攜手應對全球挑戰 中美創共享繁榮

評論版 2021/04/24

分享:

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OECD)預計,在新冠疫情下,2021年將會經歷一個不平衡的K型經濟復甦:富裕國家在推出更廣泛的疫苗後,將有能力重新開放和振興經濟,而貧窮的經濟體將不得不為保持健康及避免債務危機而艱苦奮鬥。但是,一句「除非每個人都安全,沒有人會安全」(No one is safe until everyone is)的口號,提醒我們讓所有人擁有健康、財富、自尊的必要性,日益繁榮的中國可以且應該在這個全球奮鬥目標中,發揮中心作用。

世界銀行估計,新冠疫情使全球1.5億人的生活水平降低到每天1.9美元的貧窮綫以下,而世界各地的億萬富翁卻變得更加富有。瑞銀(UBS)和羅兵咸永道(PwC)去年的一份報告顯示,全球的億萬富翁已增至2,189人,其總財富也增至10.2萬億美元,這主要是由於科技股的較高回報。

華家庭財富 佔全球總額17.7%

同時,瑞士信貸(Credit Suisse,瑞信)估計,2020年6月全球家庭財富達到400萬億美元,比2000年底的116.9萬億美元增長了3倍多。中國家庭財富佔全球總數的份額,從2000年的3.2%,上升到2020年的17.7%,增長非常快;同期美國的份額從36.2%下降到29.4%,歐洲的份額從29.3%下降到25.2%,而印度的份額則從1.1%上升到3.5%。但是,幾乎所有國家的堅尼系數都惡化,全球財富增長帶來的好處顯然並未得到公平的分配。

由於房地產和科技行業的繁榮,中國億萬富翁的數量也急劇增加,中美財富水平的差距也正在縮小。瑞信的數據顯示,中國成年人2000年的財富中位數為2,193美元,相當於美國的4.8%,到2019年年中上漲了9.5倍,達到20,942美元,佔美國同期成年人財富中位數65,904美元的31.8%。

盡管中國的人均債務在過去20年有所增加,但在2019年中僅相當於財富中位數的21%;相比之下,美國的人均債務在2019年中佔美國人財富中位數的95%(高於2000年中的76%)。債務增長速度加快,減慢了美國人淨財富中位數的增長,這些數字證實了經濟學家迪頓(Angus Deaton)和蓋斯(Anne Case)的發現,即美國工薪階層的相對生活水平已大大惡化,不僅不如美國前1%最富有階層,甚至趕不上中國工薪階層的財富增長。

中美國民淨資產差距 快速縮窄

從宏觀經濟層面看,中國社會科學院最近發布的數據表明,中國在縮小與美國的淨國民財富方面的差距,甚至比縮小GDP差距更快。盡管兩國房地產等資產估值具有不太可比的差異,中國按市場滙率計算GDP和國民淨資產在2000年均約為美國水平的12%,到2018年的GDP為13.4萬億美元,達到了美國數字的65%,而淨國民財富為88.6萬億美元,達到了美國的80%。中國2018年的淨財富與GDP之比為6.6,與法國相似,高於美國的5.3,僅略低於澳大利亞的6.8。

在過去的3個「五年規劃」中,由於國民儲蓄率和投資率持續佔GDP的40%至50%,中國的淨國民財富分別大增28%、25.3%和11.5%,國內資產價格在過去15年被重估,主要得益於更市場化的價格、利率和滙率形成機制。

截至2019年底,中國的國有資產為162.8萬億元人民幣(約25萬億美元),佔國民淨資產總額24.6%,家庭淨資產佔77.4%,而國外淨債權則相當於國民淨資產的2%;相比之下,美國家庭持有的淨國民財富為117.3萬億美元,佔總額111.7%,政府則淨負債10.6萬億美元,主要由聯邦政府欠外國債權人。

中國政府通過快速改善公共基建設施,增加了國有資產在淨國民財富中的份額,這使普通百姓受益,而不只是讓精英獲利。大量的國有資產也使政府能夠在「十四五規劃」中對養老金和社會保障部門注資,從而有效地將財富轉移給低收入階層。

此外,由於90%的中國家庭擁有房屋,且實際工資在過去10年以每年約3%的速度增長,中國現在可以轉向依靠消費作為其主要增長動力,這也解釋了為甚麼中國決策者不像美國所想像般擔心中美經濟脫鈎。更重要的是,中國受益於全球化,因此對攻擊全球秩序或美國幾乎沒有興趣。

解決自身問題 實踐全球利益

那些認為總債務水平上升將對中國構成威脅的人應注意,中國的債務主要是國內債務,實際上中國是對外的淨貸方。與此形成鮮明對比的是,美國的對外淨負債佔其淨財富的11.7%,達到其GDP一半以上,並且還在上升。只有在沒有資產支持時,高負債才成為一個問題。通過採取果斷措施來控制企業債務,中國企業的槓桿率已經從2017年首季的160.4%下降至2019年底的151%。

面對人口老齡化和暫時還在迅速增長的財富,中國必須抓緊應對社會不平等和氣候變化等全球性共同挑戰。共同繁榮就是共享的和平,沒有充分共享的繁榮,就不是真正的繁榮,中國有充分的理由通過解決自身的社會和氣候問題,成為一個負責任的大國和全球利益實踐者,而不是轉移資源去與美國爭鬥。

財富愈多,社會責任就愈大。2019年,中美兩國的淨財富總和達到了全球GDP的227%。這兩個超級大國需要停止爭鬥,並開始合作,去共同解決全球性問題。

Copyright:Project Syndicate, 2021.

www.project-syndicate.org

財富愈多,社會責任就愈大。中美兩國需要停止爭鬥,並開始合作,去共同解決全球性問題。圖為上月兩國高層對話。(法新社資料圖片)

撰文 : 沈聯濤 香港大學亞洲環球研究所傑出研究員、聯合國環境規劃署可持續金融顧問委員會成員
肖耿 香港國際金融學會會長、北京大學滙豐商學院海上絲路研究所主任

欄名 : 評論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