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據中心扶助宜改革 促健康發展

評論版 2021/04/28

分享:

筆者之前幾篇文章探討過政府以「有形之手」扶持新產業發展的政策,分析數碼港、Tesla電動車、太陽能「上網電價」等案例,以及當中可以加大力度乘勝追擊的方向。「餵奶」固然是促進新產業成長的其中一個方法,但要一個行業健康成長、走向成熟的下一步,其實是「戒奶」。換句話說,在某些時候,當一些新產業達到一定發展程度時,減少補貼資助可以較有效地刺激其更快和更穩健地發展。

港科技發展 「需求側」成功案例多

最簡單地說,發展新產業又要再分類為「供應側」和「需求側」的刺激方案,兩者所需的扶助方式不同。香港向來「需求側」強勁,例如數碼港後來成功吸引世界頂尖的科技公司如微軟、IBM等大批落户,也算是一種成就;而那些科技巨企在港的部門,這些年來做「需求側」的銷售業務多於「供應側」的研發工作,其實也未必是壞事,因為這證明香港以及以香港為中心地的亞太區非常「有客」。

而1999年已推出的數碼港項目,過程經歷一波三折,備受爭議,說穿了其實就是因為一講到科技,早年大家總是聚焦在研發「供應側」等一類香港市場短版,香港政府即使出錢出地,始終難敵地少人多、生活成本高、對產業的容錯空間狹小等因素,令進行研發工作的空間有太多先天性局限。

然而從「需求側」而言,「地少人多人工貴」的市場對新產品而言反而是優點,因為這意味着只要新科技產品做得夠好,就能以很好的價錢大量銷售。香港市場作為區內「最好的起步平台」,影響力輻射至大中華區以至東南亞,筆者早前文章提及的Tesla電動車,本港銷售量理想到創辦人馬斯克2016年曾親自來港感謝特區政府和市場支持,說香港是世界電動車發展的「指路明燈」,今日Tesla的市佔率已經能夠問鼎日本傳統大車廠。

由奢入儉難 新產業需適時「戒奶」

說完「供應側」和「需求側」的分別,問題的另一個維度就是時間。所謂創業難,守業更難,政府在行業初創時出力孵化,邏輯上總是有一個前提,就是有關產業終有一日會茁壯成長,毋須政府永續扶持,兼且將會帶來稅收。但一個正確的扶助政策,應該扶到甚麼時候叫停?時間就是一個關鍵問題。

如果政策扶助做得好,如「發展型國家」南韓,連演藝娛樂一類難有客觀標準判斷優劣的行業,都可以用政府的工業政策推到國際一流地位;反觀較強差人意的例子,則有如馬來西亞汽車業,搞了幾十年仍是靠政府優惠政策,對外則行保護主義。時至今日,馬來西亞汽車在國際上毫無競爭力,筆者幾年前旅行,曾租一架馬來西亞出產的新車,10,000里數都未夠,已經出現起動問題。

自2015、2016年,電動車成功在港搶灘後,特區政府在2017年決定結束香港電動車的「零稅」優惠,當時群情洶湧,電動私家車新登記數字曾下跌一時;但近月數據說明,香港電動車銷量又再一次穩步上升,Tesla更於去年8月首次在香港新私家車銷量排行榜奪冠,證明電動車新科技已在香港「入屋」,可放手讓市場百花齊放。

除電動車外,近年「數據產業」已成為互聯網行業的中流砥柱。雲端運算、電子商貿、人工智能、數據分析和物聯網等技術其實早已成熟,互聯網工業在香港也不是新事物,本港互聯網基建、上網速度均長期位列世界前沿;「數據中心」市場龐大,而且在香港的業務性質也是以「需求側」為主,並非數據庫硬件器材的研發。政府提出要發展數據產業不久,其實已在市場中得到回響,不少私人企業已看準時勢,適時投資,吸引國際企業、大公司在香港設置數據中心,證明數據中心行業在香港已上軌道,根本不需要政府出錢出地扶助,也可以健康成長。

然而,政府的補貼政策並未有跟上市場的蓬勃發展,近期科學園仍以數百元一呎的價錢,把市值數千元一呎的土地批予數據中心。以最近將軍澳工業邨招標約80萬呎地皮為例,保守估計每呎補貼約3,000元,總資助金額高達24億元,金額涉及之大,影響已能自行運作的市場之餘,亦令人關注科技園審批申請的標準,創科局被質疑透明度不足等。既然數據中心業務已有價有市,政府其實大可以找具公信力的第三方獨立審理批地程序,以價高者得的方式進行公開招標。

港數據中心以質取勝 補貼反無益

香港科技園公司一直以平均每呎數百元的蝕本價,批出工業用地皮予數據中心營運商,可是數據中心行業今天算是「已發展」行業,市場上已有很多私人投資者願意主動參與,維持補貼有機會拖低本港數據中心服務的市場價格,降低整個行業的盈利能力,無端打擊了私人市場對投資香港高科技產業的信心。

再者,香港在資訊流通、商業服務的需求上,近年來優勢一直強大。既然行業已成熟,香港亦不需要打減價戰去招商。正如「瑞士的產品服務好賣不因價錢平」(Switzerland do not come cheap),香港亦是同樣道理:會選擇在香港設置數據中心的企業,本來已不是因為價格便宜,而是香港能提供的服務質素較高,兼且方便又可靠。

在中期而言,現行補貼政策有機會觸發營運成本較低的受資助企業割價促銷,形成惡性競爭;更有甚者,受補貼的數據中心將由政府津貼的剩餘用地違規「分租」出去,做其他生意,進一步影響其他行業的正常市場運作。政府扶助新產業,變成扼殺新產業的發展,好心做壞事。

一直以來,在國際大生意上,香港最引以為傲的地方就是「出處不如聚處」。香港先天的地理位置、行政效率和市場自由度,一直是區內的特殊優勢。既然香港在這場科技經濟競賽中,已取得「需求側」的全球領導地位,下階段不如集中在培訓和吸納行業中的國際人才;至於補貼政策,既然已在市場中完成歷史任務,亦可能要重新檢討,因時制宜了。

「數據中心」市場龐大,而且在香港的業務性質也是以「需求側」為主。(資料圖片)

撰文 : 劉國匡 時事評論員

欄名 : 評論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