衍生產品對冲 應對氣候變化風險

評論版 2021/04/29

分享:

美國總統氣候特使克里(John Kerry)訪問中國,與中國氣候變化特使解振華進行會談,及後兩國發表聯合聲明指出,中美致力於相互合作,與其他國家一起解決氣候危機,加強實施《巴黎協定》,包括實現全球平均氣溫上升控制在低於2℃的目標,並且努力限制在1.5℃之內。很顯然,全球氣候變暖對人類生存環境的破壞,已顯得愈來愈嚴重,若不及時應變,人類社會或將面臨無法挽回的災難性損失。

如何防範氣候變化風險對經濟帶來的損失,是一個很值得討論的問題。本文對氣候金融衍生產品控制氣候相關風險的可行性,作出了分析。

氣候變化 帶來兩類別風險

氣候風險複雜而且多元,一般可劃分為「實體」和「轉型」兩大類別。實體風險源自氣候變化對實物、營運或計劃等衝擊,由此對經濟活動帶來的直接影響,並往往損害到資產和公司績效,例如極端天氣和海平面上升等,直接推高成本。舉例來說,承保沿海地區物業的保險公司,將面臨更大損失,而農業生產者亦較易受到極端天氣變化的影響。

至於轉型風險,與影響過渡至零淨碳排放經濟所產生的不確定財務因素相關。這類風險由政策調整、技術革新、公眾喜好和社會風氣改變等因素造成,例如石化能源公司會因原煤定價,或政府對碳排放的限制而招損;在氣候變化驅使下的科技進步和政策轉變,亦可能威脅部分企業現有的業務模式,例如傳統汽車業或會被電動車、燃料電池汽車所顛覆。由此來看,氣候變化風險對商業經營帶來的潛在損失,是不容忽視的。

與氣候相關的實體和轉型風險,已然或即將影響到絕大部分經濟領域。這些氣候風險的嚴重程度,取決於其為時長短、所在地域、受影響行業,以及緩解和適應氣候問題所採取的相關措施。若這些風險被錯誤解讀或控制失當,勢必影響到金融資產的價格,甚至威脅整個金融體系的運作。

總而言之,氣候變化和天氣情況所產生的實體和轉型風險,帶來前所未有的挑戰,極需創新解決方案。筆者認為,通過設置金融衍生產品或有助應對挑戰。

過去20年,衍生產品一直是用來控制氣候相關風險的輔助工具之一。現時,不少農業、能源業及金屬行業的市場參與者,以及金融機構,都有進行各類相關的場外交易,或於交易所買賣氣候衍生產品。目前,市面上不僅提供傳統的氣候衍生產品、電力期貨,還有相對新興的產品工具,包括價格基於股票指數的ESG期貨和碳衍生產品。

現有氣候衍生產品 僅轉移風險

早於1996年,應對惡劣或反常天氣情況引發相關風險的氣候衍生產品已告面世。這些產品的設計和回報,主要取決於相應的天氣指數,例如降雨量、溫度、濕度或降雪量。相對於傳統的金融市場,氣候衍生產品市場較不完善,主要在於其相關資產不可儲存。今天,氣候衍生產品主要供企業作對冲之用,以盡量降低反常天氣所帶來的負面影響,亦供對冲基金和其他投資者利用這些市場波動,從中進行投機獲利。

這些現有衍生產品的主要目的和作用,並非為控制影響全球的氣候風險,而是讓企業得以把風險轉移予願意或更有能力承受風險的市場參與者。因此,市場其實需要一類全新的衍生產品,可以更好地應對環球的氣候挑戰。

近期,創新的ESG期貨產品應運而生,而ESG交易所買賣基金及指數期貨市場近年同樣交投暢旺,成交量和未平倉量與日俱增。去年第一季,ESG基金的全球投資額達456億美元。這些衍生產品的市場能否進一步壯大,取決於ESG基金未來能否持續增長、成本能否下降。

數量供不應求 3大原因

照目前情況看,現有的衍生產品數量遠遠供不應求。首先,在交易所上市的大部分氣候期貨和期權,所建基的天氣指數,均聚焦於某個特定地方或地區劇變與非劇變天氣數據的總和,這些產品固然有助監控該地的氣候相關風險,卻無助應對氣候風險所帶來的更廣泛影響。

第二,現有的衍生產品流動性不高。由於難以利用模型精準分析潛在氣象因數,氣候衍生產品亦難以準確定價,加上投資者對此市場和帶來的裨益認知不多,因此不欲主動參與此類交易。

第三,準確的天氣數據不易獲取,亦令開發氣候衍生產品的過程受到限制。只有透過可信可靠的數據,才可計算相關價值鏈的環境因素和特質,從而設計出相應的氣候衍生產品。能否準確量化氣候風險,是評估借貸風險、為衍生產品定價和開發可持續金融產品等一系列財務方案的關鍵。

可以說,氣候數據平台和氣候金融科技方案,能夠為投資者提供可靠、具有連貫性且可資比較的數據,而氣候金融實驗室則有助將氣候風險數據集中處理,以及進行分析,並設計出創新的金融產品。最近,MSCI及Trucost等私人公司設法構思新方案,針對整個生命周期的數據包,進行收集、處理和傳送,從而更好地反映出資產層面環境特徵所蘊藏的市場價值和附帶風險。

市場需求日增 持續推陳出新

鑑於市場對可有效控制氣候風險的金融產品需求日益殷切,衍生產品交易所亦可望能夠透過不同方式拓展業務,包括不斷完善現有產品,以及持續推陳出新。

目前,各衍生產品交易所正尋求將可持續發展和氣候相關的因素,計入現有的合約當中。企業亦日益關注其所制定產品的可持續發展,而消費者亦同樣關注購入和享用的金融衍生產品之可持續性發展,因此,相信企業需要更妥善監管和了解自身的供應鏈,以達致若干可持續發展標準。在這個考量下,衍生產品的合約有必要因應環保標準的變化,進行修訂。

舉例來說,聯合國國際海事組織2020年發布的國際公約規定,船舶須棄用高硫燃油,改用低硫燃油,這樣一來,就逼迫現有的衍生產品必須進行調整。最近,一些場外交易掉期合約亦已經過修訂,納入全新的可持續發展誘因機制,該機制分別於2019年8月及10月先後應用於場外交易利率掉期和外滙遠期掉期。

另外,市場如今亦推出全新期貨合約,給投資者對冲風力發電和太陽能發電、輸電和儲能的風險。新面世的金融產品,將可大大提升電力市場參與者控制風險的能力,並促進再生能源市場的發展。

總的來說,氣候金融衍生產品有望從金融層面控制氣候相關風險,提供應對氣候挑戰的經濟誘因,並有助改善社會公義和福祉。然而,這類產品的市場能否進一步壯大,取得令人滿意的成效,實賴業界對氣候風險議題的持續關注,取得精確的氣候數據和分析模型,以及與不同領域的持份者攜手合作。但無論如何,通過衍生產品來對冲和應對氣候變化風險帶來的經濟損失,無疑是人類應對氣候變化風險的其中有效方法!

通過衍生產品來對冲和應對氣候變化風險帶來的經濟損失,無疑是人類應對氣候變化風險的其中有效方法。(新華社資料圖片)

撰文 : 陳展輝 科大商學院金融學系助理教授
George Panayotov 科大商學院金融學系副教授
儲莊 科大商學院金融學系博士研究生

欄名 : 評論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