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下在家工作 改善職場性別平等

評論版 2021/04/24

分享:

大多數企業包括我的公司,在疫情期間體會到的其中一樣寶貴經驗是,彈性上班是可行的,並且可以很有效率。香港數十年來都有長時間工作的職場文化,包括「故意加班」的情況:有些員工故意延長留在辦公室的時間,當中有可能是怕準時放工會被認為懶散。

受惠防疫 中斷無效益故意加班

疫情期間的防疫措施和限制,中斷了這類沒有效益的故意加班,我認為是件好事。香港的企業在短時間內和壓力下,需要想出工作安排的新法子。企業採取了彈性上班時間、在家工作措施、利用科技資源,以便員工遙距工作。

這些措施都具有彈性,很多更是有助提升生產力,而且能鼓勵和推動職場的性別平等及多元性,希望這些創新的工作模式在疫情後仍然可以繼續。

香港大學經濟及工商管理學院與顧問公司在2019年發表的一項調查指,女性在能夠提供更靈活措施和時間的公司工作時,似乎有更好的事業發展;相反,僵化的辦公室文化和未能令女性在工作與生活間取得平衡的環境,則令她們傾向離開。

雖然香港大學逾半的學生為女性,但在職場的高級管理層中,女性只佔29%。不友善的工作文化或會令女士們從職場中退下來,一方面埋沒了女性在職場可以發揮潛能的機會,另一方面對香港的經濟發展也不理想,因為我們需要人才來保持城市的競爭力。

企業性別多元化對社會乃好事,單單這項就足已值得支持,更何況對企業本身也有益處。麥肯錫全球研究所自2014年對全球企業性別多元化進行調查,及後的研究對象擴至多國1,000多家企業,發現一間公司的盈利表現,與其女性管理層的人數有一定關係。

結論很是合理,企業需要與市場和客戶保持聯繫,若公司的管理層只有男士作決策,那麼要全面掌握市場脈搏可能會存有盲點。

港上市公司女性董事 僅佔14.2%

我公司的高級管理層成員大多為女性,包括行政總裁,但我得承認,在招聘人才時,性別多元化並不是我考慮範圍之首。我關注求職者的工作能力、經驗、才能、往績等,但如專業和資歷相若,那麼性別多元就可能成為更大的考慮因素了。社會有很多出色的女性,我公司甚至我自己也得益不少。

在公務員隊伍內職位最高的18位常任秘書長當中,有14位是女性,然而香港上市公司的女性董事比例,卻落後於其他地方,僅為14.2%,低於英國的34%和美國的28%,中國內地的情況與香港相若。

事實上,香港董事會多元性的數字令人擔憂。有報道指,截止2020年年底,恒生指數內的52家企業中,董事會的女性成員僅有74位;白人佔我們人口的0.5%,但卻佔了74個董事會席位!另外,有近四分一為「全男班」董事的企業,這些數字確令人感到意外。

香港交易所由史美倫女士領導,她很關注此情況,而港交所一直也採取措施鼓勵企業董事會性別多元,其發布的《環境、社會及管治報告指引》亦有要求香港公司提交詳細的多元政策。

有意見認為,我們應該可以走得更前、做得更多,香港特許秘書公會建議修訂守則,把女性董事比例下限設定為30%,並設6年過渡期,以「遵循或解釋」原則推行,即若未能實行規定,須提出原因解釋。

建議看來頗為合理,疫情過後的經濟復甦會是長時間的,性別多元化可以在當中發揮作用。我們都應該一起打破玻璃天花,無論甚麼職位,不論性別和種族,我們的職場都會為有能之士打開大門。

香港上市公司的女性董事比例僅為14.2%,落後於其他地方。(資料圖片)

撰文 : 陳智思 行政會議召集人

欄名 : 評論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