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通意外截肢至頂級運動員 陳浩源的逆轉人生

副刊版 2021/05/10

分享:

23歲經歷交通意外,令陳浩源失去左腳,以為人生從此受限。

他卻以非凡毅力衝破藩籬,如今是香港首位及唯一的輪椅羽毛球運動員,11年來至少贏過逾60面獎牌,輪椅羽毛球WH2組男單現時世界排名第二,如此亮麗的佳績得來不易,抱持的座右銘是:敢追夢,凡事可成真。

2008年2月6日,農曆年三十晚,陳浩源當時在一間在香港與內地都設有公司的電子廠任職,電子廠素來會在過農曆年前返內地吃團年飯,飯後深夜回港途中發生交通意外。「我坐在汽車後座,左腳被夾住,又不停流血。因怕我會失救,於是救護員在現場用鋸鋸開左腳。期間我一直昏迷,直至兩、三天後甦醒,已身在沙田威爾斯親王醫院。」

他在深切治療部插滿喉管,醫生告知他失去一隻腳,但情況已穩定,惟日後也要不停做手術。他轉回病房後,開始長達10個月的留醫養病日子。

「在內地斷肢後,要把傷口外形修復,意外現場也污糟,我的傷口滿布樹枝、樹葉、碎沙、碎石,要進行多次手術清理,再做植皮,差不多每三至四日做一次手術。」他先後進行了15次需全身麻醉的手術,和記不清次數的小手術。

不會哭於人面前

命從死神中撿回來了,但心情不免低落。「因我的情況屬嚴重,病床必定放在走廊旁,人來人往,男人不能當着人前流淚,我想哭的時候,只能把被子蓋着頭飲泣。」

患難見真情,在他失意之時,親友都不離不棄,助他度過艱難的時刻。「特別是媽媽和女朋友(現在太太),媽媽每日風雨不改送來三餐,她本身有工作仍不辭勞苦照顧我。與女朋友當時不知將來如何走下去,一個23歲的男人,發生如此嚴重的意外,莫說日後能否照顧到她和給予承諾,連能否照顧自己都有疑問,她說會陪伴我經歷這事,能走多遠就多遠吧!」女朋友在他能坐下時,鼓勵他做運動強壯身體;裝上義肢後,又陪伴他學行。「當時沒想過,可像現在毋須輪椅不用拐杖,僅以義肢便可行走。」

陳浩源裝上義肢,花了好些時間適應。「二十多年都是用腳來行,未受傷前與使用義肢,步行記憶是不同的。意外亦令我的右腳失去腳踭,於是醫生把我左腳腳踭釘入右腳,腳踭不能活動,即是兩邊腳都有事,結果二十多歲人,又再重新去學行路。」

今天,他靠義肢已能行動自如,當中是長達9年的學行磨練。「使用義肢不單只是腳力,腰骨、髖部的壓力都巨大。我算是一個好動的傷殘人士,因我出街一天可長達十二、十三個鐘,很少傷殘人士如此。也可能因此,令到義肢很快適應。」

輪椅上的羽毛球

陳浩源一直是羽毛球發燒友,小學已開始打,升上中學更着迷,也代表學校出賽,並獲不少學界獎項。他當時不屬專業的訓練,未能進入香港代表隊,也無緣躋身運動員之列。中七畢業後踏入社會工作,公餘後也會一周打3晚羽毛球。

重拾羽毛球的契機,是他過往認識傷殘代表隊成員鼓勵他,雖然腳有事,但仍可打羽毛球,先當興趣,有潛質的或日後可打代表隊。他心想不妨一試,但衡量自己身體後不能跑跳,只適合在輪椅上打,於是循這方面嘗試。香港僅幾個業餘的輪椅羽毛球手,他初時跟着玩,年輕加上有潛質,教練認為他適合加入港隊,加強重點訓練,一年多後,在亞運會初試啼聲。

站着與在輪椅上打羽毛球一定有很大分別,陳浩源坦言是兩回事。「平時打波,羽毛球飛埋來,大腦接受到信息,自然郁動身體去接波。我初時坐在輪椅打,腳動不了,大腦要把信息傳至雙手,一手操控輪椅,一手用拍去接波。因我本身不是輪椅使用者,一直以義肢行路,打羽毛球時才用輪椅,需花很長時間去適應和摸索。」他雙手操控輪椅,然後拿起球拍擊球,難度十分高,需有超快速的反應及集中力。

苦無對手練波

平時練習與教練或健全羽毛球運動員練習,原因是香港只有他一個輪椅羽毛球運動員,沒有對手練習,一切都要靠自己摸索,這方面花了很多時間。「我判斷不到對手會怎樣反應,因我每次練習都是站着打球的人。」如非疫情,往年他與我會到外國進行集訓,與其他國家輪椅羽毛球運動員練習。

陳浩源另一身份是香港浸會大學體育、運動及健康學系學生,是他有感於在體育界發展取得成就,希望利用運動這平台,一展內心抱負。「一直想帶給傷殘人士多一些機會,並非叫他們做運動員,而是令他們抬起頭做人,參與不同運動。怎可令他們相信我呢?我要有相對的知識才有說服力,於是想到讀一個相關學位。」

鼓勵殘障人士接觸運動

讀體育需要參與和實習,他很多運動玩不到,這課程也沒有先例收像他情況的學生,學校為他修改部分課程:打籃球時同學們會一起打輪椅籃球;去野外訓練他去不了,上網找資料做好功課;田徑跑100米,他用輪椅「碌」100米……他由衷感謝大家在學業上助他一臂之力。

讀着讀着,陳浩源意向更大,想到回饋社會。「香港殘障人士達60萬人,一般不會發覺,因很多人會收埋自己在家,老實說,我們出街要好大個心臟。我不算太殘障,但我一站得來行,途人便會望着你,未必是歧視,可能是感好奇。但我不知有多少殘障人士能抵受到這些目光和注視,運動可為他們帶來自信。」他希望日後能與不同慈善團體合作,向殘障人士推廣簡易運動,最低限度要讓他們接觸運動,再增加社交能力、提升自信,壓根兒更希望傷健共融。「要達致是困難的,希望盡自己一分力。」

意外的得着

陳浩源仿如開展第二人生,跑得更遠、飛得更高,這場交通意外是幸抑或不幸?「撞車後,我的生命添了色彩,當選兩次傑出運動員,撞車之前我沒可能做到運動員,因藉參與比賽,去過三、四十個國家及地方,若我是一個普通的打工仔、健全人士,我會有這麼多機會嗎?肯定沒有那麼精采。我常跟親友開玩笑:這次撞車是沒有撞錯的,才有今天的我。」

敢追夢,凡事可成真,是他的座右銘,他說有時候我們會把夢想想得太大太遙遠,把自己卻想得太微細。「猶記得當初我矢志做香港第一個輪椅羽毛球運動員,並以世界Top Five為目標,有些人以為我車禍撞到傻了,他們說:香港有幾十萬傷殘人士都做不到,你憑甚麼?我現在是Top Two,有機會爭第一,都靠我肯踏出那第一步。」夢想永遠是偉大,惟不必看得自己太渺小,不邁步向前,又豈知沿途的好風光。

作者、責任編輯:周美好

陳浩源說:「以一個屋邨出身的小伙子,傑青、傑出運動員、參加奧運,夢想一一成真。只有你放膽去追,夢方有機會成真。」(黃建輝攝)

無論是意外後復康及打羽毛球,家人的支持,是他最感激的事。(被訪者提供)

要做到輪椅人車合一兼打羽毛球,陳浩源花了極長時間去適應。(被訪者提供)

陳浩源不時到中小學出席生命講座,在逾 100 個講座中,最希望勉勵經歷失意的人:在黑暗中只有希望才能走出來,這都要靠自己。(被訪者提供)

就算上年疫情奧運遲遲仍未知定案,陳浩源抱持只有 1% 舉行機會,都以 100% 狀態去備戰,果然是鬥志旺盛的運動員!(被訪者提供)

2019 香港傑出運動員,他的付出和努力得到肯定。(被訪者提供)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