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深社工從中風復康獲得啟發 迎難而上只需將困難分拆

副刊版 2021/04/27

分享:

「逆境視乎你如何看待,用spotlight照着它,只會令難度加倍。若把大困難分拆,便會容易解決得多。」

康蕓復康治療中心營運總監黃惠娜(Cindy)是一位有26年經驗的註冊社工,加入志願機構後,她致力於中風復康治療及支援,更曾參與多個醫社合一的先導計劃,這啟發她學懂了一套面對挑戰迎難而上的法則。

初接受治療的人,我們安排他們用一些醫療儀器去紓緩肌肉繃緊和痛楚,刺激他們的大小肌肉。另外,我們會透過玩虛擬遊戲來做療程。我覺得如果像以前那樣執豆、搓泥膠(來做訓練)都幾sad,但透過一些有趣的方法進行治療,不但感覺更好,病人康復的機會也較大。」黃惠娜介紹這間她負責策劃的私營復康治療中心時說。

跨專業團隊提供復康服務

這間全新的復康治療中心,以跨專業的團隊(包括老人專科醫生、物理治療師及註冊社工等)為有需要人士度身訂造復康及保健計劃,提供腦神經康復、骨科康復及痛症治療等多元化服務,當中有針對身體不同部位的先進醫療儀器,又有幫助患者站起來的「機械腳」。她感恩地說:「我們用了不夠兩個月就開到一間復康中心,真是全靠團隊不眠不休的努力。」

Cindy指出:「社工的角色是facilitator,推動周遭的人向共同目標前進,便可以行得更快。助人自助,是我們的mission。」她自言有耐性和同理心,但當初選讀社工實在有段故。「我讀書都算平步青雲,只是公開試失手,同學都考進港大,我入不到很傷心,那時樹仁的社工系,是該學院最難入的學系,所以我就選擇讀社工。我未考完畢業試就搵工,第一份見的工,就是聖公會福利協會,對方聘請我做老人服務。」

第一代醫社整合社工

Cindy記得首項工作,服務對象就是黃大仙籠屋居民。「那裏的居住環境很差,但居民很尊重社工,會抹好張凳給我坐,我不覺得危險,但氣氛就很緊張。」她說當年很多剛畢業社工做外展邊青服務,她就選擇服務長者。「有些人覺得老人家講嘢悶,我卻覺得他們的經歷我未遇過,跟他們傾談得到不少智慧的傳承。」

Cindy 26年的社工路上,其中23年是在聖公會福利協會服務。她很感恩得到機構的栽培,令她有機會先後在10個不同的單位工作,參與策劃了9個醫社合作的先導計劃,包括香港首個長者安居計劃屋苑彩頤居,還有把香港聖公會張國亮伉儷安老服務大樓轉型為認知障礙及中風復康中轉院舍。

作為香港首批做醫社整合的社工,她解釋:「以前社工在老人中心工作,治療師就駐復康中心,各有各做。醫社整合先導計劃,就嘗試讓兩班人一齊合作。由社工去幫病人做不同層面的評估,然後把病人情況解釋給治療師知道。」

她笑言最初開會根本聽不明白醫生所講的內容,於是她去讀醫務社工課程,最慶幸遇到一些好醫生令她獲益良多。她在做中風復康服務累積了十多年經驗,期間經歷了兩件事,令她有深切反思。

父親中風的反思

「大約10年前,我爸爸中風,被送往北區醫院,等了很久都未見到醫生,我把他送往聖公會的中風復康中心,卻遭親朋戚友質疑我的決定。那星期,爸爸爆了血管3次,一家人十分慌亂。事後我才醒覺到自己搞的復康服務,原來未有為病者家人提供足夠的資訊,而他們才是負責為病者做決定的人。」談到父親的情況,Cindy欣然說:「早已行得走得,和一般人沒有分別了。」

再之後,她又遇上同事丈夫中風的事件。「他出事時兒子得8個月大,他昏迷了3天,我都曾經以為無希望。到他醒了,我就很希望幫到他們一家。他們不是低收入家庭,但要供樓,又有幼子要養,根本沒餘錢醫病。令我感歎香港有一些相對中產的家庭,得不到政府援手,但長期住私院費用又難以負擔,如何是好?」

這件事令Cindy離開了NGO轉投私營企業後,也繼續思考應提供怎樣的用者自付復康服務,以切合中產人士的需要。「現在有私家及政府醫院的醫生轉介病人個案給我們,但凡年齡50以下的中風者,若是家庭支柱,又不符合取得政府援助的條件。只要經過我們評估後,認為有復康潛能,投資者是願意為有關病人提供免費服務的。但始終是生意,所以只是為期3至6個月,不會無限期免費。」

跳出NGO加入商界

她解釋:「私營公司做慈善都是基於企業社會責任,所以我很鼓勵多些社工跳出comfort zone加入商界,因為只有社工才會爭取做好企業社會責任的計劃。做免費服務會吸引到不少人申請,所以一定要有人懂得做評估篩選,令投資者幫到真正有需要的人。」

Cindy說從前在志願機構喜歡參與先導計劃,因為沒有框架,可以有很多發揮。現在為私營機構效力,不變的是她那種樂於做開荒牛的拼搏精神。但每次要開拓新項目,難免挑戰重重。幸好,她多年來就從觀察病人中風的康復過程,學懂了一套面對困難的法則。

「如果一開始把目標定為令瞓床的病人可以行走,彷彿遙不可及。但若果首個目標是由瞓變為挨着坐一分鐘。做到了,給予大大的鼓勵,再定下個目標是坐穩5分鐘,過程便會容易得多。所以,我們會把病人每次訓練步行的過程記錄下來,他們看到成效,便會有動機繼續做訓練了。」簡而言之,她的解難之道,就是把問題化整為零。「問題很大,便拆細它,再訂立多個小目標。小步子走路,始終會到終點。若然一直只是望着個大問題,便會有無力感。」

---------------------------------

難忘去偏遠山區 探獨居長者

黃惠娜26年的社工生涯中難忘的個案甚多,當中包括90年代到偏遠的大澳深石村探訪獨居長者。

「我記得落了巴士後,要步行3小時才到那條村探望住棚屋的獨居婆婆。整條村只得廿幾人,他們的屋有水電,但很簡陋,並沒有廁所,要走到石灘大小二便!晚上,我還要好似偷渡般坐『大飛』去黃金海岸才能離開。」

深石村是救護車都去不到的地方,她最初不理解為何這班長者不願意搬走。「我去多幾次終於明白了,因為這是他們的家!」

Cindy後來想到組織一班義工隊去探獨居長者。「首次在企業招募義工,已經反應踴躍。我發現其實不一定要這班長者搬出去入住安老院,因為有一班願意入去山區的義工,他們會定期去幫老人家修理間屋,又陪我壯膽,兩全其美。」她領會到,單靠社工改變不到世界,集合不同專長的人再加以發揮才能成就大事。

作者:胡慧雯

責任編輯:何小雲、梁靜詩

註冊社工出身的黃惠娜,現為康蕓復康治療中心營運總監。社工經驗令她學會把大困難分拆解決,以「小步子」走的法則面對。(黃建輝攝)

康蕓復康治療中心引入了全港首台Bure Rise & Go 助立步行器,為中風康復者提供震動治療。(黃建輝攝)

Cindy籌劃康蕓復康治療中心前,曾參考數十間外國復康中心的營運模式。(黃建輝攝)

Cindy 2001年參與首個社署醫社合一之先導計劃,改善家居及社區照顧服務,與馮堯敬醫院團隊合作無間。(被訪者提供)

Cindy曾參與管理「彩頤居」,每年為長者安排境外活動。(被訪者提供)

90年代 Cindy策劃包角仔送給街坊的活動,讓老人家發揮專長助人自助。(被訪者提供)

Cindy廿多年來一直做老人服務,她說跟長者相處要有耐性才能交心。(被訪者提供)

90年代尾,Cindy曾帶領企業的義工隊到大澳深石村探訪獨居長者,協助在屋外除雜草。(被訪者提供)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