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核廢水非內政 日須回應鄰國關注

評論版 2021/04/24

分享:

近日日本政府提出要將123萬噸核廢水倒進太平洋,引起全球關注。今次要處理的核廢水,是當年福島核電站事故留下的,不同於一般核電廠正常運作下所產生的污水,這批核廢水曾經和燃料芯直接接觸,一眾科學家都認為它含有多種放射性物質及有害元素。早前日本副首相麻生太郎稱「那些水喝了也沒甚麼事」,實在是欲蓋彌彰兼公關災難!

筆者還記得幾年前到訪日本,拜訪了多家科研機構、風投基金及科創平台(如大學、孵化器等),整體感覺是當地制度比較僵化,階級與資歷觀念根深蒂固,重視經驗優於表現,年輕科學家較難上位,創業者募集資金亦非常困難。日本政府當時推出了一項名為Brain/MINDS的國家級計劃,用作推動大腦科學及腦神經的相關研究。日本政府投入了400億日圓,又拉攏多家本地高科投公司參與研究。

日腦神經科研 淪「派餅仔」項目

這項國家級科研項目的原意其實是非常好的,可是筆者當時見到日本政府委派的專家團隊都頗為年老(看上去70歲已經是最年輕的了),令筆者懷疑又是論資排輩的結果。幾年下來,筆者一直沒有聽到關於該項目的消息和進展,反而中美兩國在大腦科學上的研究卻有很多突破性的發展。

好奇之下,筆者最近詢問了當年帶領訪問團參觀的日本朋友,他憤憤不平地說這個研究項目最後變成「派餅仔」了:那些老專家根本沒有能力判斷哪些是突破性的技術,或判斷科研團隊的研究進度,結果錢都分到各家參與的大學、科研機構及大企業屬下的科研團隊口袋裏,可以商業化的項目幾乎沒有。

這個Brain/MINDS項目會一直持續至2026年,目前只是進行至一半,是否如這位日本朋友所說的一無可取,還言之尚早。近日日本政府對核廢水的處理方法,重新令筆者想起當地僵化和未能與時俱進的管治方式。

核廢水能喝? 政府公關反面教材

是其是、非其非,日本政府的決定誠然錯誤,即使得到一些大國發聲支持,可仍然是一個錯誤的決定。進一步而言,日本政府又是否已經花了最大限度的精力去尋求更佳的解決方案?是否與鄰國、國民有足夠的協商才作出這個決定?又或只是信任幾位老專家的片面之詞?

筆者並非有年齡歧視,只是日本這種論資排輩的做事手法,着實令筆者印象深刻,也大大遏抑了當地近年的科研發展。就此次福島核電站核廢水事件,若然當地專家無辦法妥善解決,或可試用近年比較流行的「開放式創新」(open innovation)概念,邀請世界各地的團隊及科學家參與制定解決方案,說不定高手在民間,比起日本自己的專家,他們或能提出更安全、健康和創新的方法。

以史為鑒,日本政府處理核廢水的方法,可以說是政府公關和危機處理的一個反面教材,「核廢水能喝」和美國前總統特朗普所說「新冠肺炎只是感冒」一樣,皆是愚昧之言。日本政府單方面的決定,似是依靠強大盟友背書一意孤行。

事實上,此次核廢水問題絕非日本內政,而是關乎全人類安全,太平洋亦非日本所獨享。筆者希望日本政府回應周邊國家的關切,在「地球村」眾多居民面前挽回公信力。

福島核廢水問題絕非日本內政,而是關乎全人類安全。(新華社資料圖片)

撰文 : 邱達根 慧科資本有限公司聯合創辦人及董事總經理、「創科未來」召集人

欄名 : 創科未來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