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洋公園水族館策展人 細說與珊瑚的緣份

副刊版 2021/05/05

分享:

珊瑚,形狀像樹枝,其實牠是由成千上萬的珊瑚蟲組成的動物群體,顏色鮮艷奪目,也是萬千海洋生物的棲息地。海洋公園水族館策展人孔美美,自大學開始與珊瑚打交道,牠對知之甚詳,除卻美麗的外表,原來有些珊瑚愛「霸地盤」、互通「消息」,人性化得很。

年輕時總懷着夢想,中學時已對海洋生物產生好奇的孔美美,在一篇講述將來夢想工作的功課中,撰上海洋生物學家這職業,惟香港的大學並無科目只讀海洋生物,她又無打算往海外發展,左尋右找終找到近似的心儀課程:香港大學的環境生命科學系(Environmental Life Science)。

「部分科目會觸及海洋生物的範疇,愈讀愈了解海洋生態多樣性,環環相扣,獨立而觀又有其獨特性。如一株珊瑚會『霸地盤』、魚類種類繁多,但繁殖方式可以大不同,例如一些口孵魚,當魚的卵子受精後,會放入魚爸爸口中孵化,待成長一定大小才游出來。不少人喜愛的小丑魚,會將魚卵黏附在石頭上,魚媽媽會留守地盤,不時以身體撥弄魚卵,耐性待其孵化......」單單是魚繁殖都有如此多方法,可見海洋生態學問浩瀚,也是吸引她的地方。

醉心海洋 愈讀興趣愈濃

她的畢業論文,選了珊瑚為研究主題,在香港大學太古海洋科學研究所進行,把香港水域的珊瑚拿到實驗室研究。當時她很多都不懂得,跟着老師邊學邊試,為了解海洋更多,更去學潛水,做大學學兄學姐的暑期助理。「就是因為不懂得,反而燃起我的興趣。機緣巧合下,畢業後在香港大學太古海洋科學研究所做了一年的研究助理,剛巧那時有個研究有關珊瑚,做了一段時間至完結,再加入海洋公園當水族員。」

她當時入職海洋公園尚有「海洋館」,適逢其會見證新水族館落成,而且還幫手搬館,把海洋生物由舊有海洋館搬到新建的水族館,她用畢生難忘去形容。「魚缸中有大魚、細魚,搬運的次序好緊要,弄錯的話,海洋生物霸地盤、打鬥的事情會發生,造成損耗。還有水質的管理,海洋生物會裝在箱中,雖然運送時間僅十多分鐘,但也要確保一切無誤,把運輸箱的水慢慢流出,混合新魚缸的水,這『兌水』過程必須十分謹慎。」整項搬館計劃周詳,過程十分順利。

珊瑚情意結

水族員對各種海洋生物也會涉獵,無論是不同種類的海洋生物生長過程、飼養上有何注意須知,水溫、魚缸生態都需顧及。「以前在大學研究珊瑚,集中在科研方面或海洋生態的實地研究,如何飼養珊瑚這較少人涉及,我也有養過珊瑚,但不是養得很好。海洋公園是一個長時間飼養海洋生物的地方,學習水族魚缸的生態運作是必須的。」

但說到底,她壓根兒仍是最愛珊瑚,可能是情意結所致。「以前在大學不懂得養珊瑚,不免有點挫敗。入職後,海洋公園與香港大學太古海洋科學研究所合作開展珊瑚研究,可與珊瑚再結緣,見到當年我親手用白英泥製造的珊瑚附寄在上的磚塊,之後竟可與它重遇,這也是一種緣份。」

滿有趣味的生物

她帶記者參觀3個研究珊瑚的水質環境及生長情況的魚缸,這裏是培養珊瑚進行復育工作作準備的地方,事事嚴謹,好像水質是參考了香港水域的海水質素而釐定。「海洋公園的養飼魚類、珊瑚的魚缸海水是來自深水灣,再經消毒及過濾才使用。惟有時下大雨海水變淡,有需要會在魚缸水中混合鹽份,以平衡生態系統。」

在孔美美眼中,珊瑚是趣味盎然的生物,這種在分類學上屬於腔腸動物,雖未必如園內的動物般可互動,甚至一些人會覺得珊瑚與一塊硬綁綁的石頭無異,但她指細心留意,點點如小花朵組成的珊瑚,每一點就是一粒珊瑚叢,生長及生態角度都充滿奧妙。「有時我埋首研究時也會想,珊瑚之間毗連而生,牠們之間會否有溝通交流?因為當珊瑚不大健康時,會先由一邊淺色再逐漸蔓延至另一邊,是否對旁邊的珊瑚鄰居作出『通知』?」

珊瑚也會「爭地盤」

大自然世界從來都是物競天擇、適者生存。「某些珊瑚也較惡,盡管牠們不懂行走,但總有辦法去『霸地盤』」,有一些透明長鬚的珊瑚,會攻擊與牠爭地盤的珊瑚,與牠為鄰的弱勢珊瑚,也會被惡珊瑚勒死。因此適者生存的環境下,惡珊瑚旁邊都少有其他珊瑚生長,免被攻擊。」所以,水族員會根據飼養經驗,會把珊瑚分配至適當位置。「因此只是細心觀察,珊瑚是一種有趣的生物,飼養牠們,絕不單是留意水質、燈光及溫度那末簡單。」

水族館的員工,在園內缸內悉心培養一條食物鏈,因為珊瑚除了要靠光合作用令藻類植物提供其氧氣。「本土珊瑚好需要吃東西,香港水域常見混濁,但其實好多浮游生物生存,在水族館也要提供浮游生物給牠們吃,才有足夠的營養。」要珊瑚健康成長,背後處處是員工們的心機心血。

孔美美在海洋公園做了10年,喜見參觀者心態上的轉變:「以前在水族館常聽到遊客說:這魚可以吃啊!近年確少了這樣說,多聽到能叫出魚兒的名字,可見對海洋生物的着眼點改變,保育意識提高了。」

努力無白費 工作有滿足感

每份工作皆有其苦樂,作為水族員,體力上有一定要求,如清潔魚缸,搬運魚類、以前無論夏或冬天,都要潛入魚缸中視察情況,雖然孔美美現時不用潛入魚缸,也曾熬過初入行的辛苦。開心事是見到魚BB出世、海洋生物成長了,或者有遊客讚賞水族館生態美麗,都為她帶來工作滿足感。「魚缸內大型的魚,大家會為牠們改名宇,也會認得牠們。」

近年世界各地都有聲音,應否取締動物園及水族館,孔美美有此看法:「我客觀地說,這世界是需要動物園和水族館的,只要負責任去營運,確保動物、魚類和海洋生物的福利。以看珊瑚為例,一日幾千人到海洋公園看珊瑚,與相同人數去海下灣浮潛,對野外的負面影響肯定較大,而且總有人因不方便和能力體力關係,難到海中看海洋生物吧!」

作者:周美好

責任編輯:梁靜詩

孔美美在海洋公園水族館任職 10 年,其中一項重要職責是研究珊瑚。(被訪者提供)

任職水族員時,孔美美(右)需潛入魚缸中進行各項視察工作。(被訪者提供)

孔美美指養珊瑚要注意水質,否則會影響生長,珊瑚需要光讓其身體內的蟲黃藻進行光合作用生長,太光不宜,使用的燈光光譜也需特定。(被訪者提供)

孔美美大學畢業後,在香港大學太古海洋科學研究所做了一年的研究助理。(被訪者提供)

孔美美大學畢業後,在香港大學太古海洋科學研究所做了一年的研究助理。(被訪者提供)

海洋公園水族館入口有一個偌大魚缸,內有不同珊瑚,了解其生長過程,然後再送往香港大學進行研究。(被訪者提供)

海洋公園對珊瑚研究十分嚴謹,如為珊瑚以電腦拍攝 360 度 3D 模型,密切監察其生長速度及反映其健康狀況。(被訪者提供)

海洋公園新水族館落成,她有份幫手搬館。(被訪者提供)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