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言激發創作靈感 童書作者享受與女兒共處時光

副刊版 2021/05/04

分享:

本周日是母親節,新雅文化剛出版了一本關於媽媽的溫情繪本《媽媽喜歡臭熏熏》。作者梁雅怡卻自言從來不覺得生了孩子是甚麼很偉大的事情,作為媽媽,只享受生活中和女兒相處的時光。

梁雅怡說,身為女兒,她很感謝媽媽,但作為母親,卻不會把媽媽的角色看得太高,也從來不是很煽情的媽媽!

她的新書中,以幽默的方式,透過女孩的視角帶出與媽媽行為的反差,輕鬆道出媽媽照顧家人的日常。

雅怡先後出版過多本童書,有給幼稚園的讀物《快樂小天使圖書系列》、為非牟利機構創作的繪本《完美的聲音》,也有只出版了電子書的《沒有人知道的生日會》、而《我想養鯨魚》及《媽媽喜歡臭熏熏》都是緊貼女兒的成長而創作,靈感都是源自生活。

童言要耐心聆聽

啟發她寫《媽媽喜歡臭熏熏》,是女兒三、四歲時,一次看到阿姨為初生小表弟換尿片,面對便便仍面不改容,因而說了一句:「原來阿姨不怕臭的啊!」

而《我想養鯨魚》的真實版本,是女兒想要一條寵物魚,雅怡心裏不贊成,便反建議女兒不如養鯨魚,當時女兒一本正經地說不可以,因為鯨魚會噴水弄濕房子,但隨即又想到用塞子塞着它的氣孔……

雅怡笑言小朋友的搞笑對話與思考智慧值得記錄下來,但這要大人專心與他們相處,耐心細問,才會了解孩子的有趣思路。她最近與讀國際學校的女兒提及全職媽媽一詞,女兒立刻疑惑的問:會有媽媽不是「全職」的嗎?

孩子小學時看車仔麵檔的餐牌,也曾把豬皮讀作「豬波」,牛腩說成「牛東」。「家長們遇到相同情況,必然立刻糾正,但我很好奇為甚麼會出現『波』字,細問之下,原來女兒看過皮球一詞,因而聯想到波字、看到南會變成東……這些家庭笑話說到現在仍樂此不疲,是大家的共同回憶。」

雅怡續稱,在女兒七、八歲時,很多同學都會舉辦盛大的生日會,她每年只會邀請幾位要好的同學與孩子一起慶祝,因而又觸發她創作了《沒有人知道的生日會》,故事描述小老鼠為別人張羅生日會時,每次都會偷取部分物品,當湊齊了應有的東西,卻不敢請任何人來參加,以免大家發現牠的秘密……故事當然還有後續,她笑說:「最希望能帶給家長及小朋友一點信息,不一定要辦大型生日會,物質也並非最重要!」

在童書的創作過程中,雅怡認為最困難的是如何構思一個轉折的結局,《我想養鯨魚》及《媽媽喜歡臭熏熏》由初稿到出版,均相隔了六、七年,當中結局的鋪排蘊釀了3年多。「因希望能有一個較出人意表,卻沒有肯定答案的結局,讓讀者感到驚喜。」

日記記錄生活日常

雅怡自小最喜愛中文科,當有事情要表達,都會選擇用文字記載。但她自言也是在升讀預科後選修了文學,看到老師會朗讀自己的作品,覺得有人欣賞,才愈來愈有信心,到大學時選了語文教育。「中學階段有寫日記,並持續了多年。在女兒嬰兒期,也曾以女兒的角度寫日記,目的是記錄女兒的成長,讓她長大後可以回看。」至近年日記多記錄家庭瑣碎事,也會繪上圖畫。雅怡會跟丈夫一同觀看,有時候生丈夫氣,便透過日記來表達感受,丈夫又會畫圖反駁或回應,過程溫馨有趣。

她續稱,數年前曾轉換到社交媒體分享生活瑣事,一度中斷手寫日記,但漸漸感到私下表達與公開發表很不一樣,會覺得欠了一點真實感,因而也漸漸淡出社交媒體。

以女兒成長為優先

現時身兼全職媽媽、兼職教師、業餘作者等角色,雅怡笑言最重要是為生活排列的優先次序。「當初決定要當全職媽媽,便應以女兒的成長為先,即使女兒已12歲,但不論任何年紀,家長仍有陪伴的需要。因此教書、寫作等工作,會在不影響家人的情況下,因應女兒的日程而調整,始終會以照顧家庭為先。」

在培育女兒的過程中,也令她有深刻的體會。「我常想家長沒有權利塑造小朋友成為一個怎樣的人,因怎樣才是最好?自己也不知道。」但她強調孩子需要培養耐性。「不論讀書、工作、玩樂,能否達到最終的成果,最重要都是耐性,即使家長本身,有耐性陪伴孩子玩樂、傾談,也會了解子女多一點。」其次是懂得負責任,「要對自己所有的決定負責,做決定時更要想一想會否影響到其他人。」她不諱言在此方面較嚴格,甚至有時會加重語氣令女兒有罪咎感,希望能令她印象更深刻。

當全職媽媽前,雅怡是中學語文教師,她認為寫作興趣與語文能力及成績無關。「因測考不會以創作考核,語文成績好主要講求貼題、寫作技巧及是否勤力等。」她強調家長要培養孩子的閱讀寫作能力,應先了解小朋友,並協助他們找一些有興趣的書籍。「消閒書籍並不是教科書,不應計閱讀字量,要以興趣為先。課餘寫作也不用寫出一篇完整文章,就算是畫圖、故事書改寫、續作、口頭表達也可以,這方面在小學階段的發展空間較大,可多做訓練。」

作者、責任編輯:李越樺

雅怡的童書較少說教訓、講道理,與傳統的中文故事書有所不同。《媽媽喜歡臭熏熏》繪本中的女兒誤以為媽媽總愛臭味,但媽媽所做的其實都是出於愛護孩子。(李越樺攝)

《沒有人知道的生日會》及《我想養鯨魚》。(李越樺攝)

雅怡作者自己畫了繪圖,部分與插畫師的取材角度相近,令她感到很興奮。(李越樺攝)

她曾自行繪畫《媽媽喜歡臭熏熏》的插畫本,然後讓女兒塗顏色,參與媽媽的創作。(李越樺攝)

母女倆一起經歷造陶瓷,考創意,考耐性。(受訪者提供)

雅怡有時比女兒更加佻皮。(受訪者提供)

雅怡常常和女兒穿親子裝,她笑言總擔心不知到了哪一天,女兒便不肯再跟自己做這般的傻事。(受訪者提供)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