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女孩

副刊版 2021/04/27

分享:

要記一下這特殊的一天。第九十三屆奧斯卡頒獎公布的早上,搜「奧斯卡」三個字,沒有最新出爐結果。《浪跡天地》,早前在內地曾改名《無依之地》,擬定四月底公映,現在沒有下文。這早上,中國最廣泛使用的社交平台,微博上搜片名或人物相關字眼,得到的最多是三月份的信息。

搜百度,頭版有奧斯卡的最新得獎名單,細看下,卻沒有最佳影片、最佳導演和最佳女演員幾項。在朋友間最常用的微信圈,以自媒體公眾號形式發放的結果公告帖中,主理人表示,包含該批得獎名字的帖,都不能發出(這操作系統一般是在後台備好料後,按發布鍵然後等審批結果,沒事就能發出,但若遇敏感詞則會被攔住發不出)。他們只能用其他方法繞過,可能是另改一個名字,或索性不提相關獎項,內容才得以發出。

於是,人們看到的結果,各有說法。有時,女導演的名字,被改成「那個女孩」,有時是ZT;有時,那片名被改成「有靠之天」(對應「無依之地」)。

但要談論或傳播,還是有辦法。朋友間在微信圈中主要是通過圖像來轉發(朋友間個人發布的資訊沒公眾號管得那麼嚴),有時是傳閱排好版的得獎圖文名單,有時是幾十秒的得獎視頻剪輯,配以各人自己的意見。

要算是在僅有的能看到的得獎結果帖中,還是挾着極大正反雙方的留言。有人誇讚,女孩把中國傳統文化《三字經》作有力文化輸出,有人比對中國人講性本善,西方講性本惡。無限詮釋的則提到更深藏的信息:背誦頭兩句好了,後兩句「性相近……」就不好再唸下去,並懷疑是得獎人的高級黑(居心叵測的抹黑)。這現象值得記,它已大大超越了甚麼電影或人得獎的問題,而是這「消失機制」的全面及力量。這真的是人們需要的嗎?

撰文 : 李照興

欄名 : 中國新呢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