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四」百年成效檢視

評論版 2021/05/07

分享:

「五四運動」至今已有102周年,在這期間,中國及世界都經歷了天翻地覆的變化,究竟「五四」的口號,今天有多少已實現了?

「五四」最激盪人心的口號是「外抗強權,內除國賊」,德先生(民主)與賽先生(科學)學生也叫得琅琅上口。「五四」亦推動了白話文運動及新文化運動,今天成績都如何?

中國迅速冒起 「外抗強權」成功

成績最顯而易見的是後兩項:「五四」時期,上過學的人口十分稀有,到今天,根據中國人口普查的數據,未讀過書的,只佔6歲以上人口的5%,白話文也是普及化了的語文。「五四」時很多女人還要纏足,沒有戀愛自由,今天哪還有這些問題?

比較複雜的是其他的「五四」精神或口號。當時的「國賊」大都是指出賣領土或國家利益的漢奸,今天不能說沒有人有漢奸思想,但恐怕敢把賣國行動付諸實行的,在內地不是被關了起來,便是流亡海外,「國賊」的定義也許已變為貪官。反貪運動在過去70年沒有少見,大多時候不算很成功,此種社會惡疾是春風吹又生,但近年的打貪把一些「大老虎」打下來後,情況似有好轉。「內除國賊」頗有成績,但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

「外抗強權」中國做得非常好,但今天情況比「五四」時更複雜。100年前的中國飽受帝國主義欺凌,全國被列強瓜分為不同的勢力範圍,中國在第一次世界大戰中屬勝利國,但青島的控制權卻要從德國轉到日本手上。中國當時是自己太弱,今天的問題卻是中國太強了,冒起的迅速嚇怕了西方國家,尤其是美國,西方國家預見舊平衡要被打破,美國再無能力在亞太區一言九鼎,所以必須把中國的崛起扼殺於萌芽。

當然,今天與百年前相比也有重大的不同,從前中國任人魚肉,今天楊潔篪在阿拉斯加可以直斥美國的國務卿,不要以為美國可站在實力地位對中國說話。「外抗強權」還是一個現在進行式,中國人民在這問題上空前團結,「五四」的先行者泉下有知,也可感到欣慰。

民主是「五四」的旗號之一,按西方的標準,雖然今天中國的民主程度遠勝軍閥割據時的中國,但仍不達標。西方的民主制度,起源於古希臘,在18世紀大幅發展,此制度有重大的優點,但已老化,不一定適合今天的中國以至世界。此種制度的核心是一人一票,人人有平等的投票權,倘若社會組織比較簡單,它的確有不少好處,起碼選領袖時有規矩可依,減少權力轉移時所產生的痛苦。

西方民主制度 3大流弊

不過,此種制度已經過200多年的密集實踐,其弱點也陸續浮現,這裏只舉3例。第一,在成熟的民主國家中,代表不同小眾的利益集團早已出現,它們人數不用多,但卻有組織力,其權力或影響力甚至有法律加持,在公共資源配置時,這些利益集團常能不成比例地影響決策;第二,在社交媒體的影響下,所謂的「迴音廊」現象不斷產生,社會人士意見變得尖銳對立,難有妥協餘地,在此種環境下,一人一票的西式民主運作不會良好,一方選出的領導人,另一方可以完全不服不尊重,少數服從多數的原則不再被重視;第三,科技的迅速進步可以嚴重衝擊制度,例如有人有能力利用社交媒體中的大數據,分析人民的偏向,再植入不同的軟件,暗中操控人民的投票取向,因為並非人人有能力這樣做,大家不能公平競爭,更突顯選舉結果不一定能反映真實民意。

反觀中國,雖不喜歡西方一人一票的制度,但國家治理的機制早已植入了權力按能力高低分配的原則,而且把人民的利益放在重要位置,人類歷史上最高的經濟增長率及最大規模的脫貧運動,都由中國迥異於西方的獨門民主機制所衍生出來,「五四」時的民主訴求在今天有了新的含義。

汲美體制優點 科研將更上層樓

「科學救國」也是「五四」中人的理想,中國從一窮二白科技極度落後,100年間卻成功變成科技大國,不能不說是奇迹。在基礎科學研究方面,中國在國際最頂尖期刊所刊登論文的數量已是世界排名第二,而且還在迅速進步;在應用科技上,5G、無人飛機、電子支付、高鐵等,無不領先世界,造福人民。此等成績,相信已遠超「五四」人物的夢想了。

不過,在科研制度上,中國仍存有短板,真正最頂尖能在科學理論上起革命性變化的成果仍不足。反觀美國,其科研系統的設計十分有效,此制度獎勵創新,懲罰平庸,有了它,美國便不用擔心科研成果不會源源出現。中國若要在科學上更上一層樓,應細心研究美國的科研體制,並將其優點吸納過來。

西方國家被中國的迅速冒起嚇怕,所以要把中國的崛起扼殺於萌芽。圖為3月中美高層對話。(新華社資料圖片)

撰文 : 雷鼎鳴 香港科技大學經濟系前系主任

欄名 : 評論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