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資者看重ESG 企業需因勢應變

評論‧世情 2021/05/06

分享:

國家主席習近平承諾中國在2060年前實現「碳中和」,而美國總統拜登在日前舉行的全球視像氣候峰會亦重申,計劃在2035年將發電領域的碳排放完全清零。全球兩大經濟體對碳減排的決策,顯示減碳排放已然成為難以逆轉的發展大趨勢。氣候變化帶來的風險,在今年2月美國德州因極端天氣而出現的大停電中表露無遺。很顯然,對保護環境和生態的要求,將體現到政治、經濟、社會以至文化各個領域之中,甚至對個體企業進行綠色生產與經營的要求,也會愈來愈高漲。

新冠疫情對全球在政治、經濟和社會上的巨大衝擊,同時促使投資者更為關注企業在「環境、社會和管治」(ESG)上的績效表現。如今更多企業意識到,在綠色經濟、減碳排放的大環境下,投資者愈來愈重視企業對可持續發展信息的披露,作為選擇投資對象的重要參考,因而企業及時整合ESG到營運決策和風險管理之中,顯然也是時代發展的需要。

ESG指數 表現跑贏大市

仔細觀察,自去年初新冠肺炎大規模爆發後,亞洲基礎建設投資銀行(Asian Infrastructure Investment Bank,AIIB)今年5月中旬在網站上發表了一篇文章--《ESG:危機時刻的避風港?》(ESG:Safe Haven in Times of Crisis?),指出有不少文章在探討以ESG為主的指數,以及交易所買賣基金(ETF)在疫情期間的適應力(resilience)。按照文章的資料,新冠肺炎爆發以來,「標準普爾500 ESG指數」、「明晟(MSCI)新興市場ESG領導者指數」,以及以亞洲為重點的「明晟(MSCI)AC亞洲ESG領導者指數」,表現都比標普和明晟的一般指數為佳,這個結果無疑值得企業在部署發展策略時有所參考。

值得一提,美國投資管理公司貝萊德(BlackRock)在去年6月也發表了一份報告--《可持續性投資:在充滿不確定性中的適應力》(Sustainable investing:Resilience Amid Uncertainty),分析新冠疫情導致商業活動幾陷癱瘓所引起的不景氣,據美國權威資本市場研究機構「星辰」(Morningstar)的報告,於2020年第一季,其57個可持續發展(Sustainable development,有譯作「永續發展」)指數中,51個的市值表現優於大市;而明晟報告其17個可持續發展指數中,15個的市值表現優於大市。是甚麼原因?

據貝萊德的分析,近年愈來愈多投資者選擇投資對象,都優先揀選實踐ESG的企業,愈多投資者購買ESG資產,其價格就有一定的支持。不過,更值得深思的是,強調ESG可促使企業更嚴格地審視供應鏈管理和公司管治。為了獲得較高的ESG評價,公司通常需要審視其供應鏈、貫徹更多實質的可持續發展特性,包括重視員工的工作滿意度、重視客戶關係、有一個高效的董事會等。這些把ESG信息透明化呈報,及時得到改善,並且也定期作出詳細的ESG報告,以滿足例如「永續會計準則委員會」(Sustainability Accounting Standards Board)所制定的標準,從而獲得更多投資者垂青。總而言之,在疫情期間市場高度動盪和經濟發展充滿不確定性下,ESG的特徵表明在市場低迷時,具一定抵禦逆境的適應力或韌力。

在投資者愈來愈重視企業在「環境、社會和管治」的表現,畢馬威國際會計公司(KPMG)從1993年開始,每3年對企業社會責任(CSR)報告的全球趨勢進行一次總體調查,並發表研究報告。調查選取包括不同地區多個國家中的100強公司(N100),以及《財富》全球500強企業中前250家企業(G250)作樣本,並依據可以公開獲得的相關資訊,包括CSR或可持續發展報告、公司網站信息、年度財務報告等。

G250企業 76%設減碳目標

去年12月中旬,畢馬威發布《KPMG 2020全球企業永續報告調查》,結果發現,目前G250企業已有96%發布企業永續報告,N100企業亦對永續發展持續跟進,發布比率由2017年的75%,上升至2020年的80%;對於氣候變遷的財務風險揭露,G250企業有37%依「氣候相關財務揭露工作小組」(Task Force on Climate-related Financial Disclosures,TCFD)的框架,披露其氣候風險。TCFD是由國際金融穩定委員會(Financial Stability Board,FSB)所成立,其主要任務為協助企業提供具一致性、可比較性、可信賴且清楚易讀的氣候相關財務資訊供貸款人、保險公司和投資者參考。

報告也發現,分別有76%和65%的G250及N100企業設定減碳目標,不過僅有不到4成企業的減碳目標,符合巴黎協定的升溫2℃減碳路徑。可以看到,企業在ESG的表現,愈來愈受到投資者重視,令企業需要整合ESG到營運決策和風險管理之中。

事實上,一家着重環境和社會責任的公司,相較不看重的公司,往往更容易贏得客戶和供應商的信任,政府也會提供相關優惠措施,這樣有助企業提高其價值與財務表現,降低成本,也不會有訴訟、處罰成本的額外支出。關注社會責任、公司治理良好,不僅能得到政府優惠方案,也能得到其他持份者的信任和支持。

氣候惡化 成最大風險源頭

目前全球最大的風險來源,是來自疫病和氣候變化因素。世界經濟論壇(World Economic Forum,WEF)今年1月發布的《2021全球風險報告》,所提及的全球7大「可能性最高風險」,環境類風險便佔了4個,包括第一位極端天氣、第二位氣候行動的失敗、第三位人為導致的環境破壞,以及第五名生物多樣性流失。由於新冠疫情的關係,傳染病風險排列第四,而極端天氣則連續5年名列第一位。

縱觀過去20年,ESG評估已經在企業可持續發展的領域,累積了可觀的歷史經驗和實踐,愈來愈多世界前500大的企業,以ESG原則納入決策和風險管理當中。

如今面對新冠世紀大疫情,全球經濟備受打擊,工作機會受到威脅。在生產和商業活動陷入癱瘓的危機狀態下,企業重新審視過去的生產及經營模式,並作出適應安排,如綫上作業和在家工作等。那些關注員工健康、重視員工福利、僱傭關係良好的企業,其運作能夠有更大機會保持良好。

衡量標準不一 非放諸四海皆準

引伸來說,企業在ESG的資源投入得到的回報,其實包含了非金錢、非財務性的因素或得益。過去有分析認為,企業實踐ESG會影響利潤,但從這個角度看,實踐ESG與利潤之間並非「零和關係」,而有共存的空間。

需要在此補充說明,由於衡量ESG的標準眾多,很多評估ESG的指數有不同的衡量元素,箇中包含不同的文化觀、價值、主觀價值判斷和其他因素等,當中不少是定義不清的,並非放諸四海而皆準,因此企業管理層需要因應情況,了解當中定義是否切合企業實際情況。

今年3月10日,歐盟推出的《永續金融揭露規範》(Sustainable Finance Disclosure Regulation,SFDR),冀統一ESG標準,企業在SFDR規範下的金融信息披露,相信可以作為參考。但無論如何,企業把ESG因素納入公司的決策和風險管理中,發展形勢值得留意。

目前全球最大的風險來源,是來自疫病和氣候變化因素。圖為颱風山竹襲港後破壞情況。(資料圖片)

撰文 : 李家濤 科大商學院利國偉商學教授、管理學系講座教授

欄名 : 評論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