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斯伯格 殺過人的醫生還是好醫生?

評論版 2021/05/12

分享:

昨天因着Tesla電動車老闆馬斯克客串主持美國電視喜劇節目《周六夜現場》,爆料自己患阿斯伯格綜合症(Asperger Syndrome),我介紹了記憶力超強、曾被形容為世上最聰明的人之一、同樣患阿斯伯格綜合症的英國人塔梅特(Daniel Tammet)。大家如果有興趣了解更多關於他的事,可以聽聽他自己道來(請【按此】觀看「塔梅特披露天才心迹」視頻)。其他知名阿斯伯格綜合症患者有不少,例如《時代》周刊2019年風雲人物桑伯格(Greta Thunberg),就是那位瑞典環保少女。

二戰期間 發現「自閉式精神異常」

阿斯伯格綜合症,香港有人叫亞氏保加症,徵狀包括:社交困難、溝通困難等,患者智力正常,小部分或屬於資優,和一般自閉症區別在於,阿斯伯格症患者沒有明顯語言與認知能力障礙。在2013年,阿斯伯格綜合症這種診斷,被美國精神醫學會(American Psychiatric Association)出版、最常被用作診斷精神病的指導手冊《精神疾病診斷與統計手冊第5版》(The Diagnostic and Statistical Manual of Mental Disorders 5,簡稱DSM-5)移除,歸類為自閉症類群障礙(Autistic Spectrum Disorder)其中一類,屬於較輕微的自閉症,部分學界會用高功能自閉症(High-functioning Autism)稱呼,不再用阿斯伯格綜合症。世界衞生組織發布的第11版國際疾病分類(ICD-11),也跟隨DSM-5,將阿斯伯格綜合症歸入自閉症類群障礙,基本不再沿用原名。此所以馬斯克日前在節目中引用此名稱,透露自己患過這種病,在網上引發一些質疑聲音,指他不適宜再提這個舊稱。那麼,好端端為甚麼不再用這個名?

阿斯伯格綜合症,是以奧地利兒科及精神科醫生阿斯伯格(Hans Asperger)命名,他工作上接觸到一些與人相處和溝通上有顯著困難的兒童。1944年,他就此課題發表論文,首次歸納並提出此症的診斷。患者缺乏非溝通社交技巧,但語言溝通正常,相比同齡人行為稍顯笨拙,他把這類人格異常稱為「自閉式精神異常」(Autistic psychopathy)。然而,這篇論文在二次大戰時期,以德文發表,並未受到太大注目,也可以想像。之後30多年,同樣沒有獲得學界廣泛注意,直至1980年他去世後。

1981年,英國醫生蘿娜.溫(Lorna Wing)整理發表其臨床發現,並引用「阿斯伯格症」這名字來描述個案特徵。在她的論文中,指出有些孩子年幼時有典型自閉症特質,但隨着年齡增長,發展出較好語言能力,想與人互動,但進一步的社交技巧仍有困難。這一族群的徵狀描述,符合阿斯伯格當初的描述,學界開始關注這一群人,到90年代逐漸廣為世人認識,有關研究隨之增加。近代來說,阿斯伯格綜合症個案除了缺乏正常社交能力外,一般也具備以下部分徵狀:一種或多種刻板的興趣,出現儀式化及無目的性重複身體動作等。

阿斯伯格綜合症90年代才逐漸為人認識,為甚麼只20年左右就在診斷系統被移除?其中醫學原因指出,歸入類群或譜系(Spectrum)診斷,這種方式在診斷時以涵蓋整個自閉症來看待,比較全面及有系統,得出較好結果云云。不過,持不同意見的人認為,自閉症臨床徵狀範圍廣泛,每位病患差異可以很大。雖然核心徵狀是無法建立正常人際關係,退縮到以自我為中心的境地,但是不同個案例如語言能力或其他能力,差異可以很大,有些人可能智能較低下,有些卻是天才。因此,移除較專門分類的阿斯伯格綜合症,反而為未來研究徒增難度。美國精神醫學會堅持移除,一般相信還有一個醫學以外的理由,跟阿斯伯格醫生被指與納粹德國關係千絲萬縷有關。

阿斯伯格醫學生涯可算一帆風順,40多歲出任維也納大學兒科診所負責人。二戰期間,他不只一次表達過對納粹的厭惡,又聲稱不會配合衞生部門,把精神有缺陷兒童交給當局。他曾抨擊納粹對精神病患兒童的所作所為,強調應該給予這些可憐孩子最好的學校,給他們專屬特殊教育。這些都奠定大眾及學者對阿斯伯格的印象,就是一個在二戰中用自己性命,保護精神病患兒童的優秀醫生。2003年,阿斯伯格過身23年,一位學者發表一篇探討納粹思想對阿斯伯格影響的文章,認為阿斯伯格「避免涉及種族問題」,讚揚他出污泥而不染。

本來讚花香,帶來大殺傷。其他學者發現,這篇文章引用了一個有「精神缺陷」的3歲小女孩個案,她被送往維也納的Am Spiegelgrund診所(AS)。據歷史記載,AS是納粹政府根據優生學,執行兒童「安樂死」的地方。這和阿斯伯格一直以來的人設南轅北轍,使很多學者不願意使用阿斯伯格綜合症這個名,導致美國精神醫學會移除的決定。

被揭送病童到納粹診所 當試驗品

2018年,再有醫學史專家揭示阿斯伯格與納粹的關係,維也納醫科大學的赫維格(Herwig Czech),利用解密國家檔案發表研究文章稱,隨着納粹德國與奧地利合併,盡管阿斯伯格與納粹當局意識形態存在明顯距離,但他的態度可能因某些原因出現轉變,變得與納粹思想一致,不時將「深度殘疾」兒童轉介給臭名昭著的AS診所當作試驗品。一方面,他向外表明自己與患兒站在一起;另一方面卻執行納粹指示,將有問題小孩送到AS,並成功在納粹政權下延續職業研究生涯。

該女孩不是唯一被送往AS的,據文章表示,阿斯伯格曾加入納粹專家委員會,對兒童的「可教育性」進行評估,部分被評估的孩子也被送到AS。文章指出,從1940年到1945年,至少近800名兒童死於診所,許多被毒死或餓死。這樣指控一個已過身的知名醫生,文章稱有相關證據,包括阿斯伯格的人事檔案、納粹當局的政治評估、各機構醫療紀錄等等。無論有多少人對文章持保留態度,2018年阿斯伯格與納粹關聯的過往似已被蓋棺定論。

阿斯伯格綜合症名字雖然被消失,但世界上存在這麼一類人。有一派學者認為,這種症狀不是精神疾病,而是一種思考和行為模式與大多數人不一樣的「人格特質」,有些人擁有的特質多,有些較少,阿斯伯格症只算是不同個體的差異,並不是必須治療的病,患者的人生並非悲劇,這個和「每個人都特別」的論調,其實差不多。阿斯伯格症患者和普通人的分野有時模糊,但道德界綫則沒有那麼含混。若然有關阿斯伯格的納粹暴行證據確鑿,這個曾經被收錄進醫學課本的名字,人設崩塌,乃天網恢恢。阿斯伯格,一個有爭議的名字,殺過人的醫生還是不是好醫生?無機會親眼看到自己最大學術成就被認可,沒甚麼大不了,阿斯伯格症患者人生不是悲劇,他的才是。他的名聲不必褒揚或再提,阿斯伯格患者才需鼓勵。

撰文 : 馮兆寧 資深媒體人

欄名 : 寧看世界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