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海事博物館展覽 重現燈塔百年滄桑

副刊版 2021/05/04

分享:

大英帝國的殖民史與海洋息息相關,從波士頓、孟買到香港這些港口中,各式導航燈塔不可或缺。這個5月,香港海事博物館就與香港城市大學「燈塔古迹保育研習實踐」項目合作,舉辦一系列以燈塔為主題的特備節目《夜航明燈--香港港口與燈塔》,實行穿梭時空,從燈塔看港英歷史、創意詮譯,當中也看到希望和光明。

是次展覽由香港海事博物館與香港城市大學共同策劃,既有學術論壇亦有展覽,城大方面邀請了建築與土木工程、繙譯與語言、能源與環境、歷史等不同專業專家和學生合作,一起探討他們對於香港燈塔、港口與海洋的理解與創新發現。而展覽則以歷史文獻及創意媒體作品,回顧香港的海洋發展史,以科學、儀器、人文、藝術為中心,重塑香港即將散佚的燈塔故事。

燈塔象徵希望和方向

香港城市大學會計系畢業生王瑋樂(Richard),亦是活動的策展人之一,他表示選擇燈塔作為展覽的切入點,極富深意。「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羅納德科斯(Ronald Coase)曾寫過篇關於『燈塔經濟學』的論文,指出燈塔為船隻提供導航,雖是英國工業革命的產物之一,但惟有由官方營運才有最大的經濟效果。而燈塔在視覺藝術上亦有不同的創意發揮,象徵希望、方向及讓人有安定的感覺。」

展覽從多重角度了解香港港口與燈塔的發展,城大的師生們亦實地調查燈塔古迹、考證歷史文獻,並將成果透過不同形式的創意媒體展現,以他們的理解與詮釋幫助大眾重新領略香港不同階段的海洋記憶,從科學技術及人文情懷的「雙拼」中,尋找香港的文化前進的歷史動力。

展品中,有一份從日本找來,香港第一份中文報紙《遐邇貫珍》1856年的報道,是有關於西方洋式燈塔的專題。Richard說:「它以文言文寫成(照船燈塔畫解),並有1幅插圖《海中照船燈塔》。而「燈塔」一詞也是從這個時候在香港及華人社會開始傳播。香港出版的《遐邇貫珍》,日本自幕末(江戶幕府末年)起,當地精英分子就爭相閱讀。因《遐邇貫珍》每期印數僅3,000本,日本本土並無法購得印本,便以傳抄本發行流通。可以說當時《遐邇貫珍》是西學東漸的橋樑,讓東方世界得以一窺西方科學的奧秘。」

橫瀾島燈塔 守塔英人教化水上人家

至於橫瀾島的燈塔,亦滿載歷史風霜:它由清朝海關總稅務司韓德善(David Marr Henderson)的總營造司(總工程師)興建,至今已屹立了超過122年,唯在二戰期間,很多原始的建築圖則已經遺失。城大方面,在2019年特別到英國向韓德善曾孫女Felicity Somers Eve蒐集手繪圖則與相關文獻,資料珍貴。而Richard亦提到橫瀾島的燈塔守護者的故事,「當年英國人花維路(Charles Beatty Allenby Haig Thirlwell)在二戰前曾駐守在此,日本人佔領香港時曾關他在集中營,戰後釋放出來後,他回到橫瀾島燈塔繼續工作。他教水上人讀書寫字,宣揚互愛互助的理念,幫助水上人融入殖民時期的香港社會。」

展覽亦展示由城大師生所創作之創意媒體作品,包括橫瀾燈塔剖面3D模型,以及有關鶴咀燈塔的視障人士觸摸教材。場內將舉行放映會,播放紀錄片系列《燈塔記憶》,對香港海洋史有興趣的朋友不妨留意。

﹏﹏﹏﹏﹏﹏﹏﹏﹏﹏﹏﹏﹏

香港海事博物館《夜航明燈:香港港口與燈塔》

地址:中環八號碼頭

電話:3713 2500

日期及時間:5月15日及16日,10am-5:30pm

網址:www.hkmaritimemuseum.org/

﹏﹏﹏﹏﹏﹏﹏﹏﹏﹏﹏﹏﹏

相片來源:香港海事博物館、香港城市大學

作者:馮柏偉

責任編輯:郭秀芳

19 世紀橫瀾燈塔及禮炮炮組,由C Piens出版之明信片,由景祥祜教授提供。

1856年《遐邇貫珍》日本傳抄影幅截錄,它是是香港第一份中文報章,由英華書院的英國傳教士以鉛印綫裝書的月刊形式出版。在最後一期圖文並茂報道了西方工業革命的產物,包括燈塔的介紹。

香港海事博物館的《夜航明燈: 香港港口與燈塔》,呈現燈塔的種種故事。

由香港城市大學師生製作的橫瀾燈塔剖面3D模型。

60年代英殖民時期的燈塔守護者花維路(左)及水上人照片。他畢生致力幫助漁民融入當時的香港社會,與漁民的故事至今仍廣為流傳。

在《夜航明燈:香港港口與燈塔》展中,也展出仙女女皇號(FAIRY QUEEN)的原圖則。

城大建築學及土木工程學系學生製作橫欄島鐳雕地形圖。

由即日至7月31日,香港海事博物館亦有這「水手物語:航海時尚風潮」展,展出航海服飾如何成為全球主流時尚及流行文化。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