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宜設高層組織 助智慧城市升級

評論版 2021/04/26

分享:

近日聽到新加坡外交部長的演講,打動人心之餘,更令人思考香港智慧城市的發展路向。

事緣身兼新加坡「智慧國計劃」部長和外長的維文(Vivian Balakrishnan),今年3月在當地舉行的一個地理資訊會議上,大談地理空間創新如何成為該國邁向智慧國度的關鍵,而衍生的協同效應,更令事半功倍。這些論點並不新鮮,令人耳目一新的,是他在演辭中既不談政策,也沒提撥款,只是以活生生的實例說明,地理空間數據怎樣造福社群。

以拯救心跳驟停的患者為例,當地既有由新加坡民防部隊(Singapore Civil Defence Force)開發的myResponder應用程式,連結召車公司Grab和受過心肺復甦訓練的義工,讓鄰近事故現場的司機可以趕赴施救,今年初已在50部電召車上配備了心臟除顫器(AED)和急救箱;同時又有GeoWorks(類似香港的GeoLab)——新加坡土地管理局(SLA)轄下支援地理空間技術初創公司和企業的機構,旗下的無人機公司為救援人員引路,以盡速找到患者。公私營機構和市民透過空間資訊促成合作,便是維文所指的「巨大協同效應」。

又例如由城市重建局(Urban Redevelopment Authority)開發的ePlanner系統,將不同機構的空間數據彙集,提升土地規劃的效能,系統亦供私營醫療和社區組織運用,以便在長者密集的地區調撥資源,提供針對性服務。

星公私營合作 拓地理空間產業

實時空間數據用途廣泛,交通出行、汽車共乘、運輸物流和送餐服務等,這些地理空間產業在當地從2009年價值1.7億新元(約9.8億港元),到今天增至5億新元(約29億港元)。維文更指出,開發地理空間解決方案,除了政府建構整合資訊的數碼平台,私營機構的協作也不可或缺,上述的例子已說明公私營合作才能產生「巨大協同效應」。

近年香港政府也努力推動數據開放,3月底運輸署的「香港出行易」應用程式先後加入了九巴、龍運巴士和70條綠色小巴的實時到站數據,4月又會加入輕鐵;而新加坡引以為傲的單一數據平台OneMap3D,類似的城市三維地圖,香港地政總署前幾年已着手建立,它可顯示地形、建築物及多項城市設施,包括2,000多條行人天橋、400條行人隧道、輪椅通道和1,300多部公共升降機等,去年更免費開放給公眾使用。

港智慧城市項目零散 欠協同效應

可以說,香港在邁向智慧城市的步伐上,尤其在基礎建設上,絕不亞於鄰國。然而,我們卻有一個致命缺失,就是很多項目都比較零散,因此難產生協同效應。

而新加坡的成功要訣是甚麼?維文早前接受傳媒訪問,提到為甚麼新加坡要設立「智慧國計劃辦公室」,2017年更升級為「智慧國暨數碼政府工作辦公室」(SNDGO),兩者都直接隸屬總理公署,以確保不同的政府系統可以整合互聯,這樣才能把智慧國政策從上而下貫穿實施。

這也是為甚麼我有份創辦的智慧城市聯盟(SCC),早在2016年首份提交予政府的建議報告中,指出政府應成立一個高層組織,旨在「統籌主要任務,包括制定數據標準和規範,以及釐定數據定義、收集和處理的指引;並檢討現行法例對科技發展、數據運用,尤其在保護個人私隱和資料方面,是否需要更新。」

到今天,我們認為這些建議依然合適,而且更有迫切性,否則我們縱有更先進的技術、更多的撥款,也難達到預期的效益。

這個高層組織需由行政長官或政務司司長親自領導,以動員各個部門,令整個政府步伐一致,互相配合向前邁進。同時,為了貼近市場需求,該組織也應有私人機構和商界參與,從上而下,內外配合,才能發揮開放數據刺激新經濟的最佳效果。

撰文 : 鄧淑明博士 香港大學工程學院計算機科學系、社會科學學院地理系及建築學院客席教授、智慧城市聯盟創辦人兼榮譽會長

欄名 : 評論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