圍堵中俄「一敵二」 美不怕落下風?

評論版 2021/05/03

分享:

中美對抗競爭關係大於合作,美俄關係也在拜登執政數月後鬧得更僵。拜登選前就稱俄羅斯是美國「最大威脅」,這位傳統政客入主白宮後,針對俄羅斯的擠壓力度不亞於針對中國,並不掩飾雙重圍堵中俄戰略意圖。

俄羅斯近日高調表示可能退出國際太空站,即被視為「疏美親中」又一步。三角關係避免以一敵二道理顯淺不過,美國是否忘了冷戰與中國聯手才拖垮蘇聯一課?

拜登對俄出手 驅外交官金融制裁

外界常認為拜登外交「軟弱」,這無疑只是錯覺。拜登上任以來,除了進一步打起「台灣牌」、新疆議題再次炒起、美軍航母3個月3次開入南海,俄羅斯周邊形勢亦變得波譎雲詭。烏克蘭被指有意在北約間接支援下,對烏東親俄分離地區發動進攻,俄羅斯則一度在俄烏邊境部署重兵,烏東俄美代理人戰爭險些再次打響。

拜登在其他方面亦猛烈對俄出手。他公開贊同普京是「殺人兇手」、大批驅逐俄外交官,更金融制裁俄羅斯,禁止美國金融機構參與盧布一級市場,或買賣俄羅斯央行發行非盧布計價債券。特朗普個人對俄相對溫和的時代,顯然已經不再。

俄羅斯看來也對拜登不抱甚麼幻想。外長拉夫羅夫(Sergey Lavrov)直斥,拜登與前兩屆政府對俄政策如出一轍;自己數月前與美國新任國務卿布林肯通話,提出將俄美對抗「清零」,結果卻迎來新一輪制裁,俄羅斯已經忍夠,要對美國「不對稱反制」。

美雙重圍堵戰略 違力量平衡法則

美國同時視中俄為敵,試圖雙重圍堵,但歷史給美國的教訓很是慘痛。「雙重圍堵」(dual containment)實際並不新鮮,美國最早用於1991年波斯灣戰爭後的中東,同時遏制伊朗、伊拉克這兩個在波斯灣爭霸的國家,改變了美國在1979年伊朗伊斯蘭革命後純粹與伊朗為敵,並於1980年代兩伊戰爭支持伊拉克對抗伊朗的政策。

美國圍堵戰略冷戰時針對蘇聯雖然成功,但雙重圍堵卻有違力量平衡法則,美國也因此犯下大錯。美國為了雙重圍堵伊朗及伊拉克,決定在「聖地」沙特阿拉伯駐軍,成為激進伊斯蘭勢力冒起一大理據,最終間接釀成2001年911恐襲。美國2003年更發動伊拉克戰爭,直接深深捲入中東泥潭,至今仍無法抽身。

美國現在把雙重圍堵棋盤,由波斯灣放大成歐亞大陸,嘗試同時遏制中俄,凸顯拜登等美國建制派面臨的局限。今天俄羅斯雖然只是當年蘇聯的一個影子,而美國也意識到中國才是最大對手,但美國建制派始終忘不了蘇聯軍隊在德國與美軍正面對峙、潛艇在大洋中心與美軍分庭抗禮、轟炸機和導彈與美國形成核恐怖平衡,令美國沒法獨自主宰世界的記憶。

美國連一個昔日經濟強大的盟國日本也容不下,自然仍視今天俄羅斯為必須消滅的政治、軍事威脅。只是美國現在還要同時應對中國經濟、科技挑戰,力量恐怕捉襟見肘。

中俄料加快聯手 推動去美元化

誠然,中俄關係雖然親密,但很大程度上只是基於利益而非「真兄弟」,不像美國及其主要盟國有共同價值信念。中俄邊境長達數千公里,理論上存在難以避免的天然衝突,中俄交往歷史可謂也是一部邊境衝突與土地易主史,反觀中美、俄美都沒有這樣的問題。中國「一帶一路」也貫穿中亞、東歐,涉及俄羅斯傳統勢力範圍,相信或多或少引起莫斯科警惕。

不過,中俄關係其實毋須完美,只要比俄美關係好就足夠。冷戰後俄羅斯一度嘗試融入西方,但美國始終視之非我族類拒絕接納;北約再無蘇聯對手下反而大舉東擴,擠壓俄羅斯生存空間。美國「恐俄」猶如治不好的頑疾,特朗普本有意與俄羅斯改善關係,以便美國騰出手來應對中國,結果卻遭美國內部極大反彈和阻力,亦為他本人惹來「通俄」罵名。

美國雙重圍堵,反為中俄淡化兩國天然衝突注入動力。尤其是拜登對俄羅斯盧布動手,顯出經濟絞殺俄羅斯意圖,更有「演習」未來對中國使出類似招數味道,此舉勢令俄羅斯更緊抓住中國經濟支持,並驅使中俄加快聯手推動去美元化進程。

中俄有此長綫共同利益,俄羅斯在可見將來向美國「出賣」中國換取制裁解除機會甚微。畢竟美國極不可能承認俄羅斯對克里米亞主權,而且美國制裁俄歐北溪2號天然氣管,更顯出美國不講道理,難獲俄羅斯信任。

美「懷冷戰之舊」 因蘇聯弱過中國

美國或也低估了中俄親近,俄羅斯所能給中國的回報。除了國際政治和輿論上的支持,俄羅斯科技積累也能使美國對中國的競爭更為頭痛。國際太空站原本正是美國主要出資、俄羅斯主要提供技術的產物,俄方如今威脅拒絕美國延長使用年限提議,退出合作,潛台詞就是現在中國更有錢,中國太空站也快要建成,俄方有條件轉會並為中國添把勁,同時使美國失去太空長期立足點。同理,中國航空事業僅餘的發動機技術短板,俄羅斯亦有能力為中國補完。

事實上,美國戰略界未必真的不知道雙重圍堵中俄的弊端,惟美國政治生態卻決定政策是由「屁股指揮腦袋」,積重難返,就算拜登與普京6月峰會搞得成也改不了。基辛格就指,中俄史觀大不同,俄羅斯向來自覺不安全,尋求力量與支配以八面禦敵,中國則受儒家文化影響,認為國家只需以最佳效率運作,即可獲得各國敬畏;美國今天把中國視作天然敵人,實際上是「懷冷戰之舊」,因為蘇聯從來沒有中國現在般強大,比中國易對付得多。

俄羅斯所能給中國的回報,除了國際政治和輿論支持,科技積累也能使美國對中國的競爭更為頭痛。圖為國家主席習近平(右)於2019年在金磚國家領導人會晤與俄羅斯總統普京(左)握手。(新華社資料圖片)

撰文 : 連兆鋒

欄名 : 中外廣角鏡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