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入SPAC 港創科界能得益嗎?

評論版 2021/05/01

分享:

早前財政司司長表示,已要求港交所和證監會探討允許「特殊目的收購公司」(SPAC)在港上市,以增加新的融資渠道。香港的競爭對手新加坡亦步亦趨,正積極展開計劃,劍指SPAC亞洲龍頭的地位。究竟這波風潮是亢奮的投機,還是幫助香港創科界集資的新利器?

美掀SPAC熱潮 大亨名流參與

SPAC其實是一個已上市的資金池,可是它本身沒有業務,其目標是尋找另一家公司,通過合併讓後者上市。2020年,美國成立了約250家SPAC,共融資830億美元,勢頭有增無減,金融大亨、政界名流、體育明星等紛紛參與,包括TikTok前老闆Kevin Mayer、前籃球運動員Shaquille O'Neal、前特朗普經濟顧問Gary Cohn,都是SPAC的發起人。目前最大規模的一家SPAC由對冲基金舵手Bill Ackman在去年7月成立,並籌集了40億美元。

SPAC快速走紅,有其結構性原因。SPAC的壽命通常不超過兩年,發起人將它上市後,便積極尋找想要融資並上市的收購對象。由於一般投資者購買SPAC股份時,並不知道將會收購哪間公司,而是靠信任發起人開出的「空白支票」,因此SPAC也被稱為「空白支票公司」。

一旦發現收購目標,SPAC的股東會就合併發起投票,此時往往引進新的投資者,籌集更多資金。合併完成後,發起人獲得新上市公司的一部分股權,通常還會成為新公司的董事,而經過幾輪增長的資金池,就變成了新上市公司的的營運資金。

對許多希望上市的企業而言,SPAC提供的上市之路更短,不確定性也更小,因為被合併的公司能預先知道融資金額;相反,傳統IPO手續繁複,承銷費用高昂,又要通過監管當局的重重審查,而且為確保上市首日股價上漲,承銷商更鼓勵公司定出較低的發行價。因此,紅杉資本(Sequoia Capital)的合夥人Roelof Botha批評傳統IPO「昂貴、低效」。

3大原因 吸引創科業者

雖然SPAC能收購各行各業的公司,但它尤其吸引創科界的業者。首先,許多創科公司經歷種子輪或A輪融資後,難以吸引到更多私人投資,又因規模太小而無法走傳統IPO之路。在這種情況下,SPAC或許是一個幫助融資的選項。

第二,SPAC能夠擺脫IPO以實際業績作為上市條件的傳統。SPAC較容易接受以新產品概念、構想中的市場規模來為合併目標估值,因此生物科技、人工智能等需要長時間深耕的科技公司可能受益。它們可經由SPAC上市,從而獲得長期、穩定的資金支持。

第三,SPAC讓散戶有機會參與投資一些深具潛質的創科公司。過往,一家創業公司在上市之前,其增長回報的一大部分都已經被風險投資者、私募股權機構等拿走。SPAC傾向與處於早期發展階段的目標合併,變相讓散戶以簡單的方法(買入SPAC股票),便能以近似風險資本的方式,參與投資科技產業。

然而,筆者亦想提醒,SPAC這種融資工具有其投機、跟風的色彩。據美國的經驗,眾多SPAC形形色色,分化非常明顯,優秀的SPAC有明確的收購目標行業,也有出色的管理團隊,幫助初創企業成長;另一方面,一些SPAC的目標則含混不清。

由於很多SPAC未能在兩年限期內找到合適的目標,發起人為避免損失,會有強烈意慾「飢不擇食」,倉卒促成併購交易。在這種動機下,所選目標公司的質量可想而知,故此SPAC股價的表現可能比IPO上市的公司或整體大市更差。一旦SPAC引入香港,投資者宜認清其利潤豐厚但投機性強的雙重本質,小心衡量投資風險。

一旦SPAC引入香港,投資者宜認清其利潤豐厚但投機性強的雙重本質,小心衡量投資風險。(資料圖片)

撰文 : 羅浩宇 「創科未來」總幹事

欄名 : 創科未來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