間咬着竹籤配音,於是丁羽自創方法,咬少少嘴唇來配音,結果搞到嘴唇也腫了。

難忘事也不獨發生在配音間,雖然事隔六十多年,但丁羽還記得他入行第一套電影-《甘鳳池與呂四娘》,他頂替林家聲演出小太監,而當時做乾隆皇帝的是石堅。其中一幕是小太監規勸乾隆皇不要追殺八大俠,因為他們幫他打江山。劇情是他講完後,就被皇上掌摑,誰知這一巴掌,竟然令丁羽即場暈倒,嚇倒在場的工作人員。「從中可見堅叔做戲是如何不留手,打你就打你。有些人覺得我受了這一巴掌很冤枉,但我卻覺得拍出來的效果很逼真。」多年後,丁羽與石堅提起這件事,堅叔也覺不好意思,但丁羽一點也不介意,反而兩人成為亦師亦友,閒來經常相約飲茶。「但這一場戲,是我一生拍戲最難忘的。」

作者:何小雲

責任編輯:招美寶

丁羽的人生哲學是不希望停下來,因為一停許多毛病就會出現。就好像一架車輛,如果兩、三個月都不用,就很難再撻着,所以一定不能停下來退休。(黃建輝攝)

2009 年香港電影金像獎頒獎典禮,丁羽獲得專業精神獎,而廖啟智也在同屆因《証人》而獲得最佳男配角獎。(被訪者提供)

有時間丁羽很樂意去做義工,唱歌、玩遊戲,為老人家帶來歡樂,而他的首本名曲是《綠島小夜曲》及《不了情》。(被訪者提供)

丁羽在香港電台的《紳士老爺》飾演老人痴呆症的患者,對於生老病死,他看得豁達,既來之則安之。(被訪者提供)

正是謝賢替丁羽改了個「音間皇帝」的稱號。(被訪者提供)

也是配音界泰斗的譚炳文,丁羽與他相識數十載,最佩服炳哥永不言休的精神,之前病癒後仍堅持返工,並與無綫再續約,想不到去年 9 月便離世。(被訪者提供)

圖中為香港電台訪問丁羽,而所在的邵氏影城配音室,是亞洲最好最完善的。(被訪者提供)

上世紀 50 年代開始,丁羽就拍過不少電影,粗略估計,有 90 部之多,這是與新馬師曾合作的電影,他也忘記了名字。(被訪者提供黑白圖片)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