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缺車位 「AI泊車」技術有前途

評論版 2021/05/05

分享:

繼特首林鄭月娥在去年《施政報告》中提出港珠澳大橋「港車北上不設配額計劃」後,日前立法會又三讀通過了另一項影響全港車主的議案,就是街道違例泊車告票罰款,由每張「牛肉乾」320元大幅增加至400元,6月1日起生效。奇怪的是,決議一出,香港各大車主組織及社交媒體駕駛討論區未有對此口誅筆伐,彷彿「違例泊車」並不是影響社會秩序的行為,而是「天要下雨娘要嫁人」,是社會正常運作的必然部分,沒有甚麼好爭辯。

港平均每輛車 只得1.07個泊位

說到香港的土地問題,車位不足其實多年來未怎麼改善過。根據政府的資料顯示,截至去年8月,全港約有64萬輛登記私家車,泊位供應則平均每輛車只得1.07個。說到車位的規劃,10年前經濟學者郎咸平曾在國內一個座談會中,談到香港的塞車問題,他說香港的士發牌數量被嚴格限制,是因為的士每日接近24小時也會在馬路上「搵食」,佔用的路面空間與私家車相比,是以10倍計。

私家車通常只會在路上短時間點對點行駛,相對的士而言對道路的需求較小,但同時對泊車位的需求就比較大。用郎咸平的說法,假設香港絕大部分車主買車是要來開出街,不是只擺放在家收藏,用簡單邏輯粗略估算,正常車主日間在公司需要一個車位,晚上回家又需要一個,一輛私家車起碼就需要長期佔用兩個車位。如香港政府要完全杜絕街上違例泊車,就要在市場上為每架私家車規劃至少兩個車位,不然就必定會有駕駛者在外出時需要違例泊街,增加罰款也是無補於事。

而在自駕私家車的替代品方面,10幾年前政府還流行另一個講法,就是消極地說要「環保」,想要提供誘因讓市民減少駕駛外出。如此一來,嚴打違例泊車、增加罰款也是可以被合理化的,因為這是在「鼓勵」市民轉用以舊標準來算人均碳足迹較低的公共交通工具。至於香港要等到何年何月,才可以積極地增建車位供應到一個合理水平,則沒有人有答案。

當然,特區政府鼓勵以公共交通公具取代駕駛的政策,某程度上也是取得了一定的成功,例如90後以至更年輕世代的香港人,大部分沒有買車的打算,很多人將近30歲連車牌也沒有,亦從來沒想過要去學車,只是近年人均收入增加,有錢年年去幾次旅行,有些人才猛然發現駕駛是有實際功用的生活技能。當然,由愛上自駕遊,到報名學車排期考試,通過暫准駕駛(P牌)階段,再加上考期受疫情所阻,前後少說也兩年光景,考到牌之後都不知道是甚麼世界了。

不用「泊」的車 有望解車位不足

展望將來,隨着太陽能等新能源發電系統在香港興起,以及電動私家車的快速普及,「駕駛私家車等於不環保」的論述也逐漸變得不合時宜。同樣地,既然市區空氣質素不再是城市管理問題,本港私家車泊位不足的深層次問題,經幾十年以「環保」之說避重就輕,在疫情結束、環球經濟重新啟動(Grand Reset)後就會逐漸浮面。而私家車亦不只是一個交通問題,更是牽涉到香港人作為當今世上最富有的一個群體,在香港應該能享受到甚麼樣生活質素的更大問題。港府未來數年的盛衰關鍵,也就在於有否積極進取地在消費產業上改革,去提升港人生活質素。

正所謂「有危就有機」,關於汽車產業的新科技,除了已在香港市場成熟和站穩陣腳的電動車外,業界下一個發展重點,是同樣在香港會有發揮空間的「車輛自動駕駛技術」。正如筆者以前的文章所述,自動駕駛技術「供應側」的研發工作固然不是本港強項,本地科研場所通常亦沒有足夠的道路空間去供開發者不斷「試錯」(trial and error)。但既然在「需求側」而言,本港私家車泊位是如此求過於供,整件事倒轉來看其實就是:假如有車廠能開發出不用「泊」的車,駕駛者抵達目的地後,車輛就能由電腦控制自行離去,並在距離市中心較遠的位置自行停泊,此車在香港市場必定會極之暢銷。

所以用「需求側」的政策研究角度看,香港在自動駕駛技術的應用上,其實就如5年前Tesla高級電動車一樣,是有着強大的本地需求,以及能對國際市場起非常重要的牽頭作用,因土地問題而困惑港府、影響本港車主生活多年的泊位不足問題,亦將可迎刃而解。到時市區違例泊車的問題就可以永久性終結,運房局亦不用再苦惱「牛肉乾」應加罰到幾錢才可改善違泊的問題。

自動駕駛技術的應用,將可解決本港多年來泊位不足的問題。(資料圖片)

撰文 : 劉國匡 時事評論員

欄名 : 評論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