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制度爭霸 勝負誰屬?

評論版 2021/05/07

分享:

美國總統拜登上任3個多月,對中國的遏制姿態並不比前任特朗普低,他將中美之爭定位為制度之戰,即美國民主要戰勝中國專制。拜登舞動民主大旗,有利搶佔道德高地打遏中國,並團結西方建立反華聯盟,不過拜登首百日施政卻有不少中國政策的影子,似在汲取中國制度的優點,以緩解西方民主制度的問題。

特朗普時代的美國官員並不避諱中美新冷戰之說,甚至將之說成一場「異我文明」之戰,因中國是首個非高加索白人的強大競爭者,是一種完全不同的文明和意識形態之間的鬥爭,將此提高到文明之戰、種族之戰的高度。拜登雖表明中美不會打新冷戰,卻將中美之爭定位為重大意識形態之爭,是21世紀的民主與專制之戰,他要證明美國民主模式仍是可行,並且優於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強制執行的威權政府系統。他特別指出,他認識的習近平「骨子裏沒有一丁點民主」。

民主專制對決旗幟 拜登3大盤算

拜登不用冷戰,改採民主與專制之戰,其一,有利團結盟友,因歐盟及東盟等國家都反對中美冷戰,如此能逼她們選邊站;其二,可以搶佔民主道德高地,以民主凌駕主權,對專制中國「侵害」香港、新疆、台灣的民主和人權,號召西方聯手制裁;其三,用「民主國家」名義建立各種反華大聯盟,包括民主國家生產鏈,將中國踢出全球生產鏈;建立民主科技同盟分享資金和技術,封殺中國5G、人工智能等高科技;建立民主國家一帶一路,挫敗中國一帶一路計劃。

對於美國的民主與專制對決之說,外長王毅幽默以對,說民主不是可口可樂,美國生產原漿,全世界一個味道,如果地球上只有一種模式、一種文明,這個世界就會失去了生機,沒有了活力,並說中國實行的社會主義民主政治,是一種全過程、最廣泛的民主,體現人民意志,符合中國國情,得到人民擁護,促請美國不要以意識形態劃綫,給中國扣上「威權」、「專制」帽子,這本身就是不民主的表現。

拜登有信心美國民主會勝利,習近平亦同樣對中國制度勝出有信心,他指中國抗疫成功「不僅是一時之運,還有我們的道路自信、理論自信、制度自信、文化自信」,並認為「時與勢在中國一邊」,因國際形勢的「西強東弱」是存量,「東升西降」是增量,是未來的政治判斷。

本世紀兩大危機 華表現優於西方

習近平的制度自信,並判斷東升西降的其中一個重要底氣,是21世紀兩場全球大危機中,中國表現都優於西方。本世紀首場危機是2008年美國毒債催化的全球金融海嘯,這不單證明美國金融市場存在重大漏洞、缺乏監管,還看到中國國家資本主義模式,讓政府快速反應,推出4萬億人民幣基建大計,支撑經濟、穩定市場信心,成為其後幾年全球經濟回穩的重要動力。

第二場危機是新冠疫情大爆發,中國集權制度讓政府可決絕地推行封城、封社區、全國醫療資源支援湖北等措施,成功在3個月內控制疫情,至今感染個案只有9萬宗,僅美國宗數的0.3%、染疫死亡人數只是美國0.8%。

中國「專制」政府在面對金融海嘯、病毒凶猛等突發危機時,決策顯得更快速、政策顯得更靈活,比西方民主政府更能保障經濟安全和人民生命。

除了應對危機,民主制度的另一神話:只有民主才能帶來繁榮穩定,亦受到中國衝擊。西方認為專制政權就算政策做對,或能有效應對危機,推動國家經濟發展,但致命傷是專制會造成貪污腐敗、損害人民利益,最終導致人民怨憤爆發,推翻專制政府,另專制政府容易出現宮廷政變、軍人奪權,令國家再好的形勢亦一夜瓦解。因此如港人熟悉的亞洲四小龍,經濟高速增長時雖不是民主體制,但到經濟成績顯著後,都在制度中加入民主,才確保政治和社會的長期穩定。

過去西方亦預期,中國經濟改革將會帶來民主改革,引入西方普選制度,然而中國改革開放40多年,每一代的領導人包括習近平都堅持共產黨領導,表明不走西方民主、三權分立道路。沒有民主的中國卻未有崩潰,經濟仍保持快速增長,GDP由1978年的3,679億元人民幣,暴增276倍至2020年的101.6萬億,而且民眾對政府滿意程度還見上升,成為無民主而能長治久安的顯例。

西方對中國專制制度的另一詬病是舉國體制,認為中國集中力量辦大事,由政府挑選贏家,將資源集中有潛質的人、有潛質的企業、有潛質的行業,只會造成貪污腐敗、排擠私人企業、損害個人創意,故中國不會出現叛逆天才如蘋果創辦人喬布斯(Steven Jobs)或Tesla的馬斯克(Elon Musk)等,這些才是美國科技最重要驅動力。

舉國體制 助力中國新科技發展

然而,中國湧現的民間企業如華為、騰訊,領軍人物如任正非、馬化騰、馬雲等,都反映私企及個人的創新創意,並沒有被舉國制擠壓得如一潭死水。此外,中國在新科技上,除了5G明顯跑贏美國外,在人工智能、量子電腦、新能源等都有與美國爭雄的能力,舉國體制對中國新科技的助力大於阻力。

美國民主如何打贏中國「專制」,還要看拜登有甚麼板斧,但其上任100天新政的一個有趣現象,就是讓人看到不少中國影子。他的1.9萬億美元刺激經濟、2.3萬億美元基建大計,都讓傳媒將之與中國4萬億基建大計比較,並認為拜登要推動大政府,由政府取代市場解決民生、基建等基礎議題。其次,拜登亦放棄政府不干預自由市場的原則,插手半導體、電動車、太陽能等行業,要推動行業搶佔全球一哥地位、要超越中國,又與日本合作投資45億美元開發6G,這些手段亦令人聯想到「中國製造2025」等計劃。此外,他與英國、日本合作籌建民主國家一帶一路,就更明顯抄襲中國。

西方民主制度 需自我革命

民主與專制對決,是拜登打遏中國的旗幟,卻無阻拜登汲取中國做得對的政策,雖然這些無疑似是「專制」政府的手段,這亦顯出拜登的務實,就如當日鄧小平的「不管黑貓白貓,會捉老鼠就是好貓」,在社會主義中國大量採用資本主義手法,從而令中國改革開放成功。

西方民主體制的問題,近年已變得極度尖銳。80年代美國列根革命、英國戴卓爾革命帶來繁榮,亦造就貧富懸殊惡化,階級、種族矛盾愈趨激烈,加上科技革命加劇社會兩極化,導致民主政府威信低落、管治效率下降,並助長民粹主義政客上台,國內政策愈加偏激,社會衝突愈見尖銳。民粹政客亦鼓吹如反華等民族主義外交政策,圖轉移內部矛盾。

無論拜登的美式民主能否勝出與中國專制的對決,西方民主制度都需要自我革命,就如二戰後為了應付蘇聯共產主義的挑戰,西方加強人民福利照顧,緩減了資本主義的無情剝削。拜登要贏中國,可能先要贏自己,切勿為打敗中國而忽視了西方民主體制弊病,否則最終亦會淪為輸家。

中國集權制度讓政府可決絕地推行封城、封社區、全國醫療資源支援湖北等措施,成功在3個月內控制新冠疫情。(路透社資料圖片)

撰文 : 曾仲榮 資深評論員

欄名 : 評論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